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三十年的擁抱......

性格強硬、想做什麼做什麼的父親有他時代的生長背景,我該給他更多包容與關懷,試著修復我們的關係。

父親的個性有極其固執且強制的一面,當他想做什麼,往往不顧別人的意願與感受,我們之間因此時有衝突。

 

那天下午,我在午睡,他為了細故來敲門,努力不懈地敲,一直敲到我醒來去開門為止。被吵醒的感覺當然很差,加上他經常這樣做,我不免又和他吵了一架。

吵架過後,他保證,再也不會這樣了。

我心知肚明,過沒幾天,他又會再來一次,這幾乎已是他的行為模式了。而我只要失去自我覺察,往往也會隨著他的行為模式起舞,於是雙方再起衝突。

但這次有點不同,他在既有模式之外,有了一些小小的改變——他坐在椅子上,緊皺眉頭,右手摸著胸口,低垂著頭說:「讓你這麼痛苦,我也很痛苦。」

他竟然能感受到我和他自己的感受了?而且,還能表達出來?這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

 

父親在原生家庭中曾遭遇極大的不幸與痛苦,使他未能發展出感受自己感受的能力。無法感受自己的感受,自然也難以感受別人的感受。我原以為,他年事已高,自小未曾發展出的感受能力,是很難透過任何方式發展出來了。因此,聽到他說出「讓你這麼痛苦,我也很痛苦」這樣的話語,我除了驚訝,也有感動,憤怒頓時消減一半。

 

我注意到他的右手不斷按著胸口。他的心臟一直有問題,還裝有節律器。猜想他此時應有大量情緒囤積胸口,不知如何處理——他向來連自己的情緒都難以察覺了,更遑論處理?

 

「你的胸口很悶、很痛嗎?」我問他。

他點頭不語。

 

正好我的胸口也有一些憤怒要處理,於是,帶著他做了三次深呼吸。這次他沒有抗拒,跟著做了。

 

接著,我站起來,請他也起身。我緩緩走過去,做了一個連我自己都很意外的舉動。

我上前擁抱了他。

 

我們剛剛才大吵一架而已,而我又是個不擅於擁抱的人,和他一樣。我不曉得自己為何會這樣做,但我知道在那當下,我心裡想這樣做。

 

被我抱住後,父親直挺挺僵在原地,動也不動。我告訴他:「你也可以抱著我。我相信我很小的時候,你也抱過我。我們應該有三十幾年沒有這樣抱著了。」

 

於是,他放下拘謹,張開雙臂,擁抱我,並用手掌不斷輕拍我的背,彷彿我還是三十多年前那個小男孩。我眼前閃過一些泛黃、零星的畫面——他蹲下來,抱起年紀、個子都尚小的我,對著母親手上的相機微笑。

 

雖然,家中只有他抱著我妹妹的老照片,但從他此刻雙手的節奏與溫度,我知道,他也曾這樣抱過我。

 

幾分鐘的擁抱過後,我們各自坐下。我發現,他的手不再按著胸口了。

我們父子之間複雜的糾葛,自然不會從此雨過天青,但至少又往前跨出了一步。儘管,是非常不容易的一步。我們兩人都在努力著。

 

 

Photo:羅志仲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黃琛為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