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放暑假,生活太散漫?跟阿德勒學正向教養,掌握2心法x2技能x2工具

行為不當的孩子,是一個受挫的孩子。這句出自美國著名兒童心理學家德瑞克斯(Rudolf Dreikurs)的名言,提醒很多大人要看見孩子不當行為背後的原因,讓孩子擁有歸屬感與價值感,並贏得他們的合作。

一個小女生,因為上課時和同學說話,被老師處罰,兩個人到畢業前都要分坐在教室最遠的兩端,下課時也不能互相靠近或說話。這位小學老師生氣到漲紅臉、手拿藤條狠狠抽打著學生的手心,一邊要全班聽好,一邊對學生怒吼:「今天打你就是為了要讓你記取教訓,不敢再犯這樣的錯誤!」

「這頓震撼教育嚴重影響了當時的我,我以放棄學業作為無聲的抗議,成績從前段落到後段,跟同學的情誼也漸行漸遠,成為童年中失落的一段回憶。」亞和心理諮商所院長、美國正向教養協會國際顧問姚以婷在文章中坦言。

姚以婷指出,傳統的打罵教育是用棍棒來做訓練,後來轉為責罵、嘮叨、威脅恐嚇等較溫和的手段,仍是想辦法讓孩子屈服。這樣的教育方式經常造成很多的副作用,包括導致信任的破裂,以及小孩的怨恨(不公平)、報復(有機會要討回來)、叛逆(為反對而反對)、退縮(偷偷摸摸做或低自尊)等後果。

 

行為不當的孩子,是受挫的孩子

源自美國的「正向教養」(Positive Discipline),又被稱為正面管教或積極訓導,主要以阿德勒的心理學為基礎,推崇不懲罰、不打罵,但也不溺愛的教育方式,培養小孩具有良好的品格和生活能力,才能融入適應社會生活。

根據阿德勒的心理學主張,不管大人、小孩,每個人都想要追求歸屬感和價值感。姚以婷談到,「行為不當的孩子,其實是受挫的孩子」,可能一開始只是要證明自己在家裡是有用的、受重視的孩子,卻在爭取歸屬感及價值感的過程中使用了不當的方法。

比方說,有時父母不小心忽略了小孩,小孩就會用自己的方法爭取大人的注意力。例如做一些大人眼裡不恰當的舉動,可能是說髒話、挑釁、欺負其他小孩等。如果運用小手段仍無法贏得想要的注意力,可能會進一步變本加厲,一步錯、步步錯。

「這些受挫的孩子其實最需要的是愛,卻往往最難獲得,因為採取了大人眼中的問題行為當作方法,」姚以婷感慨地說,大人能夠看到孩子行為背後相關的感受、想法及期待,才能及早協助孩子。特別是在長時間的親密相處中,更容易引發爭執與衝突,更需要學習阿德勒的正向教養法。

心法1:溫和且堅定

「我知道你不想,可是我們可以一起刷牙。」「你想繼續玩,但睡覺時間到了。你想要聽一個或兩個故事?」「我愛你,但答案是不行。」

美國教育心理學博士尼爾森(Jane Nelsen)在《跟阿德勒學正向教養》一書中強調,在民主權威的教養過程中,溫和與堅定永遠應該並行,「從重視孩子的感受開始,表現理解,並且盡可能提供選擇」。

但為何很多家長做不到?姚以婷認為,父母平常多照顧自己,不要過於疲累,才能享受育兒時光;同時要管控自己的情緒,不夾雜過多情緒的字眼。她說,「父母直接控制小孩,小孩也會間接控制父母」,一旦發生問題,先讓自己深呼吸、選擇離開現場,等恢復冷靜和理智後,再回來面對問題和處理事情。

心法2:花時間訓練

防疫宅家暑假,增加了很多家務,需要小孩共同來分擔。在《跟阿德勒學正向教養》一書中提到,「訓練,是教導孩子生活技能的重要一環,少了一步步進行的訓練,不要期望孩子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以清理房間為例,大人認為「乾淨」的標準可能和小孩存在很大的差異,因而不可能只告訴孩子去清理房間,就能夠達到令人滿意的結果。花時間訓練,包括:(1)溫和地為孩子示範並說明任務,讓孩子從旁觀摩;(2)一起進行任務;(3)在大人的督導下,讓孩子獨自進行任務;(4)孩子覺得自己準備好的時候,讓他自己執行任務。

