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彼此最棒的應援!學校與家長就像不可切割的連體關係,一同陪伴孩子往前邁進

線上課程高速運轉了兩周,很多父母都感到疲憊,老師也為了備課傷透腦筋,只能一邊摸索同時進行修正。學校和家長都為了幫孩子謀求最大學習利益在拼命努力著。這時良好的親師溝通,可以帶給彼此安全感,並消除與學校之間的矛盾...

編按:

學校與家長就像不可切割的連體關係,一同陪伴孩子往前邁進

線上課程高速運轉了兩周,很多父母都感到疲憊,老師也為了備課傷透腦筋,只能一邊摸索同時進行修正。學校和家長都為了幫孩子謀求最大學習利益在拼命努力著。

家長為了孩子的線上設備忙進忙出,老師到晚上十點都還在思考隔天的課程該如何進行;這時良好的親師溝通,可以帶給彼此安全感,並消除與學校之間的矛盾...

下篇文章是臺北市芳和實驗中學,敘述親師關係如何互相合作的,希望提供給大家一些思考的方向。


家長要成為最棒的應援……

當芳和的家長聚在一起,談的不止是彼此的孩子,還會聊到不同班級的孩子,彷彿大家都很熟悉,像一個大家庭。

或許因為學校不大,學生不多,很容易記住;或許是孩子的好同學,所以熟悉;也或許因為學習慶典時接觸到他們的作品,所以印象深刻;但最重要的原因應該是家長的用心投入,所以愛屋及烏。還有家長說:「芳和有很多眼睛幫你看著孩子。」這就是屬於芳和的溫馨。

轉型實驗教育後,家長的結構完全改變,以往大部分的家長都是在學區內,聯絡與聚會都比較方便,但現在來自四面八方,因此,願意花時間來到學校參與事務,或者支援活動,更是難得。


學校與家長無法切割

承允媽媽長期在學校內當志工,常看見她騎著單車在臥龍學園裡,從路口大安國小到巷尾的芳和實中穿梭。當承允進入芳和就讀後,她也進入家長會服務。「說真的,這位校長超認真。」承允媽媽聽過看過的校長不少,是第一次見到像琬茹校長這麼拚的,更難得的是願意聆聽家長的意見,只要學生或家長提出需求,若是合理,都會想辦法嘗試。因此家長們也願意回饋意見,與老師們一起實現理念。甚至晚上十點多,校長、主任都還在線上與家長討論溝通,只因為感覺到大家都是在為孩子謀求最大利益。

實驗學校的家長扮演著更重要的角色。學校與家長就像不可切割的連體關係,一同陪伴孩子往前邁進。而家長會的組織,更是學校各項活動中不可或缺的應援團。例如在外展活動的路線上,可以看見穿著粉紅背心的家長們,在路口協助指引與支援,有些爸爸媽媽甚至是請假前來。而支援過外展的家長們,親眼看見活動的前前後後,學校所做的準備時,都會被老師們感動,並覺得芳和是個很友善的親師協力環境。

每位家長參加外展都會有不同的體驗,奕希媽媽回想當初七年級時,她在旁邊觀察,眼看孩子們走錯路,就很著急。還好琬茹校長一直盯著家長們,叮嚀著不要給孩子提示,只要顧到學生安全就好。那天過完,奕希媽媽覺得自己似乎也長大了。

每年開學後不久,第一次外展就會在十月啟動,為了讓家長可事先請假,家長會曾請學校要一個月前先訂出時間。學校也從善如流,不但很快地訂出外展的日子,更在學年之始,就把一年的行事曆都訂好了,讓家長更方便去做安排。

近來,九年級為了會考展開夜自習,家長的輪值也是個問題。以往大家都在學區內,可以五個家長固定週一到週五輪流,但現在是大學區,家長又都在上班,但沒想到有四十多位家長願意參加輪值,雖然無法長期支援,但偶爾排一次並不難,問題就這樣解決了,隨著活動參與率的提升,家長會也愈來愈有凝聚力。


家長互相陪伴,一起成長

家長會除了支援學校活動、擔任學校與家長間的橋梁外,還不定期為家長舉辦活動,如連續十堂的「親子課程」,協助家長與青春期的孩子互動。家長們也趁此機會交換陪伴孩子的經驗,彼此學習,還吸引了外校的家長來參加。又如「親子讀書會」中,讓家長可以進一步了解孩子,也跟其他家長交換心得,就覺得不孤單了。

家長與家長之間的溝通,也可以帶給彼此安全感,並消除與學校之間的矛盾,例如之前有人提出三學期制不好,建議改成四學期制,就有其他的家長出來先提醒,既然聽了說明會,就要接受並同意學校的做法,這個話題就此打住。 

