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爸爸許峰源 從買早餐這件日常小事,教孩子的人生重要一課:養成負責、當責的態度

通常一件原本看似不起眼的買早餐任務,稍有悟性的助理也要到第三天才能真正學會。 不知道你是不是跟當時的那些助理一樣,覺得我這個老闆很龜毛、很機車?有這樣的感受是正常的,因為被挑剔的感覺肯定不好受的。 但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呢?

從卸責到負責,從負責到當責

在洗手間大號時,最怕遇到的事情之一,就是沒有衛生紙⋯⋯ 通常如果在外頭,想大號,進廁所前,一定會先確認裡面或自己身上有沒有衛生紙;但在自己家裡,我們通常會推定一定有衛生紙,所以就直接上了。

有一天,在家裡很輕鬆自在上完廁所後,伸手要拿衛生紙,發現只剩下塑膠包裝袋,裡面空空的。雖然家裡有舒適的凱撒衛浴免治馬桶座,但還是要把水擦乾啊⋯⋯ 還好,我們家虎妞跟心心都已經稍微長大了,可以幫忙拿一包新的衛生紙過來。

「虎妞⋯⋯可以幫拔比拿一包衛生紙過來嗎?」我溫柔輕聲呼救著。 乖巧的虎妞,立刻放下手上的亞森羅蘋故事書,幫我拿來了一大包全新未開封的衛生紙,然後就離開了。 後來晚上睡覺前,我們躺在床上聊天時,我跟虎妞與心心分享了一個我以前訓練助理的小故事,我說這跟早上的衛生紙有關喔⋯⋯

 

買早餐,不簡單

以前在經營律師事務所時,當有新的助理來上班,通常我安排的第一件小任務就是:幫我買早餐。真的,就是買早餐這麼簡單的小事。 我們事務所樓下就有一間美而美早餐店,通常我在出家門、準備進事務所前,會打一通電話,讓助理幫我去樓下買早餐。

我買的東西很簡單,通常是火腿蛋吐司、冰咖啡。 當我進事務所時,助理已經買好我指定的早餐,放在我的辦公桌上了。 幾乎毫無例外,年輕助理通常就是把買好的火腿蛋吐司和冰咖啡裝在同一個塑膠袋裡,然後放在我的辦公桌上。

這時候,我會把助理叫進辦公室,然後要她把火腿蛋吐司與咖啡分別取出來,讓她看看發生什麼事。 這時候的火腿蛋吐司因為跟冰咖啡擺在一塊,所以會迅速冷掉,吐司紙袋上布滿濕濕的水漬。火腿蛋吐司因為冰咖啡而變涼了,冰咖啡也因為吐司的高溫變得不那麼冰了⋯⋯我問助理:「這樣的早餐會好吃嗎?」 「對不起⋯⋯」這通常也是助理的直覺標準回答。

第二天,同樣的買早餐任務。 通常第二次,助理就會把火腿蛋吐司與冰咖啡分開放。 這時,我依然會把助理叫進辦公室,讓她看看發生什麼事。 她們看著吐司與咖啡,臉上往往會露出稍微疑惑的表情,因為這次吐司與咖啡沒有互相影響,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啊。

接著我會問助理:「第一,現在這袋火腿蛋吐司已經不那麼熱了,吐司皮因為冷卻也不那麼脆了。第二,冰咖啡在退冰的過程中,杯外凝結的水滴會沿著杯子往下流,在我的檜木辦公桌上留下一小片水漬(如果是冬天,熱咖啡會對檜木桌有傷害,形成一片白色霧狀痕跡)。

「所以,妳是不是應該仔細確認我從家裡到辦公室的車程時間,才能更恰當掌握下樓買早餐的時間?妳是不是應該想到可以在早餐的下面鋪上餐墊,避免辦公桌弄髒或形成水漬痕跡?當然,如果還可以的話,是否可以想到我吃早餐一定會用到衛生紙,擺幾張摺好的衛生紙在旁邊呢?」

一如既往,通常一件原本看似不起眼的買早餐任務,稍有悟性的助理也要到第三天才能真正學會。

不知道你是不是跟當時的那些助理一樣,覺得我這個老闆很龜毛、很機車?有這樣的感受是正常的,因為被挑剔的感覺肯定不好受的。 但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呢?

我跟助理說:

「因為我們出社會做事,別人不會給我們第二次機會,客戶付我們這麼昂貴的律師費,一定會期待與要求我們的服務要一次到位,甚至做得比他們想的還多、還好、還圓滿。就像我們委任一位律師時,如果他只是按時寫訴訟書狀,然後人有準時出現開庭,我們就滿意了嗎?最重要的是能夠幫我們想到所有可能的爭點、解決所有可能的問題,並打贏最後的官司吧。

所以,一件事情只是有做了,是不夠的;做好了,也是不夠的;要能比客戶想得更早、想得更多、想得更遠,並且全部都做到、做好、做圓滿,才是勉強及格的。這就是我們律師業的生存之道,更是妳未來在我們律師事務所工作時,必須具備的基本態度。」

虎妞好奇地問我:「這個故事跟早上的衛生紙有什麼關係呢?」

我跟虎妞說:「早上拔比請妳幫忙的是拿一包衛生紙給我,雖然表面上這個任務只是拿一包衛生紙,而妳也真的拿了一包衛生紙給拔比,但這件小事有沒有可能可以做得更好、更多、更圓滿呢?」