「正向教養是需要時間的,」姚以婷補充,大人遇到管教的問題,除了冷靜思考之外,需要花時間與小孩討論、多次嘗試,重新建立健康的對話;小孩希望有歸屬感,需學習與人合作,但年紀小、缺乏判斷力,也必須在犯錯中學習。

技能1:啟發性提問

在日常的生活相處中,大人與小孩有很多說話的機會。在正向教養中的啟發性提問,分為「動機式啟發性提問」和「對話式啟發性提問」,是以溫和的詢問取代直接的告知與命令。

姚以婷說,啟發性提問有助於提升小孩的動機、促使他們思考,以及增加完成任務的能力。例如小孩不小心打翻牛奶,可以詢問他:「你該怎麼處理打翻的牛奶?」忘了刷牙,可以詢問他:「寶貝,上床前還要做什麼呢?」或者挑食,可以提供有限的選擇,詢問他:「你想吃蘋果或香蕉呢?」。

又如小孩聽到同學說髒話,可以詢問他:「你覺得他為什麼要這樣說?」「當你聽到這些話時,有什麼感覺?」「你知道這些話是什麼意思嗎?」「如果你說這些話,你覺得別人會怎麼樣看你?」在討論的過程中試著問出一個好邏輯,讓孩子自己做決定,同時也是良性導正孩子的好機會。

技能2:鼓勵孩子

美國著名兒童心理學家德瑞克斯(Rudolf Dreikurs)說:「孩子需要鼓勵,如同植物需要灌溉。」很多專家指出,小孩感受到鼓勵時,不當行為就會消失。

姚以婷提醒,「傳統的懲罰和獎賞,是控制小孩的方便手段,但這與自發性的學習、達到自己的成就與貢獻他人為樂,完全是背道而馳的」。比方說,讚美就是一種獎賞,像是拍拍小孩的頭說:「你很棒喔!」「你真是個乖孩子!」孩子通常會變得依賴,活在別人給予的價值和獎賞中。

姚以婷強調,「我們抱持鼓勵的心態與話語,要看見孩子努力和付出的過程,而不是具體的成果」,因為只看成果,其實很不公平。「當孩子考不好或有失敗的表現時,更需要大人的鼓勵,不是嗎?」

工具1:建立日常慣例表

很多家長希望培養小孩自動自發的能力,但經常叫不動;或防疫在家過暑假,可能生活變得很散漫,經常睡到中午、不看書、玩遊戲。姚以婷建議,可以使用日常慣例表,透過分配生活時間,幫小孩建立生活目標。

首先動動腦,想想要完成的事情,一起討論並在紙上列出來。「剛開始不要想做什麼大事,」姚以婷說,就從每天的刷牙、吃飯、洗澡、睡覺,再加入平常要進行的學習和娛樂項目。大人鼓勵(不是監督)孩子,在愉快的氣氛下做這件事,可以使用文字、畫畫、拍照或剪不要用的雜誌圖片等。

接著列出時間分配,從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覺,完成一日工作表。面對年紀較小的孩子,還要教導時鐘和時間的概念。抓大方向,不要拘泥小細節(例如先吃點心或先寫功課),做完後加上命名、畫圖、裝飾,更有個人的歸屬感,就可以開始使用了。

工具2:達成協議,貫徹執行

約定後貫徹執行,但抱持尊重,而不是辱罵、抱怨或不耐煩的態度。」姚以婷說。

很多父母看到小孩沒有按表操課可能會立即責罵:「你不是說3點要看書?現在在幹嘛?」但正向教養會採取詢問的方式:「你的慣例表上,3點是做什麼事?你還記得嗎?」

特別是針對國高中等稍大的孩子,需要透過討論的方式,包括:「暑假有沒有做時間表?」「時間表內,有沒有限定3C的使用時間?「如果關電腦的時間到了,小孩卻忘記了,大人可以怎麼提醒?」(取得許可的提醒方式,而不是生氣地衝上去關電腦。)

姚以婷深信,透過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父母能夠教出自律、負責、合作的孩子,同時賦予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王惠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