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自責,適時獨處會讓我們成為更好的媽媽

獨處的時間對「經營關係」,也會有正面的影響。可以與自己獨處的人,在關係中不會過於依賴他人,所以能與周圍的人展開健康的交往。因為他們懂得適當維持關係中的距離,不會為對方帶來負擔。

文│韓星姬

能跟自己獨處,才能和別人一起快樂

齋藤孝的《孤獨的力量》一書中,把對自己抱持期待的力量稱為「自期力」。我對這本書印象最深刻的章節,是自期力很高的人對彼此不會產生尷尬感,比總是一股腦兒聚在一起的團體更加健康。

一群人聚在一起,帶有聊天室性質的相聚,與其說有建設性的目標,不如說更接近希望「看起來不寂寞」而已。根據齋藤孝的論點,他認為這種類型的聚會,是藉由互相安撫彼此「我們這樣還不錯啊」所維持的,只不過是種自我安慰而已。當然,透過這種聚會打破沉默,紓解壓力是件不錯的事。但是若為了維持這個聚會的「我們」,而讓「我」窒息的話,就有必要再好好考慮一下。

那麼,為什麼懂得獨處的人們相聚在一起,就不會感覺怪怪的呢?這是因為獨處的時間有帶來正面力量的關係。可以獨處的能力,指的就是不會感到孤獨或畏縮,能夠真正享受獨自一人的能力。這需要心中已經安穩地有一個愛著自己、支持自己的內在,才有可能做到。

從這層意義上來看,唯有懂得如何欣然面對自我的人,才能夠跟他人維持安定的關係。因為只有不會想要佔有對方、不過於執著,才能夠一起分享與相愛。

 

該如何享有獨處的時間呢?

然而,要徹底享有「一個人的時間」並不是件簡單的事。這也是得經過無數的嘗試與失敗之後,才能學會的事。

首先,與其訂下目標要「培養獨處能力」,應該先關注能讓這個目標順利實現的「環境條件」。為了實現獨處的時間,先在各個地方放置能讓自己想要一個人待著的「有效裝置」比較好。比方說分出與外界阻隔,專屬自己的有趣時間。

各位一定都有好不容易洗了車,或買了新衣服的時候,就會突然很想出門、跟親朋好友聯絡的經驗。其實乾淨的車和新衣服,就是能幫助達成「跟人見面」目標的「有效裝置」。

要擁有獨處時間的第二個方法,是訂出具體的活動,並且反覆進行。這方法連個性比較小心的人也能盡情發揮,即使到目前為止的人生都對挑戰比較消極,只要試過一次,就會覺得「值得一試」,信心也隨之增加。這樣的經驗可以讓下一次行動以順利進行。所以,當你在尋覓獨處時間的活動時,希望各位可以倚靠過程中必定會經歷的「反覆的力量」。

培養獨處能力的第三個方法,是要了解獨自度過的時間,能讓人生的氣度提升多少。我們常常傾向把獨處的時間跟孤獨或寂寞連在一起,用負面的角度去看待。

如果說獨處的痛苦是寂寞,那麼獨處的快樂也許就是孤獨。一個人的時間裡會感到寂寞,那是因為體會到沒有對方的存在;另一方面,孤獨則是可以體會專注在自己身上的時間。

沒有辦法獨處的人,即使身旁有別人也一樣寂寞;能享受孤獨時光的人,就算身旁無人也不會寂寞。因為他們可以審視內在,徹底地投入打造真正的「自我」這件事。

獨處的時光是一種對人生的投資

講到一個人的時間,很多人容易聯想到靜態、跟生產力無關的「業餘活動」,但其實並非如此,正好相反。

據說獨處的時間究竟做了些什麼,可以決定一個人的未來。實際上,所有偉大的思想或作品,都可說是孤獨的產物。身在孤獨的正中央,讓他們得以培養自己的創造性想像力。從這個角度來看,獨處的時光便是一種對自我內在的投資。

