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中無法遠離的煩惱,勢必有意義

那些人際關係中無法遠離的煩惱,勢必有它的意義—甚至,是邁向真實自己、創造人生蛻變的契機。

文/許皓宜

 

人際中無法遠離的煩惱,勢必有意義 

 

某天,我和一位工作上的夥伴聊完電話,心裡瀰漫著一陣怨氣,我忍不住對身旁的另一半抱怨:「我沒見過這麼高傲又自以為是的人。」 另一半緩緩地抬起頭、挑著眉,用一種熟悉的眼神看我—我突然意識到這是我們關係中屬於「提醒」的眼神。

 

於是我起身泡了杯茶,拿了筆在紙上亂畫。片刻後,我鬼祟地又鑽回另一半身邊,恍然大悟似地說:「你想說,她可能也認為我是個高傲又自以為是的人,對嗎?」 這是「心理動力學」精采的地方—若非我們心中已具有某樣素質,我們不會在他人身上看到這樣的特質。

所以佛洛伊德明確地告訴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連自己都不知曉的精神世界。 這個精神世界,就是影響你外在行為、感受與思考的內在動力。

 

我在十多年前開始接觸「心理動力學」的理論,也許當時年紀尚輕,對於佛洛伊德和榮格,尚有許多讀不懂的地方,但這些概念依然像磁鐵一般深深吸引著我。多年後,種種的訓練、研讀與分析,不但幫助我加深對自己的覺察,也開啟對他人更真實的認識。(原來心理動力學不只可以認識自己,也可以幫助父母及老師,更了解自己的孩子與學生耶!)

 

比方,一個年輕的孩子告訴我,他覺得老師對他說話非常委婉,讓他總是不敢直接表露自我,說話也因而變得委婉。他的關注點是在「老師的委婉」上。但這麼說其實並不公平,因為若把這位年輕孩子換成另一個心中沒有「委婉議題」的年輕人,可能會直接跟老師說:「老師,我不太懂您的意思耶!您是說我這次並沒有做得很好嗎?」也許老師就會進一步回應:「嘖,是真的不太好,可是哪邊改一改應該會不錯。」 這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概念一樣,是彼此心中的「委婉議題」在相互激盪,我們不能武斷地說:這樣彆扭的互動是因誰而起。 

 

這些年,我開始學習把這些體會,真誠地回應給周圍的友伴、同儕、學生、家人……過程中自然會產生許多衝突、誤解、互相吐槽,但也讓我慢慢找到那些自己想要真實靠近的人、過濾掉不見得合得來朋友,並且學習用適當的表達讓自己活得更自在。

 

榮格說,這是在成為「自己」的旅程中要摸索的路,也許還是要花上一輩子。 當我這麼做以來,我開始能哀悼過去曾經遺憾非常的關係,我學會讓真實的自己流淚、呼喚和渴望……然後我感覺到人生中,有些人好像就這麼離開了,記憶的影像卻因為覺察而留在心裡;有些人好像留下了,相處的覺察卻讓我體會到什麼叫「不用緊抓不放」。

 

於是有一天,我居然發現自己在忙碌中好像開始擁有了發呆的能力。那是一種什麼都不用做的,心裡卻像裝滿了水一樣的沉甸甸……然後好像沒有任何理由,你卻發現自己的嘴角竟然牽動著一抹微笑(咦?莫非是白日夢的傻笑?)。說真的,我變得懶惰了。 但卻比先前又快樂了一點點。 一種緩慢的情感,逐漸攀爬上心口,停駐下來。 是的,這是懂得自己的力量…… 

 

這些日子來,欣見阿德勒的「自我心理學」幾乎引領了亞洲人心靈改造的運動。如果你也同樣是對心理學有興趣的一員,就不能不知道佛洛伊德和榮格所開展出來的「心理動力學」(也稱為精神分析、精神動力學。但加上後續發展的相關理論,我更喜歡統稱它們為「心理動力學」)。

 

如果說,阿德勒心理學在教我們:如何在人際關係中遠離煩惱、好好生活;那麼,心理動力學則是在告訴我們:那些人際關係中無法遠離的煩惱,勢必有它的意義—甚至,是邁向真實自己、創造人生蛻變的契機。 「知道,但做不到」—是我們許多人的困擾。 歡迎你泡杯咖啡坐下來,在接下來每一個心理動力的故事與對話裡,與我一同發現自己,也重新認識你周圍的每一個人、每一段關係。

 

 

 

摘自 許皓宜《人生不能沒有伴》/如何出版

Photo:Kumar's Edi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