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牆上的釘痕》張曼娟:脾氣不好,無法自我控制,實在不算是個完整的人

「可是我覺得忍不了,心裡很氣,氣得想撞牆。」其實有一次,因為太痛苦,我真的去撞牆了,只是沒讓大人看見。撞牆之後暈眩得倒在地上,過了一陣子才能爬起來,終於知道電視劇裡演的,一撞牆就壯烈死去,原來不是真的。

小時候我很不喜歡去親戚家吃飯,那位伯母做得一手好滬菜,她的紅燒鴨、燻魚和紅豆粽子,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口味,當她離世之後,於我而言,便成了絕響。

但伯母的脾氣喜怒無常,卻成了我們最大的折磨。當她心情好的時候,能為全家做漂亮衣服,燒出滿桌子好菜,熱情的款待我們。當她心情不好時,對我的父母動輒飆罵,許多難聽話連珠炮似的噴出來。挨罵的父母親固然是不好受,站在一旁的孩子,更感到無助與羞辱。受了許多委屈的母親,常常回家後才垂淚哭泣,我總是問她:「媽媽妳明明很會說話,為什麼不罵回去?我們又沒有錯。」母親說人家是長輩,我們忍忍就過了。

「可是我覺得忍不了,心裡很氣,氣得想撞牆。」其實有一次,因為太痛苦,我真的去撞牆了,只是沒讓大人看見。撞牆之後暈眩得倒在地上,過了一陣子才能爬起來,終於知道電視劇裡演的,一撞牆就壯烈死去,原來不是真的。
 

「妳知道的,媽媽很會說話,我真的回罵的話,她哪裡是我的對手?就因為她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我才不出手。」母親這樣對我說,使我相信她其實是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也相信了那些惡言惡語根本傷不了她分毫。但是母親仍然爭取了我們可以自己過年,不用去親戚家拜年守歲。過完年,伯母便四處向鄰居抱怨:「你看看那一家子,小鼻子小眼睛的!我不過是發個脾氣,發完了我就沒事了,他們太愛記仇了。」

聽到這種說法,少年時的我感到難以言說的荒謬,那些砲彈四射的場面,原來只不過是「發個脾氣」,傷的、痛的、難堪的、受辱的都不算什麼,人家脾氣發完就沒事了,倒是我們這些傷痕累累的「愛記仇」、「小心眼」了。為什麼有人會認為自己可以肆無忌憚的傷害別人?為什麼傷害別人不用認錯也毋須道歉?為什麼覺得自己沒事了,別人也就應該沒事了?
 

「發個脾氣」可能造成永久傷害

有個關於傷害的寓言,說的是一個壞脾氣的孩子,發作起來不是罵人就是打人。父親為了改正他的衝動行為,於是叫他想發脾氣時,就到後院對著木牆釘釘子,男孩釘了一年,赫然發現木牆上的釘頭已然密密麻麻,他真心想悔改,父親對他說:「那就把牆上的釘子拔下來吧。」男孩拔下每顆釘子,卻發現那再也不是原來的木牆了,一個又一個空洞,讓他的心發慌。他問父親該如何補救?父親對他說:「這就是傷害留下的痕跡。」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受苦死去,當他復活,門徒仍要從釘痕去辨認他。已經成了神,那痛苦的釘痕仍在,無法回復。脾氣不好,傷害了別人,並不是無心之過。無法自我控制,實在不算是個完整的人。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415期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