但不是說一個人待著,就真正度過了屬於一個人的時間。我們雖然渴望擁有獨處的時間,卻不知道該如何真正地享有它。所以在那段時間裡,比起面對自我,反而更忙著做些其他的什麼。

獨處的時間對「經營關係」,也會有正面的影響。可以與自己獨處的人,在關係中不會過於依賴他人,所以能與周圍的人展開健康的交往。因為他們懂得適當維持關係中的距離,不會為對方帶來負擔。

可以獨處的人是真正能與自我產生連結的人,而唯獨這樣的人,才不會毀滅他人或讓人感到窒息,也才能維持健康的關係。從這點看來,去接受自己獨自一人的事實,並不表示排除與他人交往,反而能使親密的關係更加緊密。

強調獨處的時間,並不表示否認和他人共處的時間,而是說過去透過分工合作展現成果,度過了以關係為重的人生,現在則要漸漸開始把「獨處的時間」也放進人生重要位置的意思。

如果你現在的年紀在四十歲上下,那麼要不要試著把「一起的時間」慢慢換成「一個人的時間」呢?首先要能夠跟自己「好好」獨處,才能夠懂得如何與人相處,期許你能謹記在心。

 

替人生加入樂觀的方法

用相機拍照的時候,變焦的「Zoom」功能很方便。想拍近照,可以拉近(Zoom In)只拍臉,想把遠處的景色都照進來的話,只要拉遠(Zoom Out)就可以了。這個功能可以放大我們的視野,同樣地也能縮小,是個很棒的功能。

最近不管到世界上哪個地方,都可以透過Google 地圖確認位置。只要用兩根手指頭在智慧型手機螢幕上操作,不管是很遠的地方還是很近的地點,都可以詳細觀看。

而曾經在飛機起飛時坐在窗邊朝下看過的人,大概會有以下的經驗。隨著高度越來越高,車子看起來越來越小,接著很快地連道路都消失了。自己住過的容身之地,就這樣瞬間變成一個小點了。

每天重複著相同生活的我們,總是連處理眼前的事情都快忙不過來。每天都得處理的事務、自己不經手的話,就無法有進度的各種業務;必須天天注意的人際關係和家族關係。這些事情忙著忙著,一天不知不覺就過了。然後不知不覺一個禮拜過了、再來不知不覺一年也瞬間到了尾聲,忙得昏頭轉向。只顧著看樹,沒有餘力欣賞整片森林的人生。

望遠鏡和顯微鏡對現代人而言早已是很熟悉的道具,但在十七世紀,望遠鏡和顯微鏡被發明的時候,那可是一件劃時代的大事。因為它們讓人們看見了就當時而言完全超乎想像的新世界。

不久之前,我偶然看了一部叫做《10的次方》(Powers of Ten)的紀錄短片。畫面從一對年輕男女在某個秋天下午,在芝加哥的湖畔野餐的場景開始。每十秒就會拉高十倍的高度,很快就延伸到廣闊的宇宙,眼睛才眨了幾下,兩個年輕人就從眼前消失了。然後再次回到地球,出現了一開始的畫面。

這次反過來每十秒就拉近十倍,從男生的手部肌膚進入身體,然後畫面不停經過活動的細胞,讓觀眾看見不停活動的原子運動的世界。

雖然是一場由二十世紀科學帶領的想像中的世界旅行,不過這部影片瞬間撼動了我的思考模式。在宏觀的世界和微觀的世界中,我們人類的位置在哪裡呢?

