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哭著說:「我不想上學讀書了」講師爸爸:先休學,去蘭嶼打工吧!....學測竟見驚人成績!

車子前行,女兒在座旁不斷流淚,我只能緊握方向盤。 陪伴學生多年,知道每個孩子不同,沒有公式可以套用;而且,現在是自己的女兒。唯一的出路是問她:「好,現在我可以做什麼?」 「爸爸,你車子就一直開,不要停下來。」她說。 「可以,我會一直開下去。」慶幸台灣是個大島,開下去頂多是環島。

爸爸,我不想上學了

「爸爸,你騙我!」女兒促不及防甩了這話過來。

「我們學校根本沒有你講的那種人。每個人都一樣:讀書、考試、拿成績。沒人在享受知識的美好。」車子擋風玻璃映著女兒滿是淚水的臉龐,接著說:「我不想上學讀書了。」

多年來,陪伴學生的經驗告訴我:現在,是自己的孩子有狀況了!


女兒小學五年級時,有天問我說:「爸爸,為什麼電子會有上自旋(spin up)和下自旋(spin down)?」

「啊?」我心想:「這是什麼問題?我聽不懂。」面對孩子,一向有問必答,有題必究。然而連問題都不懂,只能淡定地問:「妳這個問題哪裡來的?」
「書架上的《愛麗絲漫遊量子奇境》,讀不懂就問你啊。」

於是,我們費了番功夫查詢,也請教清華大學的好友;弄懂後她就心滿意足繼續讀它去了。

女兒的班導師是體育老師,曬得有點黑,姓白。有天和老婆說女兒上課不專心,但成績好,明顯課程都懂,卻造成授課老師的困擾。

回來後,我們討論女兒可能是資優,是否要申請跳級?我說:「為什麼要跳級?」
「因為學校教的東西都懂了,沒跳級會不會可惜?」

我回答:「都懂,那很好,不必跳級啊!」
「但是,多出來的時間要做什麼?」
「去玩啊。功課懂了、完成了,就去玩啊。」


回頭和老師商量,上課時容許她讀與課程相關的書,老師答應了。最後也沒有跳級。

國中,我們掛心她沒有深交的朋友。同學們趕流行、追明星,她在思考宇宙的起源。有次老師在課堂談到宇宙初始的大霹靂(Big Bang),說那是個大爆炸。同學覺得奇怪:宇宙才剛開始,沒有氧氣急速燃燒,怎會爆炸??

女兒正經的說:「那是密度極大,在重力奇異點時所產生的塌縮,形式類似慣常認知的爆炸。」

然後,我們覺得她的朋友似乎變得更少了。

日常,我們隱隱察覺寂寞伴隨著她。於是我說:「妳成績很好,有機會考上台灣中部最好的高中。同學們程度相當時,就能一起談天說地,窮究其理。」我看到她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果然她考上了。但也暗暗擔心她在鄉下讀書,從小又不補習,眾強環伺下,會不會在高一首次考試後信心遭受打擊!

畢竟,這學校太多人從小名列前茅,難以忍受首考卻是三、四十名。我們戰兢迎接她第一張成績單。

成績單拿到,全年級六百名學生排第六。

喔喔~~好,看來是有讀懂。多出來的時間就去做些自己喜歡的事吧。
 

妳辦休學,弟弟和妳一起去蘭嶼住半年

車子前行,女兒在座旁不斷流淚,我只能緊握方向盤。

陪伴學生多年,知道每個孩子不同,沒有公式可以套用;而且,現在是自己的女兒。唯一的出路是問她:「好,現在我可以做什麼?」

「爸爸,你車子就一直開,不要停下來。」她說。

「可以,我會一直開下去。」慶幸台灣是個大島,開下去頂多是環島。


行車中,她娓娓訴說在知識海洋中獨泳的孤寂。沒有人跟她享受物理的宏偉,數學的美好,化學的繾綣,生物的奧妙。這種寂寥,使自己失去了讀書的動力。

聽完,我做了決定:「那妳就停下來不要讀了。」

「可以嗎?」她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看我。

「我是妳爸,我說可以就可以。回去我跟媽媽商量怎麼做。」

車子沒了油,我們停在大度山南寮步道邊坐看夕陽。

與老婆幾天的討論安排後,我說:「妳辦休學,弟弟和妳一起去蘭嶼住半年。我們無法支付妳們生活費,那邊蘭恩幼稚園缺人手,妳去打工換宿當助理,有吃有住,沒有薪水。下班後的時間都能自己安排。」

