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沒有什麼大絕招可以讓孩子停止在地上打滾、鬧脾氣!教養重點在於如何回應孩子當下的不良行為,並避免再度發生

當孩子學到,不當行為會使他們失去某些權利,或是錯過某些好玩的事,他們會因此成為更好的大人。

鬧脾氣指的是幼兒情緒嚴重失控的情況。幼兒也會用其他方式發洩情緒。他們的做法幾乎像個科學家:對各種可能性進行測試。如果我把吃了一半的花菜梗丟向媽媽,並且說,「我不喜歡吃這個!」會怎麼樣?如果我用書打姊姊的頭,她會不會打回來?大人會來制止我嗎? 

孩子各式各樣的測試可能把大人搞得人仰馬翻、暈頭轉向,有個還算好的消息是,確實有經過驗證的管教方法可以參考。我之所以說「還算好」,是因為,把孩子的心智年齡從兩歲突然變成七歲。教養方法的重點在於如何回應孩子的不良行為,並且避免再度發生。 

 

不過,在討論研究證據之前,可以後退一步思考,我們管教孩子的初衷是什麼?想達成什麼目標?

我想,所有教養決定都是為了相同的目的:培養一個快樂、和善、有生產力的人。

孩子拒絕整理他弄亂的東西,我約束那個行為,並不是因為我希望他幫我整理東西。事實上,我自己整理還比較快。我的目的是試著教他成為負責的人,為自己捅的婁子善後,包括現在的樂高積木,以及他未來惹上的麻煩。 

這是法國的教養觀念所支持的「管教即教育」的理念(謝謝你,《為什麼法國媽媽可以優雅喝咖啡,孩子不哭鬧?》)。管教和處罰是兩回事。是的,管教涵蓋了處罰的部分,但那是為了教出更好的人,不是為了處罰而處罰。 

在這樣的概念架構下,我們開始來看資料。現在有一些經過驗證的教養方法,包括1-2-3 魔法術(1-2-3 Magic)、令人驚嘆的歲月(the Incredible Years)、正向管教課程(Triple P–Positive Parenting Program)等等。許多學校(包括學生有嚴重行為問題的學校)採用類似課程,叫作「正向行為介入與支持」(Positive Behavior Interventions and Supports),採用了和上述方法類似的目標和結構。 

概括的說,這些方法都強調幾個關鍵元素。 

 

認清「孩子不是成人」這個事實

這代表你通常無法透過溝通改善孩子的行為。當你家的四歲孩子在博物館裡脫掉上衣,如果你跟他講道理,告訴他在公共場所要穿衣服才有禮貌,他根本不會理你。另一方面(這一點更重要),你不應該期待孩子對大人講的道理有反應。若是你先生在博物館脫掉上衣,而他在你向他解釋為何不可以這樣做之後依然故我,你或許會暴跳如雷。但孩子只有四歲,他不是成人,所以你不該太過生氣。 

所有教養方法都強調不要動怒。不要對孩子大吼大叫,不要將情況擴大解讀,而且絕對不可以打小孩。父母克制自己的怒氣是教養手段中最重要的一環。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這需要練習。大多數父母都不希望生孩子的氣,但我們常發現自己在不同情況下大發雷霆。約束幼兒的重點其實是父母的自我約束。做個深呼吸。停頓一下。我曾經對我的孩子說,「我現在實在太生氣了,所以我要去浴室裡冷靜一下。」(我家只有浴室的門可以上鎖。)然後把自己關在浴室裡,直到我認為我不但可以處理孩子的狀況,也可以控制情緒,才會走出浴室。 

「孩子不是成人」的看法有個延伸觀念:不要花太多時間去猜想孩子為何鬧脾氣。你會很想找出問題的癥結,很想讓孩子精確說出他到底想要什麼。然而,即使孩子已經會說話,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因為連他自己也可能不知道答案。各種原因都可能導致孩子鬧脾氣。你的目標是約束鬧脾氣這個行為。如果孩子認為鬧脾氣不是個好方法,他們就會找其他門路,以更有效的方式表達他們的問題。 

第二,這些方法都強調要建立一套清楚的獎懲制度,而且每次都要貫徹執行。例如,1-2-3 魔法術採用數到三的方式來處理孩子的不當行為。若父母數到三,孩子還是沒有停止不被允許的行為,就要執行明確定義的後果(隔離〔time-out〕、取消權利等等)。 

最後一點是強調一致性。不論採用哪種管教方法,每當孩子出現不被允許的行為,父母一定要加以管教。如果數到三的後果是隔離,那麼你每次都要進行隔離,即使你們當時正在賣場(你可以在賣場找一個角落來執行隔離,或是隨身攜帶一個「隔離墊」)。 

