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看電視影片他就不會去做「其他事情」自我控制能力會比較差,功能目的在:讓父母喘口氣、做點事

目前的教養大環境中,螢幕使用時間的範圍擴大了。孩子可以用手機或平板電腦看電視節目,也可以玩遊戲和使用應用程式,以及做各種其他的事。這種螢幕使用時間和看電視一樣嗎?是否該加以限制? 我們的直覺應該建立在「時間的機會成本」這個經濟學概念上。當孩子在看電視,他就不會去做其他事情。

過去三十年來,教育性電視節目的進展非常驚人,而過去十年來,教育性數位媒體更是蓬勃發展。當年我的父母只有「芝麻街」可選,現在我當了母親,我有平板電腦遊戲、DVD、串流影音等五花八門的選項任我挑選。這一切讓我們的孩子能更早學會識字和算術。 

這些影片透過各種方式教孩子認識新的字彙或新的音樂,教育意圖顯而易見。當然,發行這套DVD 的公司也因此發了大財。 

但另一方面,有大量證據指出,讓孩子看電視(或任何一種螢幕)不利於認知發展。許多研究顯示,電視看得愈多的孩子,健康情況愈差,測驗成績也比較差。 

美國兒科學會他們建議,不要讓十八個月以下的孩子看電視或螢幕,對於大一點的孩子,每天看電視的時間不可超過一小時,而且最好有父母陪伴。此外,他們建議選擇「高品質」的節目,像是公共電視的節目,包括「芝麻街」,也包括比較沒有教育意味的節目,像是許多父母鄙視的加拿大卡通「卡由」(Caillou)。 

但有人說這些建議太保守了。的確,美國兒科學會的態度一直搖擺不定(他們最新的建議是,不要讓二十四個月以下的孩子看電視)。因此,我們只能從研究資料尋找答案。 

 

看教學影片對孩子有幫助嗎? 

發展心理學的領域一直對兒童的學習歷程很感興趣。研究者會把孩子帶進實驗室(包括嬰兒),研究他們對陌生人、新玩具、不同的語言有什麼反應。 

透過這類研究,我們可以了解嬰幼兒能否透過影片學會某些事情。不過,研究的結果大多偏向否定的答案。例如,有個研究找來十二、十五和十八個月大的寶寶,讓他們觀看真人在他們面前用玩偶做一些動作,或是讓他們看一段影片,影片裡的人用玩偶做了同樣的動作。研究者要評估,這些孩子能否在當下或二十四小時後模仿同樣的動作。 

對這三種年齡的孩子來說,若他們看的是真人做出動作,有些人能在隔天做出相同的動作。但是看影片的孩子就比較辦不到;十二個月大的孩子什麼也沒學到,大一點的孩子學到的東西,也遠比看真人示範的孩子少。 

在另一個研究中,研究者試著讓寶寶聽錄下來的非母語的語言。剛出生的嬰兒能學習任何一種語言,但是當孩子長大之後,他們只擅長他們經常聽到的語言。研究者找來以英語為母語的九到十二個月大的寶寶,讓他們聽某個人說中文,有些寶寶聽的是真人在他們面前說中文,另一些寶寶聽的是錄音。真人說中文給寶寶聽所產生的效果相當好,錄音的效果相對較差。 

這些研究結果顯示,讓孩子看例如「小小愛因斯坦」(Baby Einstein)系列DVD 是許多爸媽的最愛。內容是針對嬰幼兒設計,結合了音樂、文字、形狀和圖片。學習效果應該不好。我們可以更進一步,利用一個隨機化試驗來驗證這個假設。 

 

幼兒學會新字的速度,主要的影響是:父母有沒有讀故事書給孩子聽

在一篇2009 年的報告中,幾位研究者想要直接測試,幼兒(十二到十五個月大)能否透過DVD 學習說話。他們採用的就是「小小愛因斯坦」的系列產品─「小小華滋華斯」(Baby Wordsworth)DVD,目的是提高孩子的字彙學習能力。研究者給實驗組的父母這張DVD,要他們經常播放這張DVD 給孩子看,為期六週。對照組的孩子則沒有看這張DVD。 

