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孩子沒變好,是大人沒改觀。每個孩子都需要被肯定,大人要幫助他們提升自我價值

高關懷的孩子很需要他人關心。他們通常不太會控管情緒、表達想法,而且缺乏自信。或許適合他們的課程根本不是在教室裡,得想辦法創造舞臺和機會給他們,幫他們找回成就感。要玩就玩真的,與其設計活動,不如面對真實情境,教他們的不一定要是老師。學科學不好,那就學習如何關心他人、服務他人,或許能提升他們自我價值。

文 / 吳俊叡

教室待不住,就帶去教室外面學

我看過一則網路笑話。某日,小駱駝問媽媽,為什麼自己有長睫毛、厚厚的蹄和皮膚和又重又醜的駝峰。駱駝媽媽說「風沙來的時候,睫毛可以抵擋風沙、看清楚方向,厚蹄在沙漠中方便行走,厚皮則讓我們不會晒傷,駝峰可以儲水,超好用。」小駱駝好像想到什麼似的問「那我們為什麼住在動物園。」駱駝媽媽只說「問這麼多幹嘛。」

在我看來,有些學生就像是這頭小駱駝,被關在學校裡,拚命地要他們學習知識,當他們問「為什麼要學這個」時,只會得到「長大你就知道!」的答案。疑問沒有獲得解答,學習過程又充滿挫折,乾脆就不學了。不想進教室、問題行為出現,變成所謂的「高關懷學生」。面對他們,用蠻力抓回水泥教室、逼他們學習,他們肯定坐不住,無處發揮的旺盛精力就會用來做亂與反抗。

高關懷的孩子很需要他人關心。他們通常不太會控管情緒、表達想法,而且缺乏自信。或許適合他們的課程根本不是在教室裡,得想辦法創造舞臺和機會給他們,幫他們找回成就感。要玩就玩真的,與其設計活動,不如面對真實情境,教他們的不一定要是老師。學科學不好,那就學習如何關心他人、服務他人,或許能提升他們自我價值。於是,我歸納了幾個想法:

秉持著這樣的理念,我們與弘道老人基金會合作。我和輔導老師直接帶著高關懷學生去人潮聚集的大賣場進行服務學習,屁孩的主要任務是陪獨居的阿公阿嬤逛賣場、採買日用品。看到身軀羸弱、頭髮斑白的長輩,對比白目、不知天高地厚的8 + 9 屁孩,我有點擔心,本來只是行動不便,被這些整天抽菸、打架的孩子服務完,會不會直接不能行動,那真的罪孽深重。只好不斷地行前教育「阿公阿嬤年紀大、有重聽,跟他們講話要大聲,記得要有耐心!」……

「我爺爺都我在顧,大小便也我在處理,這個我很厲害啦!」「我常跟阿嬤去買東西,知道怎麼辦,主任你走開,交給專業的來!」唉,就是這個調調,讓我更擔心。我等著看他們到底會怎麼做,請老天爺保佑,不要出差錯就好。

 

問題學生變志工服務的資優生

隨行的幾位老師跟我一樣放心不下,只好假逛街之名,行監督之實,在賣場裡巡來巡去。沒想到,幾個孩子把長輩顧得服服貼貼、有說有笑,經過我們面前還會抬起下巴、挑一下眉毛,彷彿在說「看吧,就說我OK 的!」有時,還有長輩稱讚加持,他們更驕傲了,我是在心裡暗爽(覺得他們沒讓我失望)。

活動最後,大家一起在賣場門口大合照。有位行動不便的阿嬤,牽著剛剛陪他的女同學的手,從購物袋裡拿出一顆蘋果,放到他的手上,說「袂曉讀冊無要緊啦,但千萬不要學壞。你每天要去學校讀冊喔,阿嬤要去參加你的畢業典禮!」

