黃山料:堅強的母親之所以堅強,是她放下一切顏面,拋下自尊之包袱只為你。這就是母親的強大

我見過一種媽媽, 將兒子的作業帶到學校, 放在訓導處:「叫兒子來領就好, 不要說我來了」便自行離去。兒子下課後到訓導處領。兒子默默擦掉眼淚說:「我媽很白痴。」 我知道那句白痴,是愛媽媽的意思。

當人生的快樂, 完全寄託於他人時
便失去了掌控權。
快樂與否, 牽動在他人的情緒裡
將活得非常辛苦。

愛情跟事業, 如果得二選一, 你選哪一個? 我不斷在感情關係中面對這一題, 選擇事業是自私自利? 選擇愛情是不切實際? 我想舉我曾經的例子, 當另一半因為工作耽擱, 我們必須分開一陣子時, 我們的處理方式。在一通凌晨的失眠電話裡, 他告訴我:「我好想放下工作, 馬上去找你。」我沉默, 他賴皮又說:「我真的好想去找你, 但因為有工作,我想試著請假。」

「真的不要來找我,工作第一。」

「你不想見到我嗎?」

我告訴他:我很想!不要擔心。

「但你一定要把工作擺在第一順位, 優先於我, 因為你的事業, 是實現你自我價值的其中一個要素。當你在工作上有了成就, 你會欣賞自己, 會喜歡自己。你有愛自己的能力, 才能夠懂得喜歡我。」這是我和他不斷強調的:實現自我價值的重要性。當你真心認可自我價值, 照顧了自己的心情,你才有本事照顧他人。

愛情跟事業,你選哪一個?

那個選了事業的人,不一定代表他自私,而是他知道,我們都得選了事業,才算是選了愛情。

而我的母親, 是徹底選擇了愛情的那一個。偏偏父親是風, 你能感受他的存在, 他的吹拂,卻在母親緊握時,永遠抓不住。嚮往自由的爸爸, 朋友很多, 晚餐時間經常獻給各式的朋友聚會; 嚮往家庭的母親, 孩子優先, 時間永遠以父親與孩子為優先。當你人生的快樂, 完全寄託於他人時, 便失去了掌控權。你的快樂與否, 牽動在他人的情緒裡,你將活得非常辛苦。

對於大多數青春期的少年而言, 媽媽是一種丟臉的生物。提起母親, 似乎就是長不大的象徵, 好像叫媽媽的男人很懦弱, 好像提起母親的人就是同儕間長不大的小孩。

「我媽說⋯⋯ 我媽說⋯⋯」好丟臉的開場白。

我見過一種媽媽, 帶著兒子忘了帶的課本與餐盒, 匆忙到教室找兒子。媽媽在教室門口喘著, 貌似狼狽、額頭冒汗,我當下看不懂這位媽媽的喘是什麼意思。

也見過一種媽媽, 將兒子的作業帶到學校, 放在訓導處請老師協助廣播, 叮囑老師:「叫兒子來領就好, 不要說我來了。」當下便自行離去。

第一種媽媽, 兒子的彆扭寫在臉上, 先是假裝沒看見媽媽, 裝作不認識, 直到媽媽不識相地喊著兒子的名字,才氣沖沖回應:「妳幹麼來,到底關妳什麼事,快滾開!」

老師為了緩和氣氛便説:「小孩子不能對媽媽這麼不禮貌。」這句話卻讓兒子更尷尬了,全班同學都給他貼上標籤,烙下一個媽寶印記。

母子關係生變, 兒子抗拒媽媽的付出, 媽媽因兒子的叛逆而傷痕累累。那兒子曾經告訴我:「我媽很丟臉, 我根本不需要她。」我知道, 這位早上八點幫兒子送貨的母親, 家中開餐廳, 一早去市場備料後, 回家發現兒子東西忘了帶, 趕緊送來, 再趕回餐廳進行開店前置作業。媽媽的喘息源自一路倉促, 凌亂的髮型是放下面子, 衝進教室裡是拋下了自尊。畢竟,沒有女生想看見自己不漂亮的。

媽媽是個丟臉的生物。因為她不端莊、她頭髮狼狽、她對你過度付出、她拋下自尊、她讓你沒有自尊、她害你被笑了一整個學期。我懂,那位兒子是這樣想的。

第二種媽媽, 兒子在下課後聽到廣播, 到訓導處領取自己忘了帶的作業, 我發現他異常沉默, 後來見他掉了眼淚。兒子默默擦掉眼淚, 他說:「我媽很白痴。」後來,我瞧見作業封面上貼了一張紙條:「兒子上課加油喔, 媽媽幫你送東西來, 先去上班了!」哦, 這樣啊⋯⋯ 我知道那句白痴, 是愛媽媽的白痴。兒子把媽媽對他的體貼, 牢牢放進心裡。

