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悠遊的自然

大家血液裡都流著最原始的自然基因,而我只是做一個召喚它出來的女巫罷了!

「喜歡生態,喜歡大自然」一直是我血液裡最原始的鄉愁,也是根深蒂固的基因,所以我不排拒它,而是順從它,並且也讓認識我的人能喜歡生態,喜歡大自然。

 

這也包括我這十五年來教過的國中生和他們的爸、媽。

有可能嗎?國中課業繁重,重視孩子課業的家長會跟著我們一起「瘋」在自然裡嗎?這是有可能的,只要跟家長互動良好,好好溝通,家長也可以跟著孩子敞開胸懷,在大自然中笑來盈盈。

 

記得我第一年當老師時,就很「斗膽」的邀請家長們在學校日開會時,討論某周末帶孩子出遊的議題,我仗著「導師」身分,直接跟家長建議「生態班遊」。那時的我才二十三歲,在一群平均年齡四十歲上下的家長面前,我就像個大孩子眉飛色舞地陳述我的想法:城市中的孩子不該是「自然缺失症」的孩子,他們的人生可以有很多驗證書本的機會,自然經驗應該在青少年時期就要開始上演…….。家長們也紛紛點頭,於是教職生涯第一場因為美好溝通而得來的生態之旅於焉展開。

 

本班家長代表──天棋爸爸也真的在跟大家討論後,在初夏的某一天辦了個「漫步烏來信賢步道」。那天晚上我們一群大小朋友分成兩組,跟著兩位天棋爸爸的好友漫步在沒有手電筒只有月光的路上,打開眼睛、耳朵和鼻子,就這樣看著點點螢光翩翩飛舞;聽著南勢溪淙淙流水;嗅聞著各種植物混合的香氣,心情也隨之盪漾在夏夜山林中。原來這次活動是「荒野保護協會」的解說員來帶領我們,我與「荒野」的緣分種子就開始萌芽了。


在螢火蟲圍繞的步道上,少男少女們和中年家長們在解說員引導下,分享了今日的感觸,學生不再口吐「無聊」,而是一字一句印證書中內容和說出真實的感受,家長們更是回憶他們有山有水的小時候,「自然基因」又重回他們的生命中。

 

時間像魔術師,匆匆的把我變成一個一歲半女娃的媽媽,但是我仍然「瘋狂」的跟家長訴說著「喜歡生態,喜歡大自然」的好處,更不停的「催眠」國中生和家長:「寫作文時取材自然是跳脫千篇一律」的說法。剛好我籤運佳,抽到這班當導師三年,他們品行佳,懂禮貌又貼心,書也讀得好,體育比賽也都名列前茅,國三更是全班留夜自習奮發向上,所以,我的「接觸自然之班級經營」都一直被家長支持和鼓勵著。

 

於是在寒假還是暑假時,一群家長們像正慈媽媽、品融媽媽、弘毅媽媽就常常陪我帶著國中生走一整天的山路或是漫步溪流旁。那一年真是我「接觸自然」血液最沸騰時,甚至連我在不知懷第二胎的情形下,還帶著學生直奔「夢幻湖」、「向天池」;就連基測前一個月我們也計畫著在基測考完後的第一天,要騎腳踏車去觀察新店溪和淡水河畔的水鳥和其他生物,後來我們也真的「出航」,十五歲的孩子跟著三十多歲的少婦還有一群中年家長就這樣河濱旁「呼嘯而過」,現在想來,那群國中生(現在也是二十出頭的年紀)除了認為這個已經當媽媽的老師很瘋狂之外,剩下的感覺應該是國中生活還挺豐富的……。

 

到現在我仍然嚮往「生態和自然」,再加上我那「異於常人」的熱情態度和我那很容易聊天的嘴巴,對於邀請家長來為少男少女們規劃活動,尤其是關於生態和自然的小旅行似乎是毫無阻礙,我總覺得大家血液裡都流著最原始的自然基因,而我只是做一個召喚它出來的女巫罷了!
    


Photo:Tim Swaan,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