說到芳和的三學期制,孩子放假時常常沒有人可以相伴,家長會也發起假期學習活動,讓家長帶著孩子一起來參加,延展學生及家長的學習觸角,與學校共構多元學習平台。為使活動舉辦更為順利,還透過學校輔導室申請「學習型家庭」、「愛‧陪伴」等計畫,獲得經費的補助。

家長會也會不定期舉辦講座,像是一○九年六月邀請了樂觀書院創辦人唐光華前來演講,唐光華人稱唐爸,是資深的實驗教育推動者,他應芳和家長會之邀前來分享自主學習與辦學經驗,會後他表示,除了對芳和老師們願意挑戰轉型的理想與勇氣印象深刻外,更感受到家長對於學校的信心。他認為在全校老師全心投入下,孩子們成長得健康而有自信,有優異的合作與表達能力,平日雖然沒有分數排名競爭,但各學科的學習都很認真,甚至連最難的數學都沒有學生放棄,當家長目睹孩子的進步,自然信心越來越強。唐爸對校方的肯定、對家長的鼓勵,對於芳和而言,可以說是一份珍貴的禮物。

國中只有三年,要與學校達成良好溝通不簡單,需要經驗與方法。家長會一屆屆更迭,很多經驗與文件需要被傳承,每次活動後,都會有檢討和紀錄,希望下一屆可以辦得更好。此外,雖然家長們位於四面八方,但數位資訊能力都非常好,在會務推動與溝通上只需要透過網路就可以聯繫,非常有效率。而在表達家長意見時,家長會也利用線上表單進行調查,接著把投票數據整理好,如此當學校知道這是大部分家長的期望,才能放心去執行。

家長會還會舉辦一些鼓勵孩子,或替孩子考試祈福的活動,甚至有些家長熱心到校演講,與學生分享自己的工作與專業,讓孩子們提前認識社會的面貌。也有家長為凝聚班上的感情,出面主辦露營活動,讓師生與家長共度一晚,更認識彼此,也加強了情感的連結,真的讓班級成為大家庭。

芳和的家長們感情很好,常彼此鼓勵,因為每一屆入學的名額非常少,能進來的學生與家長之間,真是很難得的緣分,大家都在珍惜這份緣分的默契下,期望能一起打造更好的實驗教育環境。


家長也是孩子的最佳後援

晨瑋媽媽是因為想更多加了解學校實驗教育,以及多觀察自己的小孩,才加入家長會。因為常進來學校開會或參加課程講座,沒想到連同學們也都認識她,她也藉此機會看見學生間的互動,對孩子在學校的狀況更加放心。

可以看出晨瑋媽媽很主動的關注孩子,事實上在晨瑋三年的成長中,除了學校的教育方式外,家長的支援角色也功不可沒。課業一直不是晨瑋的強項,由於喜愛運動,覺得芳和應該是一個能讓他開心的環境,也可以培養出更好的人格。因此父母與他討論後,他自己選擇了芳和。

由於小學時參加過太鼓隊,當媽媽知道芳和的鼓隊在招生時,鼓勵他去試試,但晨瑋當下並不情願,因為他不喜歡主動去接觸陌生環境。此時媽媽跟他說:「學習一項事物,若沒有重要的原因就中斷很可惜,若不去試,就不知道這個樂器可以帶給你什麼。」晨瑋媽媽心中希望能藉著鼓隊讓晨瑋可以交到更多朋友,甚至可以藉由打鼓抒發情緒,「而且現在學校的鼓隊需要人,你有基礎,應該要站出來,而不是只考慮到自己喜不喜歡。」

於是,晨瑋去了鼓隊,回家後非常興奮的跟媽媽描述:學校的鼓隊是多專業,學長姐技術好厲害……當然他也成為鼓隊的一員。隔年,鼓隊學長姐畢業,鼓隊只剩下兩三位成員,晨瑋很擔心,主動到處去找人加入,還教大家打鼓。讓芳和的鼓隊度過了隊員斷層的危機,可以順利傳承下去。

而在晨瑋忽略課業時,媽媽也不會勉強他,只提點他,「當初這個學校是你自己選的,你要跟著學校的進度走。」媽媽理解芳和的教育理念是希望學生能自律負責,而晨瑋也沒有讓父母失望。

現在,晨瑋媽媽感受到孩子比較願意主動去接觸、了解外界的事物。以前都只有大人講給他聽,現在他會願意跟父母分享學校發生的事情。而趁著分享的機會,父母會給予一些引導,讓他慢慢吸收。現在他跟朋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好,假日跟朋友去打籃球、約著去逛書店,會安排自己的時間。

當孩子在實驗教育的體系中成長時,若家長能一起陪伴,並且適時給予指導,學習的效果會更好,成長也會更快。這也是芳和之所以在學生入學前,要求家長參加說明會與晤談的原因。


摘自 臺北市芳和實驗中學《一起踏上實驗教育的征途:臺北市第一所公辦公營實驗中學的遠征探索式學習經驗分享》/ 商周出版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