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手機前,家長必做的2個「功課」!思考為何而給、討論手機使用的約定

醫界和兒童心理相關學界的共識是,學齡前尤其是3歲以前,儘量不要讓孩子接觸3C,能不給就不給。許多家長都知道這個觀念,但有時還是忍不住給孩子平板或手機,臨床心理師駱郁芬不會太苛責家長為什麼給小孩3C,有時難免需要3C讓孩子安靜一會,但重點是,爸媽一定要有意識地知道自己提供3C給孩子的原因、時間限制。「我為什麼要給(3C)?在什麼樣的條件之下給?給多少?」例如:寫完功課、上完該上的課或做完家事後,可以看平板半個小時。而不是「無意識」的給,只因為大人在忙,就丟3C給小孩,換取片刻的安寧。

手機和網路改變了世界的發展,也為親子教養帶來許多的衝突和挑戰。米露谷心理治療所所長、臨床心理師駱郁芬的研究專長為,兒童、青少年的情緒和親職教養;她觀察,從臨床上來看,學齡階段(6至18歲)因為手機使用問題,包括直接或伴隨的問題(如親子溝通、情緒處理、拒學等)而求診的個案,大約有7、8成,比例不低。

 

三個觀察指標,留心孩子是否過度沉迷

很多父母覺得孩子整天黏在手機前,到底孩子出現哪些行為徵兆時,家長必須格外留意呢?駱郁芬提出三個觀察指標:

1.是否可以自我控制、放下手機

駱郁芬認為,重點不是手機用多久時間?而是能否自我控制、放下手機。「單看使用時間,不是好的標準,」像學設計、資訊管理或資訊工程的學生,整天幾乎都掛在螢幕前。但如果孩子無法自我控制、停下來,就是一個警訊。

如果孩子需要大人提醒才能放下手機呢?「因為他正在做喜歡的事,需要提醒很合理,就像大人追劇時,很容易一集接著一集,」駱郁芬說,但如果需要外力「強硬」的介入,像是斷電源或搶走手機,就要特別注意。

2.是否影響生活?

「手機是否影響了孩子的生活?角色所應有的功能?」像是作業沒辦法寫、無法起床上學、整天只想偷帶手機去學校或是半夜偷玩,這些就是警訊。

3.耐受度(tolerance,愈玩愈久才能滿足)

一般來說,滑手機抒壓,半小時很正常,但如果愈用愈久,這也是一個警訊。

 

給孩子3C,切忌無意識的給、打發孩子

駱郁芬表示,目前醫界和兒童心理相關學界的共識是,學齡前尤其是3歲以前,儘量不要讓孩子接觸3C,能不給就不給。6歲以前,最好是家長「有意識」的給,定量的給予、挑選過的內容,如每天一集卡通或一個單元。

駱郁芬提醒,給孩子3C商品,一定要很有意識,知道自己提供給孩子的原因、時間限制。在這個時代,大人已經不能再用禁止的方式,而是要覺察「我為什麼要給(3C)?在什麼樣的條件之下給?給多少?」例如:寫完功課、上完該上的課或做完家事後,可以看平板半個小時。而不是「無意識」的給,只因為大人在忙,就丟3C給小孩,換取片刻的安寧。

駱郁芬是3歲小男生的媽媽,她說,「當了爸媽更能理解,很多時候不是家長不想去做,而是有時候真的很累、需要喘息的空間,」因此,駱郁芬不會太苛責家長為什麼做不到、不給3C。「爸媽可能工作壓力大,或是家裡小孩多,每個人有辛苦之處。」

她建議爸媽回到自己的狀態去思考、做選擇和判斷,例如:你每天早上需要快速處理事情,就是需要用電視或手機,讓孩子安靜一會,這就是你思考過後、有意識的給,而不是無意識的丟給孩子、讓他們自己玩。「雖說3歲前儘量不給,但也不是給了就很糟糕,一定會有家庭的狀況需要用上3C。」

 

親子討論出用手機的「約定」,而不是「規定」

在這年代,孩子很難避免接觸3C和網路,在給孩子用手機之前,駱郁芬建議,爸媽先和孩子坐下來好好討論,擬訂出使用手機的約定。

駱郁芬提醒,「是約定,而不是規定,就像擬合約一樣,兩個人都同意內容。」所謂的規定和規範,則通常是大人說了算,這會讓孩子反彈。

邀請孩子一起坐下來一起討論:

以「邀請」取代「命令」,爸媽可以說:「我注意到你用手機太久,影響學校功課,需要和你好好討論這件事。」而不是命令孩子坐下來聽訓。

讓孩子說出他的需求:

問問孩子在手機的使用上,有什麼是一定要用的內容,先聽孩子說原因,不要立刻批判他。例如:孩子說「同學都在用IG」,不要罵他「整天都在上面講沒營養的東西,」下次他就不講了。「現在孩子很多的社交場域都在網路上,大人必須尊重他們有這個需求,」駱郁芬說。

討論時間的分配:

孩子可能說他需要和同學聊天、打個手遊或是看影片。針對需求,親子討論時間的分配,每天需要多少時間做功課、晚上幾點睡覺,算算回家後有多少時間?扣掉吃飯、洗澡,如何分配時間?

約定後先試行,再做調整:

人在訂定計畫時,常雄心壯志、以為自己做得到,建議試行一周後,再看看有沒有困難或需要調整的地方。

駱郁芬指出,孩子擬定計畫的能力不成熟,家長也許已預先看到孩子的規劃有問題,例如:想要先玩手機、再寫功課,爸媽已經預知孩子最後可能會寫到很晚,但先不要太快否定他。就把這視為很好機會,讓孩子去學習拿捏、判斷,先試行一週,「晚睡一週不會怎麼樣。」隔週後,爸媽可以提出觀察,「發現你很晚睡,早上起不來,每天都很累,你有發現這件事嗎?」讓孩子自己去感覺。而不是大罵「每天三更半夜才睡。」

親子雙方都可以提出來需要調整的地方,而後去調整、試行,直到調整出彼此都可以接受的。「不是定下來後就不能更動,」可能因為參加學校社團或上課,時間變動,或是暑假和學期中的時間安排不一樣,可以適情況調整約定。

駱郁芬不建議,孩子沒遵守約定,就給予毁滅性的懲罰,這樣不太好。「一個10歲孩子,你期望他深思熟慮訂定出多完善、慎密的計畫?我們大人也還是會做出令自己懊惱的事啊。」

⑤針對雙方都在意的點,達成協議:

雙方都有自己在意的點,家長在意的點可能是希望孩子睡飽8個小時,孩子在乎的可能是每天至少使用半小時,雙方拿出來討論,針對兩方在意的點達成協議。

圖片來源:Unsplash

數位編輯:羅梅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