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出門好痛苦!法官媽與律師爸給孩子的親身體驗,去懂得保護自己,更是尊重他人

今年的新冠疫情來說,衛福部對於罹病者以及確診者,採取隔離的措施,你們覺得合理嗎?「被隔離的人很可憐.......可是為了阻絕傳染蔓延,好像是必須的。」連妹妹也不得不仔細思索這個問題。

誰該遵守比例原則?  

週六上午起床後,看到廚房水槽內油膩碗筷仍在。媽咪怒火中燒, 扯開喉嚨開始獅吼.......... 

「哥哥,你昨晚忘記做什麼?!」咱們的家規,哥哥是負責洗碗的。「這禮拜別想拿零用錢!今天下午不可以出去打球。」媽咪立即發佈隔離禁令。 

原以為哥哥會呼天搶地、哀嚎懇求、再三保證不會再犯.........  

只見哥哥從房間出來,冷靜地說:「我要聘請律師爸爸幫我爭取。你可以罰我這個星期不能領零用錢,但是不能禁止我的人身自由。」是嗎?媽媽祭出家規十二條,當初你們都有在上面簽名,對於獎懲要件,大家都願意遵守的。 

 「但是對於『沒有做家事』的懲罰,並沒有『假日禁足』這個規定 啊!」哥哥仔細研讀之後,賊賊地回應。 

 「家規最後一條:以上若有其他不足應補充者,以媽媽說的為主。」媽咪咬牙切齒回答,「更何況,民法第1085條:父母得於必要範圍內懲戒其子女。」 

眼看著家庭大戰即將爆發,爸爸趕快把報紙放下,「ㄟㄟㄟ,有事好好溝通,不要動不動就提法律。」爸爸擠眉弄眼對哥哥妹妹小聲地提醒:「去泡茶給媽媽喝,妹妹快去捶背。更年期的女人不要隨便惹.......」 

真是感謝爸爸提油救火,剛好讓我發現昨晚的垃圾也沒有拿出去倒。 

你們是約好一起讓我血壓增高嗎? 

「媽咪別生氣啦!我只是剛好讀到『比例原則』,說不可以拿大砲打小鳥。我也不過遲延洗碗一次,怎麼可以處罰我這麼重。」哥哥拿著公民課本出來,假裝很認真地請教。 

看在你願意讀書的份上,讓媽咪好好教你什麼叫做比例原則。「我知道,就像是75CC的酒精,加上25CC的水,就是消毒酒精的最好比例。」妹妹趕快湊一腳。 

嗯,防疫觀念很對。每天進教室有沒有徹底洗手消毒呢?消毒酒精的比例,是依照需求調製的。正如同法律上所謂的「比例原則」審查,是指手段和目的之間,是否維持一個合理的程度。

例如,要打樹上的小鳥,卻使用大砲,可能目的是達到了(抓到鳥),但是可能連整株樹木都毀了。而且大砲的成本太高,應該可以選擇使用彈弓網子等其他方法。

比例原則,算是法學界的金科玉律,蘊含著的本質,其實在宣示著:法律既然是一種大家遵守的遊戲規則,是用來遵守維持各種自由的界線,就必須要合理、有效,且不能強人所難,違反人性。 

想一想,如果政府要達到禁止亂倒垃圾的目的,可以選擇幾種方法呢?  

「罰錢!依照垃圾的重量處罰。」哥哥提議。  

「各個巷道轉角裝設監視器,讓里長監看。」妹妹也說。  

「抓到三次以上,就罰去焚化爐做三天的工。」哥哥又突發奇想,  

「關一個月不准出來!」..........  

好好好,你們這些主意都很不錯(可以讓我用來對付總是忘記去倒垃圾的爸爸)不過真的要制訂法律,就要思索到:既然目的是要禁止亂倒垃圾影響衛生,手段上要選擇最有效的方法,也不能侵害其他的權利,還要有合理的成本考量。如果亂倒垃圾就認為違反刑法,要關一個月,顯然過當。如果亂倒垃圾一公斤就要罰一百萬元,也失去了相當性(如果是有毒物品,另當別論)。 

 「所以誰來決定使用什麼手段呢?又怎樣才算合理呢?」哥哥很疑惑。  

違規行為究竟要罰錢就好(行政罰)、還是要動用刑法(刑事罰)來懲處,都是必須有法律明文規定。並不是每個行為都要用刑罰來威嚇或者重懲(而且也不見得有效),執法的成本以及效果,都必須在立法時審慎考量,刑罰是具有「最後手段性」的,千萬要謙抑為之。   

「妳還不是常常給我最後通牒,當初說什麼再不娶妳就要去嫁別人、生日禮物如果不送就別想有好日子過........」爸爸一邊碎念,一邊趕快把垃圾拿出去。 

 「因此我們選出的立法委員很重要!」媽咪心中OS:比選老公還要重要。法律的制訂都必須依照憲法宣示的最高原則,民主制度下的法治過程,都必須攤在陽光下。 

 「如果人民懷疑某個法律違反憲法呢?」哥哥翻了翻公民課本,看 到「違憲審查」幾個字。以今年的新冠疫情來說,衛福部對於罹病者以及確診者,採取隔離的措施,你們覺得合理嗎?「被隔離的人很可憐.......可是為了阻絕傳染蔓延,好像是必須的。」連妹妹也不得不仔細思索這個問題。 

最近電視上不斷地播放2003年SARS事件的回顧與檢討,這是一件臺灣公衛史上的大事件,犧牲了許多勇敢盡責的醫護人員以及協助醫院事務的人。 

當初和平醫院發生院內集體感染,臺北市政府召回院內醫護人員集中隔離,有一位醫生未依照時限返院,被記了兩個大過,停業3個月,處罰24萬元。這位醫生不服,提起行政訴訟,敗訴確定之後,他認為這個隔離舉措剝奪人身自由,違反法律明確性、正當程序及比例原則,進而聲請大法官做憲法解釋。 

「隔離政策跟大法官解釋有什麼關係?」哥哥不懂。 

憲法保障人民有遷徙及居住的自由,沒有正當理由,國家政府不可以限制人民的人身自由。

當初疫病期間,主管機關採取這樣的隔離措施,依據是傳染病防治法第37條第1項:「必要時得將與傳染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另遷入指定處所檢查或施行『必要之處置」。」,大法官終究認為,隔離目的不是出於拘束人身自由,而是避免疫情蔓延,降低社會損害的重大公益,同時維持受隔離者的生命及身體健康,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侵害較小的方法,屬於必要性的手段。(釋字690號之後,主管機關已經制定許多隔離治療作業流程等辦法,兼顧人身自由與公益) 

「因此,我讓你隔離在家,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一種必要性的手段。」媽咪再次強調。而且,在我們家,媽咪就是大法官,我說了算! 

哥和爸爸無奈地搖搖頭,一副受難者的模樣。 

呵呵呵,就讓我在家裡享受這獨裁者的春天吧! 

 

摘自 張瑜鳯《章魚法官來說法》/ 麥田

 

Photo by Caleb Oquendo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