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愛,不討錢!

看待老小孩頻頻鬧情緒,就如看到一個餓了肚子、沒睡飽的學步兒,有苦說不清,只會一哭二鬧撞牆槌地,大家早學會「以不變應萬變」。老媽不欠「經濟資本」,只欠「精神資本」!

娘家請了一個印傭阿雅來看顧老媽,不過才三個星期,老媽已經趕了這印傭好幾次。

 

「我不喜歡她!」,「就是看她不順眼!」,老媽討厭她的理由幾乎不成理由,既不是因為她不敬業,也不是手藝差!

「你回你家去!」,「去找你老公!」,「去住你自己家,不要進來!」(失智老媽搞不清楚她家遠在印尼)。昨天回娘家,就撞見老媽豪不客氣的又再趕人。阿雅卻充耳不聞,硬著頭皮扶老媽上上下下,上廁所喝水,一切照辦。

「別放心上,老媽以前對大陸那個幫傭也是這樣的。」每一個姊妹都安慰阿雅。

是的,阿雅來之前,老媽一天趕走一個看護,其中兩位只陪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清早就棄械投降說不幹了,因為老媽晚上不睡覺,搞得她們精疲力竭,而且白天一醒來還頻頻趕人。輪到這個第五個—阿雅,老家在大半個南太平洋之外,老媽趕她走,她也只有最後一招—「賴」為上策。

 

我請阿雅先去煮飯,由我來看顧老媽。一方面想讓阿雅緊繃的神經稍事放鬆;另一方面,也想趁機給老媽曉以大義。但我還沒開口,老媽竟滿臉哀怨先出擊:「哼,把你們養大了,一個個全都走光了,沒人管我這個老太婆了啦!你們就是這麼狠心,把我這個老媽媽丟給一個外人…...」

 

老媽腦力退化,但是叨叨絮絮之間卻總能抓到要害,精準擊中女兒們的深重罪惡感,特別是每當她身體折騰時,氣急攻心之際,彷彿拋出狠毒的話就能以毒攻毒,擁有消炎止痛延壽之效。

 

事實上,我們心知肚明,世上沒幾個老人幸運如她,幾乎天天有兒女輪班承歡膝下,特別咱家還有幸得有一位孩子已然長大、肩頭重擔稍減的二姊,總是無怨無悔披上戰袍,儼然是「娘家總精神支柱兼不缺席志工」,天天回老家坐鎮,張羅掛號、拿藥、分藥、購物、監督教導印傭等大小瑣事。

 

其實,不只在我們眼裡,甚至在鄰居親友眼裡,老媽榮登「幸福老人」可是當之無愧。事實上,也因著幾個女兒愈放愈多的心思,愈投愈多的時間,老媽其實是個不折不扣、依賴女兒至極的「女兒寶」!

 

但老媽一開口,卻針針見血,刀刀見骨,把自己描述成「被遺棄的獨居老人」苦命版本;而我們這幾個日日擔心她老人家乃至夜不成眠的女兒們,彷彿是忘恩負義的不孝女。

 

老媽病痛一發作,那一聲聲哀哀叫,總是先從抱怨她的病痛起始,最後荒腔走板全然失控,哀聲厲泣變成指控,化為流彈,最後都擊在她腦海中僅存的幾個人物身上---我們四個女兒。現在,可又多了一個遭受最重攻擊的無辜角色—印傭阿雅。老媽的指控更沒道理--「就是討厭你啦」!

 

老媽的滿嘴惡毒,一遍又一遍,一開始,我們聞之氣結、嚥不下氣、對抗反擊;到如今,看待這老小孩頻頻鬧情緒,就如看到一個餓了肚子、沒睡飽的學步兒,有苦說不清,只會一哭二鬧撞牆槌地,大家早學會「以不變應萬變」。

 

簡媜在「誰在銀閃閃的地方,等你」一書中說,預備年老要準備兩種資本,一是供養老的「經濟資本」,另一是供漫長病苦勞役、孤寂長夜凌遲身心所需要的「精神資本」。老媽為家、為四、五個接踵報到的女兒(其中一個五歲夭折),以及為我長年臥病的父親劬勞一生,艱苦一世。人,能把自身養老的「經濟資本」湊到基本數,已是萬幸,那「精神資本」根本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奢想。

 

但老不離病,病不離孤寂,真的,足有「經濟資本」,而沒能在心靈深處以世間各種形式的美好儲值足量的堅忍、樂觀、知足、豁達、良善、厚道、體諒,老人家實難以可愛又可敬的姿態,從容面對形銷骨鎖風燭殘年之煉獄。

 

沒有。老媽沒有「精神資本」,積了一世人的疲憊,奔走了毫無喘息的人生旅程,老媽只有「精神『債』本」。

 

「精神資本」上哪兒籌去?老媽當年不惜成本用在我們幾個蘿蔔頭身上的一筆筆「精神資本」,現在可要我們加倍奉還!老媽不只討愛,這老小孩還豪不留情的賒幾本精神帳單。

 

趕完阿雅,老媽接著趕我走。

 

我充耳不聞,先是拉拉她的手,再捏捏她的腿肚,揉揉她的背,把她身子手腳軟化軟化。老媽橫一張臉,但那刀子嘴頓時無聲。

 

「媽,你知不知道那個阿雅在印尼的老公死了?她留在印尼有一雙八歲九歲的孩子,沒人照顧,只有她那八十五歲的生病老爸在照顧ㄟ,你一直趕她走,她小孩和老爸就沒飯吃了ㄟ。她也是人家懷胎十月長大的寶貝女兒,想想看,要是你女兒在別人家也要伺候像你這樣的老太婆,還天天被人罵、被人趕,你心不心疼啊….」

 

老媽聽完,把頭轉過,不敢看我,不過,好似把鐵石心腸也一起撇走。
靜默了一會兒,老媽開口:
「那你去跟阿雅說不用走了啦!賺點錢養孩子。」老媽的精神資本顯然有進了點帳!  

 

晚餐,我,老媽、阿雅圍坐餐桌,燈光柔和,菜色簡單可口。老媽這會兒沒有怒目橫眉,倒是帶了點喜憨傻氣。燈光美,氣氛佳,老小孩胃口大開,吃乎肥肥,裝乎槌槌。
吃罷,我照例騙哄老媽:「媽,我剛才陪你吃飯!現在換你陪我散步!走!出去出去!」

 

步履蹣跚的老媽傻傻地被我攙出去,竟然寸步寸步的,在村裡走了大半圈。散完步,老小孩慈眉善目,還記得跟我說生謝謝!
「謝謝妳來看我啊!」老媽完全不記得剛才要趕我走。

 

其實,我深信,愛是迴力棒,愈用是愈多的!好一個喜怒哀樂大考驗,這是一個怎樣戲劇化的一天哪!

 

Photo:Fechi Fajardo,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