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慈愛,但記得帶著善意!做父母並不可能永遠只有「正向溫暖」的樣子,我們也可以有嚴厲、劃下界限的時候

你可以嘗試,但你一定要觀察你的孩子,每一個指標,都在教你,現在該多做點還是少做點,該柔軟點還是可以硬一點,該等還是該往前走;孩子在哪一個指標卡住,卡住的那裡就要停下來,給一些連結,給一些幫助,可以的時候給一點溫暖,覺得可以順了就繼續往下走。

文|High媽 心理師

微調的指標在孩子身上:認識你的孩子 

大部分的父母,在接觸教養資訊的時候,有一種很常見的困擾。 

就是我們接觸到的那些資訊,經常在剛開始的時候,讓我們覺得找到了解法,躍躍欲試、胸有成竹、蛋糕一塊,因為字都看得懂,邏輯也合理,執行看起來不困難。但是真的試在自己小孩身上的時候,就突然會覺得,說得很簡單但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嘛!那些人真的有對自己的小孩試過嗎?對我的小孩就是沒有用啊! 

這不是很合理嗎?因為世界上的小孩並不是一模一樣的啊!而且即使是同一個小孩,他也每一天都在長大、都在變化,不是嗎?連你自己就算是長大了,你會說自己在每次生氣時的反應,都會是一樣的嗎?也不會啊! 

 

那麼,怎麼會有一體適用的方法呢? 

但如果只是告訴我們,沒有一體適用的方法,所有的事情又打回原點,要再重新來過,那也真是太學海無涯了吧!當爸媽已經覺得人生很難了,這種說法太讓人沮喪了。 

但你知道嗎?即使每個孩子都不一樣,還是有一套進退應對的指標! 

 

你的孩子,才是最準確的老師 

一個簡單的教養原則,在實踐上其實包含了你和孩子當天的狀態、孩子 年齡的大小、環境裡的人事物帶來的各種影響。因此一個原則,有可能需要 依每一次的情況,有各式各樣的說法或做法。請記得,要去認識你孩子的反 應,使用孩子的反應來當作你教養時應對進退的指標。 

判斷的指標包括: 

★ 指標一:孩子情緒激動之前,我做了什麼或說了什麼?孩子接收到什麼? 

★ 指標二:孩子現在已經斷線了嗎? 

★ 指標三:孩子現在可以聽得到我說話嗎? 

★ 指標四:孩子現在可以思考我在說什麼嗎? 

★ 指標五:孩子現在有辦法試著控制或調整他的行為嗎? 

★ 指標六:孩子在控制或調整他的行為時,需要我幫忙嗎?他想自己來嗎? 

每一個指標,都在教你,現在該多做點還是少做點,該柔軟點還是可以硬一點,該等還是該往前走,指標都在這裡,看你有沒有讀懂而已(或者說,以你今天的狀態有沒有能量讀懂)。 

這一套微調的指標,可以用在任何你想要嘗試的事情上。 

 

比方說,我可以了解,有些時候我們會被孩子搞到斷線跟沒轍,實在很想試試看,體罰會不會有效? 

★ 指標一:我是怎麼告訴孩子我要體罰的?我體罰的方式是什麼?孩子實際上身體感受到的疼痛程度是什麼?孩子心理上感受到的會是什麼? 

★ 指標二:體罰了,孩子斷線了嗎?斷線之後他的反應是更失控?還是他的反應是怕到呆掉? 

★ 指標三:體罰了以後,孩子可以聽得到我說話嗎? 

★ 指標四:體罰了以後,孩子現在可以思考我在說什麼嗎?他可以知道我為什麼體罰他嗎? 

★ 指標五:體罰了以後,孩子有辦法試著控制或調整他的行為嗎?他調整的行為是我要的嗎? 

★ 指標六:體罰了以後,孩子在控制或調整他的行為的時候,他需要我幫忙嗎?他想要自己來嗎? 

你看孩子的反應,就知道你的孩子打有用還是打沒有用,該繼續做還是要換方法,不是嗎?

如果孩子只是更斷線,如果孩子其實不知道你為什麼體罰他,如果孩子的行為沒有停下來,或者他調整的行為也不是你要的,那你到底為什麼要繼續做一件沒有效果的事情呢? 

不怕說實話,我其實是打過嗨嗨的,就我印象之中,曾經有過三次。 

有兩次是我自己的緣故,完全斷線無法控制,用手掌打屁股,這種當然是之後非常地後悔搥胸頓足。但有一次,我其實是很平靜的,我想實驗看看,如果使用這個策略,會不會有效地讓他學習收斂自己的激動程度。 

實驗結果相當無效。嗨嗨不太在乎痛,但他非常在乎我不愛他,媽媽不愛他是他斷線按鈕第一名,所以我不說你都可以想像結局是什麼。指標二就已經過不去了,那後面的就不用講了。 

當然,從我的訓練背景來看,不論你家的孩子使用體罰是否「有效」,我仍然認為,體罰是有害的。

雖然有些說法認為,體罰之餘如果給孩子大量的愛,不見得會破壞親子關係或者是留下傷害,但體罰運作的仍然是羞恥感和恐懼感這兩種情緒。

羞恥感,是人類的六種情緒中,對個體心理健康最容易造成負擔的一種,它使人想要自我掩埋,並且與人斷開連結。而如果你在孩子生命的早期,讓他經常只是因為恐懼感而約束自己,孩子也比較可能習慣性地以恐懼感來做為行動的驅力。 

總的來說,體罰就算沒有破壞你們的親子關係,它也會使得個體在成年後,花更多的力氣,才能長出自己。所以,如果你真的嘗試,也請你要把「有效」之外的長期影響,一併考慮進去,這是否是你想付出的代價? 

 

你也可以說,我想要試試看,如果不要跟著魯小小的孩子困在原地,我轉身往前走做該做的事情,會不會有效? 

★ 指標一:我是怎麼告訴孩子我要往前走的?我轉身往前走的方式是什麼?孩子心理上感受到的會是什麼? 

★ 指標二:往前走,孩子斷線了嗎?斷線之後他的反應是更失控躺在原地?還是他追著我往前? 

★ 指標三:往前走了以後,孩子可以邊走、邊哭、邊聽得到我說話嗎? 

★ 指標四:往前走了以後,孩子可以思考我在說什麼嗎?他可以知道我為什麼要往前走嗎? 

★ 指標五:往前走了以後,孩子有辦法試著控制或調整他的激動程度嗎? 

★ 指標六:往前走了以後,孩子需要我幫忙嗎? 

你可以嘗試,但你一定要觀察你的孩子,在哪一個指標卡住,卡住的那裡就要停下來,給一些連結,給一些幫助,可以的時候給一點溫暖,覺得可以順了就繼續往下走,是這樣的。 

 

做父母並不是永遠都只能有「正向溫暖」的樣子,我們也可以有不慈愛的時候,嚴厲是在告訴孩子凡事都有邊界,往前走是在跟孩子說,孩子,我們這次不用停在這裡,往前進,跟上吧! 

可以不慈愛,但要帶著善意! 

觀察他,觀察你自己,做應對進退的決定。 

 

摘自 High媽《不溫婉又怎樣?崩潰媽媽一樣愛出暖兒子》/ 字覺文化


High媽。心理師

兩個小男孩的媽媽。從政大日文到長榮航空,從長榮航空到彰師大輔導與諮商研究所,諮商心理師執業十年,專長婚姻/伴侶治療、LGBTQ議題、情緒教育。

加拿大國際情緒取向伴侶治療中心(ICEEFT)認證治療師

 

Photo by Marina Abrosimova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