女同學一口答應阿嬤,說自己不會再逃學了。聽到這真是感慨萬千,平常怎麼念都沒用,看來我應該要準備幾顆蘋果才對。

這些被正常體制視為壞學生的孩子,根本就是志工服務界的資優生,那些成績名列前茅的學生,能做到這樣的程度嗎,連我都很難做到吧。基金會社工也一直稱讚,他們完全想像不到這一群是平常會跟老師對嗆,會打架、逃學的孩子。我都有點錯亂,怎麼平日的小魔鬼,突變成天使了,太不科學了。當然,孩子自己也很開心,畢竟被稱讚成這樣子,他們的嘴巴笑到都闔不起來了。在他們的生活裡,大概鮮少有機會得到肯定。

校園裡,上臺領獎的很容易常常是同一群人,他們絕對很努力,很值得被肯定,通常功課都很好。局限在學科能力的獎項,讓很多孩子沒有機會上臺領獎,即使有值得被獎勵的表現,卻只能被抹去這些亮點。曾經擔任臺北市文化局長,也是音樂圈教父級人物的倪重華就證明了—多元價值展現,比起單一學科更重要。他在母校六十週年校慶時,被找回去領傑出校友獎,分享得獎感言時他笑說「這是我人生第一個獎。以前我讀國小都考倒數五名,現在竟然可以回學校領傑出校友!」因為自己是這樣走過來的。他這樣講除了要對那些不會讀書的同學喊話,更提醒體制內的教育者,若能更早發掘不同特質,並正向鼓勵與協助,這個獎或許就不用等幾十年了。

 

不是孩子沒變好,是大人沒改觀

我好像比大多數師長更可以接受高關懷學生,事實上,我只是站在我的角度看他們,並沒有真正進到他們的世界。陪伴長輩的過程,真的是重重敲了我一下,原來把他們帶到不同的環境裡,他們就會呈現出不同於刻板印象的樣貌。大人太習慣貼標籤了,久而久之,這些孩子就會呈現我們認定的樣子,或許是他們故意壞給我們看,也或許是他們變好,大人卻不願意改觀。

很多事,是師長平常看不到的,在看待他們抽菸打架等問題行為時,也應該打開另外一個視窗,看看他們這良善的一面。如果校園能創造機會,讓孩子呈現自己的特質,對立的師生關係應該會發生變化。高關懷孩子和一般孩子一樣,都需要自信。基金會社工很用心,幫每一位學生準備感謝狀,我決定在全校面前表揚他們。

本來,我想照慣例利用升旗時頒獎,讓他們的好行為繼續被增強,讓全校師生都看到他們好的一面。但為了延伸影響的層面,決定請家長來為孩子頒獎。過去,這些孩子的家長接到電話,通常都是孩子出狀況,幾次下來家長愈來愈冷漠,老師也不想打電話。但這次我們有義務讓家長知道孩子的好。我擬好通話草稿給生教組長後,就先回家了。

當晚八點多,突然接到生教組長的電話,聲音有點哽咽「主任,謝謝你叫我打這些電話。家長電話接起來,態度和往常差不多冷漠,他們以為孩子又做錯事。但聽到邀請他們來頒獎的來龍去脈後,他們都不斷地感謝學校的用心,還有家長要特地請假,專程要來學校給孩子一個驚喜。我本來以為他們都放牛吃草,原來他們也很在乎自己的孩子。」

講完這通電話,我也感動到眼眶溼溼的。因為職務關係,生教組長必須嚴格管理,所以和家長、學生相處起來,關係也會比較緊張。藉由這次的互動,多一點正能量的傳遞,修補一下校方和家長的關係。

隔天的頒獎現場,可以感受到孩子很不自在,可能因為他們沒有上臺領過獎,特別是看到家長的那一刻,他們完全出乎意料,就像說好的那樣,眼光全都投向我,彷彿在抗議「幹嘛找我家人來啦!」

我聳聳肩,兩手一攤,用奸笑回應他們。我是用笑來強忍激動的情緒,以後當他們也有了下一代,至少可以驕傲地跟孩子說「我讀書的時候也拿過服務獎喔!」臺上幾個家長有點害羞卻掩飾不住開心,他們正為自己的孩子感到驕傲。

 

摘自  吳俊叡《孩子,不該只有一個樣子:體制內教育、框架外學習,看見每一個需要,擴大無限可能》/新手父母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