接著說:「你們去蘭嶼,在安全活著回來的前提下,有三件事情要做到。」她認真聽著。
「要去跳當地人捕魚的海。去海裡時,務必要和族人一起,並且嚴格遵守禁忌。」

「其次,至少環島一次。因為沒駕照,妳們只能騎單車或步行。」
「最後,要離開蘭嶼時,認識的人會哭著不要妳們走。」


我和太太陪伴姊弟搭了飛機過去,打點好生活事宜就回台灣了。

蘭嶼是個很奇妙又美麗的地方,太平洋喧嘩有力的湧浪竟能安靜地撫摩人心。在滂沱大雨與雷轟閃電中欣賞黃昏落日。黑暗天幕下有直貫東西的閃電、雨聲瀝瀝伴隨皓月明星。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讀書

半年後,她和弟弟回來了。
重讀高二,開學後一週,女兒來跟我說:「爸,我覺得把我和弟弟送去蘭嶼的教育實驗是失敗的。」

「啊?為什麼?」
「因為我還是找不到讀書的動力,不知道為什麼要讀書。」
「欸?為什麼這樣就是失敗?」我問。

「你們大人不都是這樣嗎?小孩鬧脾氣,拗不過就辦個休學。休息夠了,回來就別再鬧了,給我好好讀書。」
「我有說過:妳回來之後就要好好讀書嗎?」

「欸?」這下子換她狐疑了。「好像沒有。」
「妳們去之前我說一定要怎樣?」

「跳海、環島、交朋友。」她想了想說。
「對。我和媽媽是這樣說的沒錯。那妳們做到了嗎?」


「做到了.........喔,欸,那好像沒有失敗。」她認真盯著我看。
「是,沒有失敗;但也沒有成功!因為妳還不知道有什麼事發生。」我斬直地說。她思索著離開了我的視線。

老婆說:「感悟不會這麼快,大概要半年後才知道。」
果真半年後。某天女兒放學回來放下書包,馬上說:「爸,我去蘭嶼的感悟出現了。」
「哇!真的嗎?妳等一下!」我轉頭衝到廚房叫老婆:「女兒要講在蘭嶼的影響了。」

不顧晚餐煮到一半,老婆立刻關火笑咪咪地跑出來:「快說!快說!我們都想聽。」
「我的體會就是:活著,就要好好活著。」

「蛤?太哲學了,我們聽不懂,請妳多講一點?」我和老婆露出兩臉迷惑。

「我的意思是:人活著,是用生活上很多事情連綴起來的。吃飯是生活,睡覺是生活,聊天是生活,讀書、考試、成績、打電動、看漫畫......都是生活的一部份。」

我們開始理解些。

她繼續說:「雖然從小你們給了我很多空間,但每週五天都在讀書考試拚成績,生活只剩下功課,所以就開始懷疑讀書的價值。」

「但我在蘭嶼住的這半年,生活當中少掉了讀書、考試、拿成績,其他的事都還在。陪小孩玩是生活,幫娃娃把屎把尿是生活,放學跟娃娃車是生活,週末自己做飯是生活,跳海撈貝捕魚是生活,懶人亭發呆聽浪是生活......其實一切都包含在生活中了。讀書、考試、拿成績,也就是生活的一部份,不必特別讓自己陷在其中。」

這體會出乎意料:「太好了,我們喜歡妳這個領悟。」

「不過,我還是找不到讀書的理由,但我甘願讀書啦。」女兒補充了一句。

「喔,那是妳的事,妳自己覺得好就OK。」我們異口同聲地回應了她。


把書讀懂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近學測前,某日晚上十點,我走到她身邊說:「好啦!大考快到了,早點去睡吧,別再看了。」她頭也不回地揮揮手說:「等一下,我看完這部份就去睡。」


她在看電子版"進擊的巨人"。因為怕手機畫面太小傷眼力,我找了個Miracast把畫面投到電視螢幕。她正看得津津有味。

收到學測成績時,我們很緊張地打開來看:滿級分!

她放學一進門,我們興奮、激動,又叫又跳地圍著她說:「哇!妳滿級分欸!有沒有很開心?」

她一盆水潑過來冷冷的說:「把書讀懂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滿級分只是順勢而來的結果。有什麼特別要高興的?」

我和老婆對視了一下,默默走開去盛菜、拿碗筷、準備吃晚餐。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