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再怎麼難以啟齒,「性教育」好好面對與溝通,總比孩子私下胡亂吸收模仿來得好

孩子終究會長大,進入五花八門的社會中,性相關的資訊從歌曲到流行文化、網路浪潮、交友社群、幾乎無孔不入,家長可以為孩子做的,便是維持親子間溝通管道的暢通,成為孩子最佳的後盾...

小女生與性愛: 你從來不想知道(卻真的該問清楚)的事

幾年前我就知道,再過不了多久,女兒就不是小女孩了,她已邁向青春期,老實說,這讓我有點恐慌。遙想昔日她上小學之前,穿著灰姑娘的洋裝轉圈圈,這時我曾經深入研究公主產業情結,然後深信這種看似天真的粉紅美麗文化,日後會讓小女孩培養出某種更陰險的特質。現在就像一輛失速大貨車衝著我們來了──開車的穿著五吋高跟鞋和超級短裙,該仔細看路時,卻在刷著她的IG。朋友已經跟我說了不少青少年的恐怖故事,述說著女生怎樣被迫發送自己的不雅照片,怎樣因為社群媒體的醜聞而受害,A片又是如何地無所不在。

我會告訴父母:「小女孩還不明白『性感』(sexy)的意義時,就在假裝性感,這時候她們所認知的性是一種表演,而不是一種感受經驗。」這話很真,但是萬一這些女孩子是真的懂得了「性感」的意義呢?

這個問題,我好像也沒有答案,因為我也只是在這樣的時代,竭盡心力,撫養一個健康的女兒。這個時代,「長得誘人」似乎等於感受慾望;《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中,神經衰弱咬著嘴唇的女主角,配上死纏爛打到令人毛骨聳然的億萬富豪男主角,卻被譽為極致女性奇幻故事;小韋恩(L´il Wayne)的歌曲「愛我」中,有個「婊子」,這婊子「嚴格控制的飲食」別無他物,只有「雞雞(dick)而已。又或如魔力紅在「動物」(Animals)這首歌的歌詞中,保證要獵捕一個女人,將她撲倒,生吞活剝。(影片中,樂團主唱亞當.李維扮成屠夫模樣,揮舞著肉鉤,跟蹤著自己迷戀的目標,然後在血淋淋的最終章時,與她交媾。)此外,一次又一次的研究,也顯示性侵害案件在大學校園裡氾濫得驚人,問題之嚴重,就算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本身也是兩個青春期少女的父親)也不能置身事外。

即便當年大學裡女生人數比男生多,這些女孩「挺身而進」要完成自己的學術與專業夢想時,我還是不得不懷疑:我們到底是在進步,還是在退步?現在的年輕女性,打造自己的性接觸經驗時,是比她們的母親更自由,更有影響力,也更能掌控嗎?她們是否更能抵抗汙名,更有備而來的探索性的愉悅?如若不然,又是為什麼?現在女孩生活的世界,有一種文化,這個文化越來越講究「除非雙方都明確同意性接觸,否則就等於不同意」──只有「可以就是可以」,非常好,可是,「可以」之後呢?

我身為人母,也是記者,需要找出標題後面的真相。於是我開始找女孩們談:廣泛地針對身體親密接觸的問題,進行幾小時的深度訪談,瞭解她們的態度、期望以及早期的經驗。我找遍了朋友的朋友的女兒(還有這些女孩們的朋友,當然還有她們朋友的朋友),也訪談了我認識的高中老師的學生。當年我也要求拜訪過的大學教授廣發電子郵件,邀請所有有興趣跟我約談的女孩們碰個面。最後,我訪談了超過七十個年輕女性,年齡介於十五到二十歲,這個年齡層的女孩,大部分都開始有性經驗了。

我不敢說自己能反映所有年輕女性的經驗。我訪談的對象,不是大學生,就是計畫要上大學的。接受約談者,是女孩們自己的選擇。遇到的女孩來自全美各地,大城市和小鄉鎮都有,有天主教徒、主流新教徒、福音教派信徒、猶太教徒,甚至是非特定宗教派別的信徒。有些女孩子的父母有婚姻,有些則是離異,有些住在離婚又再婚的重組家庭,有些來自單親家庭。為了保護她們的隱私,我用了化名,也改了能夠顯露她們特徵的細節。

一開始我擔心這些女孩子不願意跟我討論如此私人的話題。如今想起來我當初真是多慮了。訪談的時候,無論我到哪裡去,總有許多的女孩志願來受訪,人數多到讓我應付不來。她們不只是積極,根本是衝過來跟我談。通常訪談的時候,我幾乎問不到一個問題,這些女生就會自己開始說,不知不覺之間,好幾個鐘頭就過去了。她們告訴我自慰、口交、性高潮是什麼感覺;還說起某些男孩有野性,而某些男孩很溫柔;某些男孩會虐待她們,某些男孩卻能夠讓她們恢復對愛的信心。她們承認自己有魅力迷倒其他的女孩,卻又害怕父母反對。一半的女孩曾經體驗過介於強迫到強暴之間的各種狀況。那些故事令人聞之心痛,但同樣令人難過的是,這一半的女孩,只有兩個人曾經向別的大人述說過自己發生的事。

而即使是雙方都同意的性接觸,這些女孩所描述的內容,聽來仍令人心碎。回顧一九九五年,美國國家青少年性健康委員會宣稱健康的性發展是基本人權,還說青少年的親密關係,應該是「雙方同意、非剝削、坦誠,愉悅的,並且是保護青少年免於非預期懷孕與性傳染病的。」結果二十年過去了,我們落後這個目標這麼多,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訪談過的女孩們,在訪談結束很久之後,有不少仍然與我保持聯絡,發電子郵件來報告新的感情狀況,或者述說自己發展出的信念。第一個寫道:「我想讓您知道,因為跟您談過話,所以我轉系了。我要改唸保健,專攻性別和性。」第二個,是國中生,她告訴我,受到我們的討論影響,她去大學校園參訪時提出了不同的問題。第三位就讀高三,她直接向男朋友坦承她所有的「性高潮」都是裝的;不過另一個高中女生卻告訴她的男友不要再逼她達到高潮,因為這樣會毀了性愛。這些訪談──無論對象是年輕女性本身,還是心理學家、社會學家、兒科醫生、教育人員、記者或其他的專家──也改變了我,迫使我面對自己的成見,克服自己的不自在,釐清自己的價值。我相信那樣的改變,已經讓我成為更好的母親,更好的阿姨,成為我生命中年輕的男性及女性更好的盟友。希望看過這本書之後,您也會有同感。


摘自 佩吉.奧倫斯坦《女孩與性:好想告訴妳,卻不知道怎麼開口的事》/ 高寶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