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孩子們需要愛的關注,沒有任何電子設備或應用程式能取代你跟孩子的擁抱、講話和歡笑

「超爛的!」不只一個孩子這麼跟我抱怨,當他們在比賽籃球或排練舞蹈中間抬眼望去,發現爸媽正低頭盯著手機時,感覺真有夠糟。

孩子們需要愛的專注

嬰孩需要一種特定的刺激,就是來自父母或照顧者的深情凝視。若沒有臉部表情與眼神接觸的刺激,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在《網路連鎖效應:數位科技與現實生活間的網路心理學》(The Cyber Effect)一書中,作者暨網路心理學者瑪麗.艾肯(Mary Aiken)博士寫道:「過去一世紀的許多實驗顯示,兒童前期這段關鍵期若遭感覺及社交剝奪,不僅將導致災難性的後果,且將影響他們日後發展。」

當爸媽花更多時間深情凝視他們的手機而不是嬰孩,會是什麼狀況?艾肯認為,長此以往這些嬰兒可能無法面對面與人溝通,比較難與人建立深刻連結,也較難感受及付出愛。

我教的這些中學孩子雖離襁褓久矣,似乎仍非常渴盼父母或照護者的關注。他們常抱怨,當他們在比賽籃球或排練舞蹈中間抬眼望去,發現爸媽正低頭盯著手機時,感覺真有夠糟。「超爛的!」不只一個孩子這麼跟我說。這已經令人難過,想到嬰兒得不到適當關注,就更使人喪氣。家長、照護者未給嬰孩所需的眼光,會對整個世代造成何種長期影響,仍有待觀察。

盯著螢幕相對剝奪孩子花在其他方面的時間:聊天,遊戲,跟爸媽朋友互動,從事創造性的活動等。很明顯,當爸媽的心思都在手機或電腦,自然不大跟孩子談心玩耍;若孩子專注在這些東西─這情況顯然愈來愈多─也就不會跟爸媽或朋友聊天互動。

發展及行為科研究醫師、也是兩個小孩的母親─珍妮.雷德斯基(Jenny Radesky),想了解大人在小孩身邊多常使用移動設備,便進行了一項後來廣受引用的研究。她跟團隊暗中觀察五十五位照護者,通常是爸爸或媽媽帶著一個或更多的孩子,地點是波士頓附近一間速食店。這五十五名觀察對象中,有四十位用餐當中使用設備,從頭到尾都在用的有十六位。觀察員注意到,這些十歲不到的孩子為了博取大人注意,手段逐步激烈;大人通常一開始不予理會,終於反應則是責罵小孩,似乎完全沒察覺孩子需求。究竟這種只顧電子設備而漠視孩子的情形,長期將對孩子造成什麼影響,至今尚未能有全面性的研究。

不妨參考行為心理學家愛德華.區朗尼克(Edward Tronick)在一九七五年做的「木無表情實驗」(still face experiment),那是早在移動設備搶走父母的心之前。區朗尼克的實驗很簡單:母親們與她們六個月大的嬰孩進行普通遊戲,包括模仿彼此臉部表情;接著媽媽受指示霎時變臉,臉上毫無表情或完全「木然」,持續三分鐘。一開始嬰孩們都熱切地想跟媽媽重新連結,但若母親一無反應,孩子會出現愈來愈明顯的苦惱困惑,最終調開眼光,顯得悲傷絕望。

這項常被複製的發展心理學實驗,證明對嬰兒來說,缺乏正面互動要比違反一般互動可怕。即便成人,若伴侶只顧手機而「木臉相向」,也令人難以忍受。「打敗離婚」(Divorce Busting)機構裡的蜜雪兒.威納─戴維斯(Michele Weiner-Davis)寫道:「每回你不理配偶或他/她不理你,不管你表面看來如何,實際反應都跟那嬰兒無異。」

一言以蔽之,小孩們─婚後的大人顯然也是─渴望真實的人性接觸。因此,當你或小小孩多半盯著螢幕而非彼此,重要的神經路徑大概就受不到足夠刺激,阻礙建立人際關係的重要能力。就像艾肯所說的:

嬰兒的需求不在高科技⋯⋯事實證明,科技對(嬰兒的)健全發展不利。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電子設備或應用程式能取代你跟孩子的擁抱、講話、歡笑、玩個蠢遊戲、牽手,或讀一本書。我絕對相信有朝一日,科技研發者會創造出能大幅提高嬰孩及學步者學習能力的應用程式,屆時這些電子螢幕將極富教育價值。但在那天到來之前,我們最需要的是一種能提醒父母在家應當遠離螢幕,跟孩子好好相處的應用程式。


摘自 黛安娜・格雷伯《數位公民素養課:線上交友、色情陷阱、保護個資,從孩子到大人必備的網民生活須知》/ 橡實文化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