 

偶爾也得遠觀一下自己的人生

不要只從近的地方看待自己的人生,偶爾也試著從遠處眺望一下怎麼樣呢?我雖然不太運動,但偶爾也會看一下世界盃足球賽和UFC之類的格鬥比賽。

對背負著龐大壓力,連情感都被壓抑住的現代人而言,至少能代為紓解一點攻擊性的管道,就是運動了。運動的世界就像動物的世界一樣,沒有語言,一切用行動來說明。不存在欺騙和狡詐,只單純靠身體進行的競賽,似乎很有魅力。

看足球比賽,會發現每個選手都拚命地用盡全力奔跑,簡直就像此時此刻身在戰場一樣,觀賽的觀眾也會產生極度投入的感覺。然而使盡全力為比賽拚死拚活,比賽結束之後,贏家和輸家會互相握手致意,然後離開足球場。他們要再次回到現實之中,為下一場比賽作準備。簡直就跟相機拉遠拉近的功能一樣,等比賽一結束,投入的時間過去之後,又再次拉遠回到現實中。

其實我們都正投身於足球場般的世界,拚命爭鬥著。現代人總是一味看著前方,只被眼前的情況蒙蔽。不過就像可以放下足球比賽中一瞬間發生的狀況,重新回到現實世界裡一樣,我們也必須在某些時刻嘗試Zoom Out。

雖然我們無時無刻都在名為人生的舞台上賣力演出,但仍需要Zoom Out 的功能,才能看出其實每個時刻只佔整體人生中的一小部份。

 

當憂鬱和挫折的病毒侵門踏戶之時

人們總是一味看著前方拚命奔跑,之後在某一天,才突然發現並沒有實現自己原本想達到的。

雖然人們必須像這樣在成長被踩了煞車之後,才會開始回顧過去的日子,但如此一來只會湧上什麼都沒有實現的悔恨與挫折,還有對未來的恐懼而已。嚴重的話,還可能會失去自信,陷入失意之中。

這個時候,如果試著移開視線,站在人生的最後一刻俯瞰自己現在的生活,會怎麼樣呢?假如可以把汲汲營營只在意眼前的視線拉遠一點,觀察人生的全局,會不會就能更有智慧地、更寬容地度過現在呢?如果可以站在誰都無法避免的死亡之前,觀望現在的這個瞬間,一定可以重新認識這趟人生。

坐火車旅行的時候,從順向座位朝外看,和從逆向座位看的景色截然不同。順向的話,眼前的風景會一一消失,沒有辦法好好欣賞,但逆向的時候,景色會不斷展開,能享受更寬闊的視角。

拉丁文的「Momento Mori」,意思是「記住我們有一天會死」。我們每一個人如果都記得自己會在某天死去這件事,人生的意義便會開始變得截然不同。其實觀察人類從出生到死亡的人生,跟早上起床,晚上進入夢鄉的日常沒有太大的不同。

我們每個人,都是某一天必須離開去某個地方的人。只要對這個事實抱有自覺,就能用更寬廣的視角去看待他人和這個世界。有一句話說「近距離的人生看起來很不幸,從遠處眺望卻很美麗」。近距離看可能以為很不一樣,但看整體的時候,卻都是一樣的。

如果現在憂鬱和挫折的病毒正在侵襲你,希望你可以試著站在人生最後的角度,好好觀望現在的「此刻」。改變視角,試著把焦點拉遠一點,就會明白無論是過得好的、過得不好的,人們身上所背負的生命重量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當你忘記自己的珍貴價值,被困在眼前的世俗基準中的時候,如果可以把自己的視線拉遠,用跨越時空的角度看待人生,你就能用更加樂觀的態度面對現在的人生,也能更深刻地領悟現在的你和你身邊的人,究竟有多麼珍貴。

天主教鮑思高青少年教育內容中有這麼一句話:「人人都期盼擁有的樂觀人生,並非天生就能擁有,而必須經過教育和訓練才能學到。而喜悅,則是透過樂觀主義湧現的生命原動力。」

可以獨處的人是真正能與自我產生連結的人,而唯獨這樣的人,才不會毀滅他人或讓人感到窒息,也才能維持健康的關係。

摘自 韓星姬 《擁抱年齡焦慮:不安,其實是推動自己成長的力量 》/采實文化 

 

※更多您可能感興趣的相關文章...

即便有了小孩,夫妻仍要有獨處時間

長大後的獨處能力,源自小時候和母親的相處
 

Photo:Jarek Ceborski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