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自己就要擺脫習慣性自責:想休息的時候,就放下所有的不配得和愧疚,允許自己徹底地休息

我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把自己逼得很緊,每次休息如果連續超過兩天,就會感到不安,甚至會有罪惡感,即使還在休息,還靠在沙發上看劇,那種隱隱的不安和愧疚就會蔓延出來,似乎這樣休息對不起誰,對不起孩子,對不起家人,也對不起自己。

文│周梵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工作狂,我發現我每次休息如果連續超過兩天,就會感到不安,出現惶恐甚至罪惡感,即使我還在休息,還靠在沙發上看美劇,但是心裡那種踏實享受休息的感覺已經消失了。那種隱隱的不安和愧疚會蔓延出來,似乎這樣休息對不起誰,也不知道對不起誰,又好像誰都對不起,對不起團隊,對不起家人,對不起自己,對不起父老鄉親⋯⋯

所以我總把工作排得很滿,從來都不在意身體發出的警報,直到有一天,剛剛結束一個兩天的課程,我就莫名其妙地嘔吐,那一天從早到晚吐了五六次,當時家人和我自己都嚇壞了。因為我的父親和我外公都是患胃癌去世的(順便說一下,我父親就是一個公認的好人,最後把所有的情緒都壓抑到自己身體裡鬱積成病的),所以我們都有點擔心會不會和這個有關。

到了下午去醫院檢查,還好,胃部沒有任何問題,毛病出在頸椎上,我才知道我有頸椎問題,因為頸椎變形壓迫到神經引發嘔吐。當時醫生嚴肅地看著我說,你年紀輕輕怎麼頸椎問題這麼嚴重,馬上回去好好休息,記住平躺,平躺,哪裡也不要去!

於是我回家休息,在床上躺了幾天,我從沒那麼坦然地躺在那裡什麼也不做只是休息,而且還理直氣壯地指使家人把我想要的吃的喝的拿到床邊,那真是享受啊,毫無愧疚和負擔,因為我是「遵從醫囑」啊。那幾天真是我有史以來休息得最心無掛礙、最過癮、最滿足的一次。

後來我覺察這個過程,為什麼我只能借生病的機會才允許自己可以徹底休息,為什麼我不允許自己在健康的正常狀態下也可以好好休息。我才意識到那是我內心深處的一個人格陰影,我認為這就是「懶」,這是不可以的。我從小到大,即使是已經出社會開始工作,如果睡懶覺,就算是週末,我媽媽也會在旁邊碎念:「你怎麼這麼懶啊」、「年紀輕輕的就只會睡覺」、「你這樣以後有什麼出息」⋯⋯

即使後來我已經結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和父母分開住了,但這個聲音已經內化了,就算只有我一個人,這個聲音也會在頭腦中響起,自我批判。

頸椎出問題之後,我意識到,其實這次疾病完全是我的潛意識自己創造出來的,就是為了能讓我體驗這種完全放鬆休息的渴望。同時我也意識到,這事實上是十分危險的,如果我一直都抗拒這種渴望,並不斷地壓抑和忽視它,那麼未來可能我的潛意識會創造出更大的疾病讓自己「休息」。

所以在那一刻,我就做了一個決定:以後當我真正想休息的時候,就要放下所有的不配得和愧疚不安的感覺,允許自己心無掛礙地徹底地休息。

然而有意思的是,當我做到可以徹底享受休息時,由於休息的品質更高,我真正需要的休息時間反倒變得更少,而且重新進入工作狀態時,效率也更高。因為徹底自我滿足了,所以不會在工作時想著休息,而更容易享受工作本身,也更容易拿到成果。

 

摘自 周梵《弄丟自己的你,過得有點辛苦吧》/ 時報出版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