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媽媽長期家暴的小男孩,法官問:想和誰一起住?孩子的回答,讓法官、律師都不捨

孩子的意願只是參考,我還是有最後決定權,不一定會把孩子判給你。但是,我想讓你知道,即使你這麼對他,你的孩子還是很愛你。

我的法院日常

這個媽媽長期家暴小男孩,小男孩曾經被媽媽用電線抽打,辱罵孩子也從不嘴軟。爸爸受不了,對媽媽提出保護令的聲請,法官不僅准了,甚至要求媽媽要搬家,可見案情的嚴重,現在孩子跟爸爸住一起。

這是最後一庭,其實離婚已經確定了,只是因為媽媽否認對孩子家暴,法院決定傳喚孩子,查明媽媽是否適任監護人。終於輪到孩子作證,八歲的孩子,怯生生的坐上證人席,法官請爸媽出去,自己坐到了孩子旁邊,開始詢問孩子問題。

「媽媽有因為生氣而打過你嗎?」
「常常,而且會用電線抽我,一邊抽我,一邊罵我。」孩子毫不猶豫的說。

「媽媽會罵你什麼?」
「忘記了,呵呵。」小孩天真的笑開。

「媽媽跟爸爸常常吵架嗎?」
「媽媽會打爸爸,會拿東西摔爸爸,爸爸會躲,不然就是抓住媽媽的手,要她不要摔東西或是打他了。」

「所以爸爸不會打媽媽嗎?」
「不會,都是媽媽打爸爸。」

法官像是確認了某些事實一樣,深呼吸了一口氣,準備回到法官的座位上。但是似乎又想起來,有問題沒問,於是追問了一個,大家都覺得不會有問題的問題。
「如果爸爸跟媽媽不住在一起,你會想跟爸爸住還是媽媽住?」

孩子想了一下,「媽媽。」


聽到這個答案,空氣似乎頓時凝結,書記官停止打字,法官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連忙請書記官把訪視報告遞過來,他翻了翻社工確認孩子的意願調查結果:
「案主雖有忠誠議題,但仍表示不願意離開現在的住所。」
法官再跟他確認一次:「你剛剛說,你想?」
「我想跟媽媽住,我確定。」
「可是這跟你之前說的不一樣,為什麼?」

小男孩連想都沒想就說,「因為爸爸有我妹妹陪,媽媽已經不能住在家裡了,她以後會一個人很無聊,所以我想去陪她,讓妹妹陪爸爸。」
「你不怕媽媽繼續打你跟罵你嗎?」
「我躲起來就好了,她生氣完就沒事了。」

法官這時真正的嘆氣了,他坐回位置上,想了幾分鐘,然後請爸媽進來。

「孩子的媽媽,這是孩子剛剛親口說的話,我希望你可以看看筆錄。孩子的意願只是參考,我還是有最後決定權,不一定會把孩子判給你。但是,我想讓你知道,即使你這麼對他,你的孩子還是很愛你。

媽媽要離開法庭前,緊緊的抱住孩子,一邊哭著跟他說,謝謝你。孩子則是一直跟媽媽說,我會陪你的,你不要哭。


而這些眼淚,其實是我的日常。
 

本文轉載自呂秋遠律師粉書專頁,原標題:《我的法院日常》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