虎妞陷入了沉思之中⋯⋯然後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地回答:「對了,可以幫拔比把衛生紙的撕封口好好地撕開。」

我說;「非常好,虎妞已經比別人多想到一步了。那妳再想想,有沒有可能可以再多做一點點什麼?」

虎妞再一次安靜下來思考⋯⋯過一小段時間,她開心大笑了起來:「對了對了,我可以幫拔比把第一張衛生紙好好地抽出來!」

我開心地抱著虎妞說:「非常棒,沒錯!虎妞妳又比別人多走了一小步。不要小看這一小步一小步,這對妳的人生就是非常關鍵的一大步。」

 

原子習慣,養成負責、當責的態度

人與人之間聰明才智的差異,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大,人與人之間真正的差異,其實就是在這樣一小步一小步的差異累積而來的思維、態度、性格,是這些一小步一小步的差異決定了我們一生的成就與命運。

當我們遇到一件需要面對、處理的任務時,很多人的直覺反應是逃避、厭惡、覺得麻煩。他會順著自己內心的懶性、惰性,找到可以推託的理由,最好可以推得一乾二凈,這是一種卸責的表現。

有些人雖然沒有推託逃避,但也只是把事情做了、做好了,就像該打的電話打了、該填的資料填了、該說的話說了,就這樣,可是問題卻不一定獲得真正的解決。這樣頂多稱得上負責。

這世上只有極少數的人,不只沒有推託逃避,也不只把事情做了、做好,還能比其他人多走幾步,多想一些、多做一些,讓事情有具體的成果,讓事情有圓滿的結果。這就是非常珍貴難得的當責態度。

人啊,無論做任何事情,做久了,一定都會進步的─卸責卸久了,就很會卸責;負責、當責久了,也就能夠成為一個負責的人才、當責的大才。

不只要 Do something,還要 Do more,我們必須針對最後的具體成果,多想一點、多做一點,不要輕易滿足、不要輕易放棄,盡己所能多走幾步。有時候,這看似不起眼的幾步卻能翻轉整個局面,帶來意想不到的好結果,這也是我多年累積做人處事的最大心得。

我讓虎妞拿出一台電子計算機,按著 0.9×0.9×0.9⋯⋯我要她觀察連按十次後的結果是多少。 答案是:0.3483。 再來,我讓虎妞改按 1.1×1.1×1.1⋯⋯同樣地,我也要她觀察連按十次後的結果是多少。 答案是:2.5934。

虎妞驚奇地問我,為什麼一開始的一點點差異,到後來會差這麼多?

我回答她,繼續按下去,差異更大。 從她感到驚奇的表情,我明白她學到了人生非常重要的一課。

幾天後,虎妞請我幫她把在 iPad 上截圖的偶像學園的美月圖片印出來,她想要著色後,送給同樣在蒐集偶像學園卡片的同學。 接到虎妞的撒嬌拜託後,我立刻放下手上的書,幫虎妞從 iPad 上直接連接印表機後印出。結果我發現,印出來的圖片只有不到四分之一A4的大小,但在 iPad 上無法直接修改列印設定。

於是我試著把圖片從 iPad 傳送到 iMac 蘋果電腦裡,接著在照片程式裡進行圖像裁切放大後,重新選擇印表機的列印設定,改為「填滿」設定,最後再重新印出。

果然,這次印出來的是完整滿滿的A4圖片。 虎妞心滿意足、開心地笑了,還親了我一下。

我跟虎妞說:「如果拔比沒有立刻放下書幫妳印,或者後來根本忘記了,哪怕說了再多理由,都只是卸責而已。如果拔比只是幫妳從 iPad 上列印,卻不管最後圖片的大小,那也只是負責而已。但拔比卻幫妳把圖片從 iPad 傳輸到 iMac 電腦上,還花時間幫妳裁切放大圖檔,修改列印設定,最後印出完整填滿效果的圖片,這樣才是當責的表現,懂嗎?」

虎妞瞇著眼,大聲笑著說:「懂懂懂,我都有記在心裡喔。」

「對了,拔比,為什麼你要教我跟心心這麼多事情啊?」虎妞一邊替圖片著色,一邊問我。

我又再一次放下手上的書,用心、認真、帶著一點點嚴肅地回答她們兩姊妹:

如果爸爸媽媽只是把妳們生下來,卻不照顧妳們,連飯都吃不飽、衣服都穿不暖、也不讓妳們有家可以住、有學校可以上,那我們就是卸責了。如果爸爸媽媽只是讓妳們吃飽穿暖、享受好的物質生活,那頂多是負責而已。

但如果虎妞與心心可以因為爸爸媽媽的榜樣、思維、教育,在未來長大成人後,成為一個有能力就幫助別人、沒能力至少不傷害別人的簡單的好人,這才是當責,也才是勉強及格的父母親。

 

摘自 許峰源《積善》/方智出版


許峰源(法羽老師)

1982年生,臺灣新北市三重人,臺灣大學法律系畢業,執業律師,目前專職寫作。

「我是一個很平凡的年輕人,不斷努力精進自己,期盼運用文字及思維傳遞利益生命的點點滴滴,進而影響無數人,改變無數人的命運,並隨順著生命中累積的善緣與指引,成為我需要成為的人。我是作家許峰源。」

 

Photo by Anete Lusina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