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長大後能否相信自身的感受?這是一個從童年就開始建立的漫長而複雜的過程

對孩子而言,他要面對的問題是:「我該相信我自己感知到的,還是應該相信那個我依戀著,但卻說我沒有感知到的人?」如果一定要他在情感和感知當中做一個選擇,他會選擇情感。

相信自己:一個人能否相信自身的感受?這是一個從童年就開始建立的漫長而複雜的過程。

其他一些障礙可能與環境因素有關,與個人經歷有關,它們都會使識別控制行為變得困難。

從環境因素來看。有時候受控者並不知道自己是話語控制、虛假論證的受害者,有時候受控者或多或少地意識到了,但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在面對這些精神暴力時表現得很被動。

引起這種被動的原因很多:害怕失去這段關係,因為經濟依賴、社會孤立或者羞恥感,很難或者無法放棄這段關係。

在此強調,哪怕是出於好心,早期受到虛假資訊的誤導,這比和散布虛假資訊的人發生情感連結,更容易致病。

 

親子關係裡的控制

早年虛假資訊可以表現為多種形式,有很過分的,也有很平常的。它涉及性侵,也涉及孩子的日常生活,尤其是親子關係。

遇到這種情況時,孩子已經接收或感知到發生了什麼事,但這種感知卻遭到否認。

因此,一個女孩在他們們常去的游泳池更衣室裡被父親侵犯。在出去的路上,女孩問父親,父親的這些行為是怎麼回事時,她得到的回答只有否認:「你在說什麼呢?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一會兒又補充:「你居然會想像這樣的事情,簡直是邪惡!」

這樣說,是為了擾亂孩子的感知:你所經歷的那些事情,都是夢境,是你想像的,是不存在的。

直到五十多年以後,從醫生的反應中,這個女孩最終意識到自己所經歷的就是事實。

 

年紀越小的孩子,越容易否認自己的感受

在其他情況下,父子關係也會受到控制。

比如,一位母親可能會當著孩子的面,說:「我家孩子都不知道他的父親不是他的父親。」然而,很明顯,所有的事實都能讓孩子感知到他的父親就是他的父親。

這表明虛假資訊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機制,它脫胎於特定的情境,它與雙重資訊一樣,只有在受控者和控制者之間存在緊密的情感連結時,才會有效。

對孩子而言,他要面對的問題是:「我該相信我自己感知到的,還是應該相信那個我依戀著,但卻說我沒有感知到的人?」如果一定要他在情感和感知當中做一個選擇,他會選擇情感。

對於徘徊在應該相信他所敬愛的大人,還是應該相信自己的感知,這兩者之間的孩子。年紀越小,對家庭和家人越是依戀,就越容易選擇否認自己的感知。

早期虛假資訊會帶來什麼後果呢?在這種環境中成長的孩子長大以後,如果在親密關係中,遭遇類似的控制,會再次陷入同樣的困境之中。

 

摘自 羅伯特‧紐伯格《有毒的話語:親密關係裡的話語控制》/寶瓶文化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