每隔兩週,研究者會請這些孩子回到實驗室,評估他們是否學會說新的字彙,或是聽得懂新的字彙。在研究進行的過程中,孩子能說和理解的字數確實增加了,因為這些孩子不斷在成長。

然而,不論有沒有看DVD,兩組孩子的學習成果並沒有差別。研究者注意到,孩子使用的字彙量,以及他們學會新字的速度,最主要的影響因素是父母有沒有讀故事書給孩子聽。其他研究者進行了延伸研究,以兩歲孩子為對象,也得到類似的結果。 

「小小愛因斯坦」似乎名不副實。讓孩子看這些DVD,無法讓他成為幼兒園裡最頂尖的小孩。如果你希望用這些DVD 吸引孩子的注意,趁這段時間去沖個澡,當然沒問題,不過,不要期待孩子會因此學會新的字彙(稍後會談到這種做法的壞處)。 

 

看影片無法幫助幼兒學習,但有證據顯示,年紀大一點的孩子可以從電視節目學到東西

如果你的孩子正處於學齡前階段,而且你讓他看電視,你一定知道這是個事實。芬恩在兩歲時開始出現一個討人厭的習慣,他會模仿卡由說話(「 但是媽-咪-,我不-想-吃晚飯」)。他覺得這樣說話很好笑,但他絕對不是從我和傑西,或是他姊姊那裡學到這種說話方式。 

孩子能學會唱電影和電視節目裡的歌曲,也能記住故事角色的名字和基本情節。研究者透過試驗證實,三到五歲的孩子能夠從電視節目學習新字彙。 

同理,孩子也能透過電視吸收有益的資訊。最有力的證據,或許來自對「芝麻街」的研究,這個兒童節目在1970 年代開播,受到廣大民眾喜愛和各界人士讚賞。「芝麻街」很明顯是以學習為出發點,目的在為三到五歲的孩子做好上小學的準備。你只要看過這個節目,就可以看出這一點:節目內容聚焦於數字、字母和一般的利社會行為。 

一開始,研究者使用隨機化試驗評估「芝麻街」的影響力。在一個研究中,實驗組的家庭都接上有線電視線,讓他們的孩子能經常收看「芝麻街」。研究者發現,兩年之後,這些孩子的入學準備度(在許多方面)都提高了,包括字彙能力。 

「芝麻街」的影響似乎可以延續很久。一個比較新的研究回顧早期的「芝麻街」內容,並比較早一點收看(因為家裡的電視收訊品質較好)和晚一點收看的孩子的差異。結果發現,較早收看的孩子長大後學業表現比較好。此外,這個節目對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有比較大的正向影響,造成差異的原因可能是,這些孩子在白天從事的其他活動的差異,或是基於其他原因。 

所有的證據都指出,稍微大一點的孩子能夠從電視節目學到一點東西;這代表規劃孩子收看的電視節目很重要。

但對於非常年幼的孩子,看什麼節目影響並不大,因為他們不太能從節目中學到東西。所以你不能指望利用電視讓孩子變成天才。 

 

看電視對孩子究竟是好是壞,取決於那個「其他事情」是什麼

我必須承認:我從來不曾把電視當作學習管道。我的孩子看很多電視節目,而且大多集中在我需要做事情的時候。在週末,陪伴孩子一整天之後,我還要煮晚餐,幸好我能打發孩子去看半個小時的電視。我之所以想讓孩子看「小小愛因斯坦」,不是因為節目內容能教芬恩一些什麼,而是能長時間吸引小小孩的注意。 

如果你的目的是獲得一段安靜的私人時間,那麼你關心的問題可能不是電視能否成為學習管道,而是它對孩子有沒有害。換句話說,看電視是否對孩子的大腦有害? 

