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台上的傻瓜父子

定期帶著孩子去月台看火車,不僅讓孩子找到了自己的興趣,也讓他學會照顧自己的技巧。對我而言,火車站賣的不是票,而是我與孩子之間的共同回憶。

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為人父母的,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是否陪伴孩子做過一件值得回憶和瘋狂的事?我想,我不但做過,還持續了數年,「看火車」就是其中一件,雖不知是否「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也接近矣!

 

「可謙,快看,火車來了。」一個坐在月台上專注尋找火車的老爸,和一位才剛會爬的小男嬰,聽到遠方「叮噹~叮噹~叮噹」的平交道聲響起,老爸立刻精神一振,抱起男嬰站上月台邊,看著列車緩緩進站,或者目送另一列車離站,男嬰咿呀咿呀手舞足蹈,老爸則盡情享受這片刻的親子歡愉。

這一幕,從小男嬰幾個月大,直到變成幼稚園畢業活蹦亂跳的小男孩期間,不分晴雨,每個星期六、日的上午,總會在花蓮火車站上演一次,所有的站務人員都早已習慣這對「執著」的父子怪異誇張的行徑,卻也盡量給與我這位父親方便,讓我善盡「孝子」的心意。

 

這幾年來,每個假日在月台、平交道看火車,成了父子倆最親密的交心時刻,後來甚至走火入魔,一早起來,我就帶著尿布奶瓶,載著野孩子先到花蓮站旁的平交道,「配著火車、鈴聲喝奶吃早餐」,待他心滿意足後,再趕去車站,先到小七買瓶養樂多、麵包補充存糧;再買張月台票,接著就是「我放空、他興奮」的在月台上消磨早晨時光。

 

傻瓜父子的月台約會,持續了六年,幾乎成了花蓮火車站的一齣奇景,野孩子也成了花蓮站的紅人,站內上上下下一看到他,很自然的會逗弄著他說,「又來看火車,一看到你來,就知道你拔比放假回來了。」

 

不只如此,他癡迷平交道的程度,就像著了心魔,我還花了幾年時間,開車載著他及家人,沿著花東線鐵路,一路從花蓮站南下到台東站,每個平交道都要仔細看過一遍,他還要用筆畫出樣貌,細節記得比起台鐵的工務段修護工有過之無不及。

 

直到小學前,花東線每個班次時刻、車種、站名、平交道名稱、甚至是否有無施工、細到施工進度是否完成?他完全倒背如流。我常幻想,如果真的哪天台鐵局舉辦鐵路知識競賽,我有萬分把握他鐵定拿冠軍。

 

在這個過程中,他學會了如何辨識快慢列車種類、如何買票、南下北上該到哪個月台搭車、危險注意事項、甚至哪個班次搭車人多人少等。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牽著孩子的手、扛著他坐在肩上,數遍南來北往的列車,看遍稀來擾嚷的旅人,在每一處鐵道留下的身影,都是父子間最珍貴的親情記憶。

 

追火車的強大內在動力,讓他玩得開心,也學會未來許多照顧自己技巧,這些成長經驗雖非重要,但他已經對搭乘交通工具有足夠的認知而不畏懼,這種經驗和他未來生活息息相關,對幫助他成長、邁向獨立之路絕對有極大的幫助。

 

 

野孩子滿月起,就被我們這對忙著工作的夫妻野放到花蓮給爺爺奶奶照顧,直到他到台北上小學,我們夫妻倆只要假日,就一定回花蓮陪他,心虛微薄的善盡養兒育女之責。

 

野孩子的第一次坐火車經驗,就是從他滿月時從台北搭火車回到花蓮交到爺爺奶奶手中當下,接著,從襁褓中,每個星期陪老爸到火車站買車票回台北也成了他的「義務」,或許如此,他潛意識中愛上了火車這個有趣的事物。

 

野孩子對火車的癡迷何時養成,我想可能是老家離花東線鐵路不遠,我常常一聽見平交道鈴聲,就會抱著他站在遠處,看著上升放下的柵欄,以及疾速通過的各式列車,有普通車、只剩花東在跑的光華號〈俗稱白鐵仔〉、柴油自強號及拖拉式自強號等。久而久之,當野孩子開始學說話起,他只要看見兩根或兩根長條狀物體,就會拿在手上,模仿平交道柵欄上升下降,自顧自的玩得很高興,任何玩具都沒法吸引他。

 

不只如此,身旁的人也受害不淺,包括我與所有家人、朋友的聚會場合,都會被他拉著加入玩起柵欄遊戲的行列,不玩他還會生氣,只見一群人拿著筷子、吸管或任何長條形物體,在他發號司令下,「噹噹噹,火車來了,柵欄升」、「噹噹噹,火車走了,柵欄降」。

 

大夥人總是隨著野孩子口令,像著了魔似的,紛紛兩手拿著筷子吸管,橫在眼前,聽口令升起降下,不知情的人鐵定以為這群人是在進行啥怪宗教儀式。

 

為了他,我還當起美工人員,買了材料油漆,在老家門口,客廳內,仿真的製作兩個與真品一樣大小的平交道號誌,費心錄製警示聲響播放,在家中玩起柵欄遊戲,父子倆沒事就隨著柵欄起落,走進走出。

 

竟然有人在家中裝交通號誌?這種近似「起肖」的舉動,終於傳遍鄰里,我家成為觀光景點,引起不少鄰居好奇前來觀摩這有趣的裝置,「可謙的爸一定是在台北跑新聞跑到頭壞掉」,鄰居們心理一定這麼想。

 

幸運的,我們幾乎從小學前,從未替野孩子買過任何玩具,他根本不需我們指導,就用既有印象,掃盡家中所有能用器具,不斷的製作各種鐵道玩具,從火車、鐵軌、車站、甚至電線、集電弓、旋轉車庫等,我所要做的,就是偶爾替他添購材料,即使大多數東西都只有三分像,但他樂此不疲,除了戶外活動外,大多數在家的時間,都沉浸在他的火車夢中。

 

在野孩子的人生中,我已經送了他第一個大禮,就是陪伴他「認識他認為有趣的事物」,透過不斷的觀察,激化孩子腦子裡無限想像,從探索環境、體驗新事物,我發現孩子慢慢有了自己想法,更會試著自己去做,而且長時間沉浸在這種樂趣中,這不就是他邁向獨立人生的第一步嗎?

 

 

執行編輯:黃琛為、陳若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