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吵起來,誰也不讓誰!「雙寶娘」譚惋瑩如何「溫和而堅定」的處理手足爭吵?

教養作家「雙寶娘」譚惋瑩,育有一對龍鳳胎,現年11歲,兄妹倆出生只差30秒而已,兩個人從小吵到大,誰也不讓誰。學幼教出身的她,對於兄妹吵架抱持正面看法,「小孩吵架其實是很正常的事,是學習人際衝突很好的機會。」

 旅居上海的教養作家「雙寶娘」譚惋瑩,育有一對龍鳳胎,現年11歲,兄妹倆出生只差30秒而已。譚惋瑩說,雙胞胎完全沒有「大的要讓小的」情況,兩人從小吵到大,放寒、暑假時朝夕相處吵不停,格外讓人崩潰,「兩人從小愛吵又愛黏在一起,很矛盾,」令她哭笑不得。

 

告訴孩子,彼此要合作才能完成任務

譚惋瑩大學念的是幼兒教育,所以她比一般父母更早明白阿德勒教養學派「溫和而堅定」的道理。但譚惋瑩不諱言,她也會有崩潰的時候,像是塞車時,還有傍晚趕著煮飯,小孩吵個不停,媽媽實在很難淡定。

因為先生工作常半夜才下班,譚惋瑩會告訴孩子,「我們是夥伴(partner),彼此要合作,」如果你們一直吵,我得停下來,就沒辦法煮飯給你們吃,只能叫外賣。「你們有任務(寫功課),媽媽也有任務,我們要各自完成自己的任務,才能一起上桌吃飯。」

譚惋瑩一邊煮飯,一邊盯孩子寫功課,她笑說:「還是得把兩個人分開來,不然他們面對面會吵架。」

譚惋瑩認為,大部份時間能做到「溫和而堅定」的爸媽就已經很完美。她不諱言,自己能量好時可以溫和而堅定,但察覺到自己能量低時,她會跟孩子坦承今天媽媽的能量「只剩一格」,「你們如果再吵下去,我等下無法好好說話、可能會失控,不然我就要離開現場。」在沒有安全顧慮時,她會去另一個房間或是下樓去走走,孩子也能夠理解。

 

手足爭吵,提早練習如何交朋友

很多爸媽都會幻想,手足相親相愛、兄友弟恭,譚惋瑩建議,爸媽調整自己的期待,「小孩吵架其實是很正常的事,手足衝突,是學習人際衝突很好的機會。」

孩子小時候表達能力不好、說不清重點,譚惋瑩很重要的一個角色是,幫孩子「翻譯」。協助他們表達哪裡不開心、描述衝突過程,以及釐清問題,但剩下的讓他們自己練習如何解決。

基本上,譚惋瑩絕不仲裁誰對、誰錯,留給孩子話柄,免得孩子說:「你每次都說我錯,你根本偏心。」她只要求兩人吵架不能動手、不能講髒話。兩個手足相處這麼久,彼此很清楚對方的底限是什麼,有時會故意激怒對方;對此,譚惋瑩會要求孩子不要亂踩別人的底限,別人會不舒服或不開心。

譚惋瑩觀察,10歲是手足爭吵的一個分水嶺。10歲以後,吵架的頻率明顯降低,而且也不會找媽媽仲裁,反而是跟媽媽說:「我們吵架,妳不要管,妳也管不了。」十分有趣。

譚惋瑩表示,兩個孩子從小在家就不斷練習如何和人協商、處理衝突。她觀察,哥哥的個性比較自我、不太會和人相處,「交朋友這件事,不是爸媽苦口婆心勸導或是刻意創造交朋友的機會,就能辦到的。」和妹妹相處過程中,哥哥有許多練習的機會,讓他中年級以後慢慢開始交到朋友。

 

追求公平,不見得什麼都要買兩份

譚惋瑩說,孩子小時候吵比較像是吵給大人看,也不是真的想吵架,只是想要吸引大人的關注,「小孩都有點小心機,」畢竟媽媽只有一個,兩個人都想要獨占媽媽。

孩子們超級在乎「公平」,但譚惋瑩不會因此刻意什麼東西都買兩份,但有時為了媽媽的寧靜,她偶爾還是會破例。

去年因為COVID-19疫情,上海的學校有很長一段時間,學生不到校、上網課,兩個孩子為了用平板的問題不停吵架,譚惋瑩和他們24小時全天在一起,「資源無法平均分配,而且不管你怎麼分配,他們都會有意見,覺得父母不公平。」最後一人買一台平板,平息手足大戰。

 

大人偏心?愛是雙向的流動與付出

譚惋瑩認為,「爸媽不管怎麼做,都很難讓孩子覺得公平,他們永遠都覺得父母偏愛另一個,這是人性。」像哥哥會跟她抱怨爸媽偏心、比較疼妹妹,但譚惋瑩告訴他:「媽媽也有人性,你不能怪我對妹妹比較貼心,因為她對我也很貼心,愛是雙向的流動與付出。」

譚惋瑩跟兒子講一齣美劇《我們的生活》裡面的故事,一對夫妻領養了一個黑人小孩Randall ,親生孩子都覺得媽媽只疼Randall不疼他們,長大後在一個喪禮上,所有人都指責媽媽,她崩潰的說:「在我最無助最需要人陪的時候,只有Randall關心我。」

譚惋瑩說有一句話是:「我給你一顆糖,你看到我給他兩顆,你就對我有看法了。但你不知道他也曾給我兩顆糖,而你什麼都沒給過我。」她想讓孩子明白,「愛是雙向的,你不能自己什麼都沒做,卻要求父母對自己無限的包容。」

在此之後,譚惋瑩發現,兒子知道要關心媽媽,也會觀察妹妹是如何和爸媽相處的?為什麼爸媽會跟妹妹講貼心的話?這些轉變,當媽的看了好生感動。

譚惋瑩表示,以前的父母會有包袱、想當偉大的爸媽,現代父母變得比較有人性,不一定非要完美,「我常常跟孩子承認自己的人性,沒什麼好丟臉的,小孩其實也可以接受。」

 

千萬不要叫大讓小或男生讓女生

妹妹從小備被全家族寵愛,譚惋瑩發現,兄妹吵架時,她相對有點霸道、不甘居於弱勢。譚惋瑩會用繪本故事教她,人和人相處有時退讓不是軟弱,而是一種體貼和愛的表現,箇中尺度要慢慢學會如何拿捏。

譚惋瑩從來不會叫大的讓小的,或是男生要讓女生。她說,很多男生尤其是老大,從小到大很多情緒可能被忽略,而累積很多委屈和壓力,長大後遇到人際衝突,也不太懂得表達情緒或是如何處理。

譚惋瑩跟女兒說:「我們是一家人,要幫助對方成為更好的人。如果媽媽都叫哥哥讓妳的話,不在乎哥哥的情緒,他以後可能也會這樣對別人。」

譚惋瑩有一個哥哥,因為分居台灣和上海關係,兩個人現在一年只能見一次,她告訴兩個孩子:「長大後你們不想看到對方,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媽媽很想念舅舅時也只能視訊,所以你們現在可以見到彼此的時間,要好好珍惜。說不定,升上高中後住校,你們就分開了。」

結果兩個孩子說,他們要努力考上同一所高中,令譚惋瑩十分欣慰:「他們吵歸吵,感情還是很好,」她笑稱:「正是感情好,才有辦法吵得起來吧!」

照片提供:雙寶娘譚惋瑩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