許多研究認為有害。例如,2014 年的一項研究指出,看電視時間比較長的學齡前兒童,「執行功能」會比較差,意指這些孩子的自我控制能力和專注力會比較差。另一個2001 年的研究顯示,看電視時間比較長的女孩有較高的肥胖風險。 

上述研究都聚焦於電視。但在目前的教養大環境中,螢幕使用時間的範圍擴大了。孩子可以用手機或平板電腦看電視節目,也可以玩遊戲和使用應用程式,以及做各種其他的事。這種螢幕使用時間和看電視一樣嗎?是否該加以限制? 

我們基本上對此毫無概念。我們可以找到一些相關研究,但這些研究都有重大瑕疵。例如,有一篇得到大量媒體關注的論文(稱不上是論文,只能算是摘要)指出,在六個月到兩歲之間長時間觀看手機影片的孩子,比較容易有語言發展遲緩的狀況。但這個研究和稍早提到的論文有相同的問題,甚至問題更嚴重。會讓六個月大的嬰兒長時間看手機影片的家長,還具有哪些其他特質?有沒有可能是那些特質導致孩子語言發展遲緩? 

這不表示讓孩子長時間盯著螢幕看是好事。只不過,我們對這個議題的了解真的不多。 

我們對這些問題所掌握的資料相當有限。根據既有資料,我可以說,我們知道了幾件事: 

1. 兩歲以下的孩子幾乎無法從電視學到東西。 

2. 三到五歲的孩子可以從電視學到東西,像是從「芝麻街」學習字彙和其他東西。 

3. 比較可信的證據指出,看電視不會影響測驗成績(即使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看電視)。 

這個結論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概念,但留下更多未解答的問題。平板電腦上的應用程式,好還是不好?用電視觀賞運動賽事算是看電視嗎?花多少時間看電視算太多?平板電腦上的串流影音呢?沒有廣告是好事還是壞事? 

此外,我們也因此知道,如何讓更多研究變得最有用處。許多孩子每天都要在iPad 或平板電腦上使用一下應用程式。基本上,沒有人做過這方面的研究,而我們也不太可能對這件事有很好的直覺看法。我可以認為這是好事:有許多很好的應用程式是以數學和閱讀能力為主題。我也可以認為這不是好事:孩子其實沒有學到什麼,他只是一直在螢幕上點來點去、滑來滑去。 

最後,我們的直覺應該建立在「時間的機會成本」這個經濟學概念上。當孩子在看電視,他就不會去做其他事情。

例如,許多支持這個看法的研究強調,孩子可以從「芝麻街」學到字母或字彙,但你親自教孩子字母或字彙的效果會更好,自己教是個更好的替代選項。這幾乎是百分之百正確的事,但我不認為以「自己教」代替「電視教」是個顯然的替代選項。

許多家長會利用電視為自己爭取一點空檔,用來休息放空、煮飯、洗衣服等等。然而,如果看一小時電視的替代選項是,情緒失控的父母狂罵孩子一小時,那麼看電視對孩子反而比較好。 

 

【重點回顧】 

● 兩歲以下的孩子無法從電視學到東西。 

● 三到五歲的孩子可以從電視學到東西。 

■ 要留意孩子看的是什麼電視節目。 

 

摘自  艾蜜莉.奧斯特《兒童床邊的經濟學家:父母最關鍵的教養決策》/ 天下文化


艾蜜莉.奧斯特 Emily Oster
 
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布朗大學經濟學教授,著有《好好懷孕》。曾在2007年受邀到TED演講,作品刊登於《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富比士》和《君子誌》(Esquire)。奧斯特和經濟學家傑西.夏皮洛(Jesse Shapiro)結婚,育有二子。她的雙親也是經濟學家。

 

Photo by Ketut Subiyanto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