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紅後,「教養魔人」日日湧進指教...德州媽媽沒有崩潰:社會對『母職』標準很高,但我們可以不揹上

《德州媽媽沒有崩潰》Mumu在粉專上依舊做自己,分享生活中的真實點滴,她想告訴所有困於外界標準的媽媽:「你跟小孩的關係,遠比別人的眼光重要。」

這天,《未來Family》跟《德州媽媽沒有崩潰》的粉專主人Mumu約好了越洋電話採訪。

採訪開始6分鐘後,耳機中傳來「碰!碰!碰!碰」的聲響。
記者問Mumu:「這是什麼聲音?」
Mumu答:「是賊粒在撞門。」
記者驚道:「好有臨場感喔!」

賊粒是Mumu的三歲半兒子,與兩歲的妹妹米米,被網友們暱稱為「神獸兄妹」,賊粒以力氣大出名、米米則最愛吃飯。

雖然背景音有點驚悚,Mumu與記者還是把握時間,繼續訪談。

又過了一分鐘,聲響愈來愈大。儘管有13個小時的時差、儘管隔著一個太平洋,這樣急切的撞門聲,仍讓人感受到,賊粒對Mumu的愛,如此衝鋒陷陣,只為見媽媽一面。

通話開始7分50秒後,突然傳出巨響……。
Mumu大叫:「啊!賊粒衝進來了!」
記者也大叫:「啊!他力氣真的好大!」
賊粒則在旁樂不可支,說:「I use screw driver!」原來,他用玩具撬開了鎖,順利破門而入。

稍稍冷靜下來後,
記者一邊問:「怎麼辦?要晚一點再談嗎?」一邊讚嘆無敵破壞王賊粒名不虛傳。
Mumu一邊說:「沒關係,我換一間房間。」一邊請她的老公老楊來支開賊粒。

如此值得崩潰的場景,對Mumu而言,是日常。而她坦然面對,甚至用詼諧的口吻記錄下來,直率真誠的生活分享,讓她的粉絲人數從今年初的1000多人,漲到如今的11萬人,新書《德州媽媽沒有崩潰》日前上市,也旋即登上暢銷榜冠軍並緊急再刷。

 

爆紅後遺症:「教養魔人」湧進指教

32歲的她,本是台北女文青,婚後隨先生移居美國,生下兩個孩子,無後援育兒,讓她成了「厭世媽媽」;今年以來,新冠肺炎肆虐,只能居家避疫的Mumu,厭世指數大增,崩潰無極限的育兒分享,也讓她的知名度水漲船高。

「爆紅之後,我才發現,這個社會對『母職』是如此的高標準,」Mumu說,隨著粉絲團的關注人數愈來愈多,私訊或留言來「指教」她的人也愈來愈多,有人分享威權老派的育兒方法,也有人直接罵她不是好媽媽,不顧小孩死活、不好好管教小孩等。

這類「教養魔人」出現的比率,跟粉絲人數成正比,大約是千分之一,「每天早上起來,只要看到有人傳訊息來罵我,就知道,我又『漲粉』了,」Mumu說,剛開始,她並不覺得那些人有惡意,都會好好的解釋、好好的回覆,漸漸才發現,「多數人都是一口咬定我沒管教好孩子,光從一張照片,就推論我有罪。」

Mumu稱這為「父母有罪論」,持這類論調者,常告訴她「家醜不可外揚」,也常問她「怎麼不處罰小孩」,「有時我看到這些文字,都覺得好可怕,原來有那麼多人,對小孩的容忍度那麼低,對母職的要求又是那麼高、那麼單一。」

對於這些外界的指教,Mumu從來沒有動搖過,這有比較直觀與比較深層的兩種原因。

比較直觀的原因是,「那些留言的人,他們普遍連講話的方式都沒有什麼家教,這很難說服我他們有多懂教育教養;就別提他們提出的解方是『小孩就是要處罰才會乖』之類的了。」

比較深層的原因,則源自Mumu的童年,「我從小就被打、被規範、被要求要有『該有的樣子』,我自己的成長經驗是很痛苦的,來到美國之後,我才知道很多沒在框架裡面的人,也都長得很好,」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樣子。

