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不是展現我高你劣。張淑芬:「達賴喇嘛教會我,重點不是付出了多多,而是從中學習到慈悲和智慧。」

這10年,她帶領台積電志工社、基金會團隊,都是依循著用慈悲的心跟有智慧的方法來行善之事,助人過程中,不造成他人的困擾,更不要讓受助者增加貪、瞋、痴。

張淑芬是由姨媽帶大,從小就比同齡早熟,每當看到一片墓塚,都有繁華落盡,過盡千帆的寧靜之感,「我不會因為缺少而遺憾,卻常因得到而歡喜,」她認為,人要珍惜,尊重自然,對他人與萬物賴以生存的環境要有益處,所以她推動減少資源浪費的惜食、節能節水課程,號召大家幫助弱勢的那些專案,都可見其殊途同歸的生命觀。

兩個女兒自小耳濡目染助人的生命觀。尤其是小女兒,近幾年回到台北居住,也跟著她做公益,「我們從小看媽媽就是這樣,她很喜歡幫助人,受媽媽的影響,我住在紐約時也是會拿食物給遊民,也會去做志工,對我們來說,幫助人是理所當該做的事。」 

在公益這條路上,達賴喇嘛的智慧對張淑芬有深遠的影響,兩人是2007年11月在印度種下的因緣。 

那次,她陪張忠謀到印度開會,問人能否有機會拜見這位世界精神領袖,並把行程中的空檔日期告知對方,事後她才知道全球有不計其數的人想拜見達賴喇嘛,都是要等上好久。 

應該就是殊勝的因緣具足,他們真如所願在那天見到像溫煦暖風的達賴喇嘛。一開始,達賴喇嘛把她當成一般的企業家夫人,直到張淑芬脫口而出:「你來我的夢中教過我。」 

這位心靈導師笑咪咪直視著她:「不是在夢裡,是在妳的半醒之間。」 

近距離的請益,像是當年夢裡所見所聞的再現,若要歸納相談精華,

張淑芬一言以蔽之:「達賴喇嘛教我慈悲智慧。」這10年,她帶領台積電志工社、基金會團隊,都是依循著用慈悲的心跟有智慧的方法來行善之事,助人過程中,不造成他人的困擾,更不要讓受助者增加貪、瞋、痴。

 「我們還要鼓勵他們向前走,不能因為有了幫助而變得怠惰、依賴,要因為曾被幫助而能感恩,站出來去幫助其他需要的人,我相信每個人都是一顆善的種子,」在張淑芬的發心裡,當愈多人都能播下善的種子,這個社會就有機會善緣滿佈,種樹成林。 

 

捨得與轉念 

教導的因緣持續流轉著。那次會面,達賴喇嘛送了她一尊釋迦牟尼佛像,並輕聲低語:「我們的老師。」張淑芬如獲至寶,把這位「老師」虔誠供養於家中佛堂,愈看愈心生歡喜。 有天,普力關懷協會理事長張慧芳來家裡作客,久久凝視這尊佛像,張淑芬突然心生應轉送給她的念頭,當她把佛像交出去時,由於有太多不捨,邊流著淚邊叮囑朋友一定要好生供奉 。

起初,她照三餐關心:「妳對我的佛像好不好?有沒有供水?」慢慢的,想起的次數變少,惦念的電話不似從前頻繁,難捨的情感也漸漸變淡,幾個月後,她突然發現不再牽掛,真正感覺到這位「老師」真實存於心中,明白了何謂不泃泥於有形實相的「無」所不在。後來得知張慧芳將佛像送入高雄佛光山的佛陀紀念館地宮,心中無限感恩這個美妙的因緣,讓她更懂得,這位「老師」是來教她捨得與轉念。 

「這是上天的安排,因為那麼珍視的寶貝送人了,若沒有這段的牽腸掛肚,我不會懂得什麼叫捨得,握在手中不是真正擁有。當自己走過從有到無、到發現無的自在,把這個經驗套用於其他事情,就沒有什麼大不了。」 

她也是這樣看待自己的畫作。2011年,她在佛光緣美術館巡迴展出49幅油畫,全數義賣用於佛陀紀念館的籌建。當初,她本來想留下幾幅鐘愛的代表性作品,卻因緣際會全部捐出。一開始對於畫作也是諸多不捨,有天打坐時,心念一轉:「如果,我創作出來的這些寶貝們,能讓別人來疼愛,還能以此護持佛陀紀念館,這樣的連結意義不是更開闊嗎?」 從不捨而能捨,是人生另一層次的學習。她也思考過人生最終的大捨,有人問過張淑芬關於死亡這件事。 

她誠實回答:「一直在想,不過想開了!人死了,肉身結束了,但靈魂還是跟你同在,所以死亡並不可怕。活著時,把靈魂修好,好好對待肉身,不要對人世間有太多的捨不得。張忠謀是我唯一的掛念,所以我一定要活得比他久,萬一他走了,我也可以走了。」 

做公益的朋友跟她說:「想著很多人因為自己改變了一生,變得更好,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她請那位朋友不要那樣思考公益:

「做什麼事都不要罣礙,也不要回頭去看別人有沒有獲得,因為你學習到的是自己本來就沒有的,充實你生命的並不是付出,而是感恩。」

 

本文摘 自天下文化《引路:張淑芬與台積電用智慧行善的公益足跡》


作者簡介_林靜宜

國立台北大學企管所畢業、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老年學研究所。曾任《遠見雜誌》記者、《30雜誌》主編,現為作家

 

圖片來源:遠見雜誌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