媽媽是一種丟臉的生物。確實, 媽媽經常放下自尊,把自己的面子都丟掉了。孩子看見這樣的媽媽, 總是心裡一把火吧? 直到長大了以後, 我知道的是, 世界上哪個女人不高傲? 女人們相同的願望是希望此生備受寵愛。而不被呵護的媽媽是強者, 媽媽放下自尊, 是因為她擁有了比自己更重要的人,那就是你。

一位堅強的母親, 之所以堅強, 不是因為她牢牢守著自尊心, 而是她放下一切顏面, 拋下自尊之包袱時, 連自我都不要之時,她只為你。這就是母親的強大。

我也理解, 那位心中一大把怒火的兒子, 並不只是生氣自己被同學嘲笑, 他更氣的, 是看見自己最愛的媽媽,竟如此狼狽, 生氣的背後, 是關心則亂。他的生氣若翻譯成語言,是「媽媽,我好希望妳照顧自己多一點。」

而我那位「徹底選了愛情, 為了家人犧牲自我」的媽媽, 我必須在她耳邊說一百次同樣的話: 媽媽, 妳可以對人好, 但好要有分寸, 妳已經做得很好了, 這輩子還有三分之一,接下來的日子,不要再為誰犧牲了自己,好嗎?

/ / /

藝人林采緹的故事值得我的母親閱讀,采緹在28 歲生下孩子, 並且離婚。離婚後她上我的節目, 錄影前說了一段令我印象深刻的話:「離婚之後, 好像常理上, 兒子會自然變成一個失婚媽媽對未來的寄託, 但我不可能把兒子當成我的全部, 他會長大, 他會是他老婆的。如果我未來的老公, 被他媽媽占有, 那我也會很辛苦。」這是她對於單親媽媽與兒子關係的詮釋。

其實, 采緹此生願望是成為一個好妻子、好女友, 幫心愛的男人實踐所有願望。另一半的快樂, 是她幸福的來源。不過事與願違, 她替男人實踐夢想, 卻擺脫不掉被男人踐踏的宿命。劈腿、施暴、欺騙、背叛, 當男人是妳的全世界, 男人的世界卻同時擁有許多女人, 采緹精神崩潰⋯⋯被迫成了男人眼裡的潑婦。她取悅了愛人,卻也失去了自己, 變得歇斯底里。那些為愛情而活的, 最終下場都慘透了。當你在愛情裡失去自我,最終也失去了愛情。

采緹在懷孕後與男友結婚, 婚後老公卻經歷劈腿、吸毒風波, 但這些嚴重之大事, 都不是她決定放下這段關係的理由, 她說:「吸毒或劈腿, 可能是不小心走錯路, 人都有犯錯的時候, 我是可以原諒的。真正決定離婚, 不是一個瞬間的事,也不是單一事件造成的結果。」問還會有什麼事情更嚴重的? 她說, 其實我很習慣在感情裡成為一個不斷付出的角色, 我的幸福通常是從另一半身上獲得, 看見他被我照顧得很好, 我就特別快樂,那是我畢生的成就感來源。我把工作安排在第二順位, 我的行程表是跟著老公的行程表走, 我願意成為他的附屬。

他快樂了,我就快樂。

原來我的幸福,不是我是誰。

而是在愛情裡,我成就我的男人,我是他心愛的女人。

但懷孕之後,我對他的愛出現了裂痕。

或是說懷孕讓我更認識了自己⋯⋯

懷孕的女生,是需要被照顧的。

從前我一直身為照顧者, 擔任付出的角色, 但懷孕的辛苦, 讓我幾乎無法再把他人當作第一優先, 我從前沒意識到,原來我也有需要被照顧的時候。

曾經完美的愛情, 就在老公凌晨晚歸倒頭就睡、老婆挺著孕肚得下床關燈、肚子餓了身邊卻沒人, 這些細枝末節的小事裡,產生裂痕。但幾年來總是習慣被照顧的老公,被寵習慣了、被疼愛習慣了, 即使溝通時都聽得懂老婆的話語, 但實際生活時, 習慣卻改不過來, 本性難改。或許老婆的愛, 讓老公永遠能當個快樂的小孩, 但事實是, 再快樂的小孩, 也有必須長大的一天。兩人愛情觀的衝突產生了。

我這輩子都在照顧別人,都要30 歲了,我想要給自己一次機會⋯⋯」說完這句話, 采緹哭了。眼淚的意思,是她失去底線的付出,真的辛苦了,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刻,是她這輩子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從未照顧好自己。眼淚是抱歉,是對自己的虧欠感。

離婚的故事發生後,老公因吸毒入獄,很久很久以後,采緹知道老公想挽回。確實, 人生巨大的打擊總會令人成長,老公變得稍顯成熟,似從男孩成為能夠倚靠的男人。

我問她你們還可能嗎? 采緹停頓了幾秒後, 搖了搖頭。不再多說。


摘自 黃山料《好好生活 慢慢相遇:30歲,想把溫柔留給自己》/ 三采  


圖片:攝影師:Tatiana Syrikova,連結:Pexels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