 

此外,如果你對孩子說了「不行」,就要貫徹到底

如果孩子吵著要吃甜點,而你說「不行」,你就不能因為孩子一直哀求哭鬧,就改變決定。原則上,這個主張是有道理的。如果你因為孩子不斷哀求就棄守防線,他從這個經驗學到的是什麼?哀求哭鬧有時候是有用的。我以後可以再試試看!同樣的道理,不要拿你做不到的事來警告孩子。 

舉例來說,如果孩子搭飛機時不斷踢前座的椅背,此時對孩子說,「如果你再踢一次,我就把你留在飛機上。」不是個好的警告方式。為什麼?因為你不可能把孩子留在飛機上。若孩子繼續踢前方椅背來測試你說的話,結果發現他最後沒有被留在飛機上,他會記住這次經驗,做為將來的參考。還有一個常見的例子,全家開車出遊時,父母有時會警告孩子,「你們如果再打打鬧鬧,我們就掉頭回家!」你可以這樣說,但你也要做好掉頭回家的心理準備。 

這只是一些大原則。就和睡眠訓練一樣,執行細節會因為你採取的方法而略有差異。如果你希望採用這種管教方式,最好選定某種方法並貫徹到底。每種方法各有優缺點,但基於一致性,你必須和經常會接觸孩子的所有大人達成共識,而不要每個大人採取類似但不完全一致的方法。 

這些管教方法可以從孩子兩歲時開始使用,一直沿用到孩子比較大的時候。育兒書對於隔離的做法有一些明確建議,像是年紀較小的孩子隔離時間要短一點,以及要等孩子鬧的脾氣平息之後,再採取隔離手段。他們也列出一些對較年幼的孩子相當有效的重要原則,例如,不要讓孩子利用鬧脾氣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採取打屁股或其他形式的輕微體罰,來管教不當行為,有用嗎?

雖然打屁股已經愈來愈不流行,但仍有不少美國家庭(估計至少一半的家庭)採取這個方式或其他形式的輕微體罰,來管教不當行為。也有部分學校仍採用體罰來管教學生。 

不論是我的著作或是我本身的教養經驗,我總是盡力以證據為依歸,追隨資料的引導。但對於打屁股的議題,我要先聲明我的立場:我不認同打屁股。而且我讀過的資料也沒有任何證據指出打屁股是正確的選擇。研究資料給我的印象是,打屁股不是個好主意。但我想要說清楚,我的立場從一開始就不是中立的。 

對於打屁股的研究大多聚焦於對行為和學業成績的影響:打屁股會不會導致孩子將來有更多行為問題?會不會導致孩子的學業成績變差? 

研究者指出,打屁股確實會造成長遠的負面影響,尤其會導致行為問題。一歲時打屁股會提高三歲時的行為問題,三歲時打屁股會提高五歲時的行為問題。即使控制了三歲的行為問題這個因素,三歲時打屁股與五歲時的行為問題之間的關聯仍然成立。 

其他研究嘗試比對打屁股和不打屁股的家庭之間的某些特點(收入、教育程度),這些研究同樣發現,打屁股會導致更嚴重的行為問題。文獻回顧也發現少量的負面影響。 有些文獻甚至指出,打屁股和很久以後的問題(酒精濫用、輕生)有關,不過這個說法不太有說服力,因為打屁股和不打屁股的家庭有其他方面的差異。 

同樣的,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打屁股有助於改善行為。其他形式的體罰也指向同樣結果:有證據顯示出負面影響,沒有證據顯示出正面影響。 

教養孩子的過程可能令人倍感挫折。有時確實需要處罰孩子,但處罰應該只是管教的一環,目標在於教導他們成為有生產力的大人。

當孩子學到,不當行為會使他們失去某些權利,或是錯過某些好玩的事,他們會因此成為更好的大人。

孩子不需要學習的是,如果他做出不當行為,就會被比自己更強壯的人打。 

 

【重點回顧】

有多種管教方法被證實可以改善孩子的行為,這些方法強調父母的獎懲要有一致性,以及父母要避免動怒。 

例如1-2-3 魔法術和令人驚嘆的歲月。 

沒有證據證明打屁股可以改善孩子的行為,反而有證據證實打屁股與童年時期(甚至是成年時期)的行為問題有關聯。 

 

摘自  艾蜜莉.奧斯特《兒童床邊的經濟學家:父母最關鍵的教養決策》/ 天下文化

 

Photo by Gustavo Fring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