 

育兒標準單一化,華人社會陋習

每個小孩都不同,每個媽媽也不同,自然沒有一套通用的教養範本,但偏偏,這社會卻很常評論母職的合格與否。

這現象,在華人的文化中,特別明顯。這可以從Mumu在華文網路世界中遭遇到的「攻擊」,對比她在現實生活中、美國德州接收到的「包容」,來予以佐證。

「比方說,最近郵差來我家送包裹,我要打開門要簽收時,郵差看到我家被小孩『炸過』的樣子,就說了聲:『哇!』。後來,郵差似乎是覺得自己很失禮,就又接著說:『這非常正常,我小孩小的時候,我家也是這樣。』」

Mumu從郵差的對應,就可以讀出其細膩心思,「他怕他說我家很亂,我會不舒服,同時,他還安慰我,小小孩就是這樣。」

又比方說,因為疫情,這段期間老楊常在家上班,「有次他關在某個房間開線上會議,賊粒衝了過去,因為德州的房子太大了,我衝過去抓賊粒時、需要一段時間,所以他就真的亂入到那場會議了!」

當時,老楊的老闆不僅沒有不開心,還笑說:「我真是太想念這個尖叫聲了,小孩的尖叫聲就是那麼美妙。」用幽默的方式安慰老楊。

孩子的穿著,也是一個指標。「你隨便去美國任何一個比較大的公園,都會有穿著長袖、短袖、無袖、甚至打赤膊的小孩,沒有人會指指點點別人的小孩穿這樣冷不冷、熱不熱、應不應該,」Mumu表示,不像在台灣,孩子在冬天穿短袖,媽媽鐵定收到各方指教,甚至還會上新聞。

當然,這跟美國的多元種族有關,但也反映出對於個體差異的尊重,Mumu說,「對於冷熱的感受,原本就很個別化,但在台灣,你帶嬰兒出去,很容易就有人過來摸摸嬰兒的手腳、看看有沒有冰冷,或是問你怎麼不給他帶頂帽子……這都讓媽媽壓力很大。」

 

放下外界眼光,親子互動最重要

社會對母職的單一標準與期待,似乎成了媽媽們很難卸下的枷鎖,Mumu的選擇是,不揹上。

她在粉專上依舊做自己,分享生活中的真實點滴,她想告訴所有困於外界標準的媽媽:「你跟小孩的關係,遠比別人的眼光重要。」

孩子本就活蹦亂跳,本就充滿好奇心,本就是愛玩,Mumu認為,讓孩子有探索的空間、自在成長,是最重要的,而這是她的選擇,儘管讓孩子嘗試各種事物、讓孩子實踐腦中的天馬行空,會讓媽媽得耗費更多時間心力陪伴與收拾,但Mumu願意。

「賊粒就是力氣很大,需要活動,他就是想要看到我,想要開開看那扇門,用撞的,是他能想到的方法,用玩具撬開,也是他能想到的另一種方法。」

採訪末了,Mumu與記者在討論「破門而入」比較崩潰、還是「自製奶昔」比較崩潰,原來,賊粒才剛拿了米米的鮮奶,倒到玩具果汁機中攪拌一番,再倒出來,興沖沖地拿給Mumu看,宣稱自己做了奶昔,「這也沒錯,我們家確實是這樣做奶昔的。」

「我很高興,他做完奶昔,拿來給我看時,眼睛有光,大人以為的調皮搗蛋,對小孩來說,其實是藝術創作,我很高興賊粒一直很有創意,也很勇敢嘗試。」

不免俗的再追問Mumu,孩子「眼中有光」,媽媽的勞累,就值得了嗎?「生小孩,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而是就是我的人生選擇,我想要有四口之家,」Mumu再次強調,她的選擇,也用她自己的方式去負責,就這樣。

不完美也沒關係,很崩潰也沒關係,Mumu追求的只是平凡簡單、自己想要的生活,即便生活的真相就是有好有壞,四口之家在一起,就好。

照片提供:《德州媽媽沒有崩潰》FB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