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生犯了錯,大人要真正理解孩子內在的心理狀態,而不是像質問犯人

孩子和同學時常發生衝突,而且不管他們怎麼罰他,問題仍然沒有改善。 我和媽媽說:我的看法不太一樣。我認為要清楚讓孩子理解行為的後果,他需要承擔的責任是什麼,而不是採取壓迫、恐嚇的手段......

文│曲智鑛

自閉症孩子不教會進步嗎?

會,但刻意、有目標的訓練帶來的效果仍然很不同。自閉症屬於發展性障礙,換句話說,隨著年紀增長,生活經驗積累,自閉症特質的孩子仍然會進步,只是幅度不如一般孩子。這些年,身旁的孩子來來去去,但也有不少家庭長期維持互動。我看著這些孩子長大,歷經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大學,甚至進入職場,看著他們面對不同時期的挑戰,心中常有許多不捨,但我在陪伴他們的過程中,看清了他們這一路需要經歷的困難,也思索該如何提醒與陪伴主要照顧者能穩定堅持下去。


做個有效能的家長

雖然說發展性障礙不用教就會自然進步,不過能變得更好的主要關鍵是「環境」。家長是環境中的重要他人,是關鍵性的影響因素。這些年來,很多家長會提出質疑:為什麼聽起來好像最後問題都在我身上?問題當然不只在家長身上,但在大多數合理的情境中,家長應該要比孩子受控,對家庭的影響力要大過孩子。這也是社會對於為人父母者的期待,家長變得穩定,通常會帶動孩子的進步。但孩子不穩定,不代表一定是家長造成的,爸爸媽媽也不需要把所有責任往自己肩上扛。影響孩子的因素很多,不同時期會遭遇的困難也不一樣。

這些年,陪伴的孩子從三歲到三十多歲都有,雖然自閉症的療癒沒有特效藥,但我確實知道:真正地認識自閉症特質,用正確的角度理解自閉症,是有效陪伴他們的第一步。有效能的家長能讓因自閉症產生的問題減輕,缺乏效能的家長也很有可能讓情況惡化。我們無須神話治療對孩子的功效,重要的是如何把握生活中的機會,有意識地提升孩子認識自我、學習社會規則以及適應這個世界的能力。

這個孩子很原始,意思是他並沒有經過太多後天訓練。訓練目的不是消除自閉症的特質,而是學習社會運作的機制,以及大多數人的規則與習慣。身邊許多年齡相仿的大孩子,骨子裡的自閉症特質仍然存在,但隨著年紀增長,學會了控制、掩飾,我們都戲稱這是一種為了活在人類叢林的偽裝。但他們很清楚,我還是我。或許,學會與世界妥協是一種成熟的表現?或者,這樣的妥協能活得比較輕鬆。自閉症特質的孩子在成長中常遍體鱗傷,這些傷口結痂未癒又被迫剝落。學習、人際關係、親子互動都是挫折與壓力。


比學業學習更重要的事

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孩子大明在我面前打不開一碗泡麵、不會煮泡麵時,我的內心是複雜的。大明離開我的輔導多年,他從小四離開後,直到大學四年級,媽媽才又回來請我幫忙。大明已經大四了,但他的許多基本能力以及跟人互動相處的方式居然還跟小學四年級時差異不大,這種情況應該會令大多數人吃驚。沒錯,自閉症孩子有升學保障,所以他們有機會一路念到大學,但如果是在前述狀態下讀到大學畢業,那又如何?

過去,我認為讀大學是孩子練習獨立的機會,是他們步入職場前的緩衝。但經過這些年,我深深發現,要是家長缺乏培養孩子生存能力的意識,就算他能讀到大學也是枉然。大學是一個好的學習場域,但光是讓孩子待在這個場域中,只依賴相關的支持性服務,他也無法變得自立。重要的是,要有意識地培養孩子生存的能力。

不會開泡麵、已經是大四學生的大明,回來找我的最主要原因是,他到單位實習兩週後就待不下去了。工作環境的壓力、與人相處的壓力讓他喘不過氣,但他必須通過一年的實習,才能拿到畢業證書。媽媽希望他能回工作室學習社會情緒技巧,同時請我幫忙安排學校實習單位,讓孩子有機會在我的陪伴與指導下完成學校規定的實習任務。看著大明,我著實心疼,心裡時不時地冒出:這些年你到底都在幹嘛?就算真的能從大學畢業,你可以去哪裡?大明可能無法被正式診斷為自閉症,或者只是輕度自閉症,但一直缺乏訓練,導致他這些年來的學習成果只換來一張中看不中用的畢業證書。求學階段中,比學業學習更重要的是社會情緒的學習(SEL)※,這是所有學習的基礎,是每個人一輩子的功課。對於自閉症特質的孩子來說,更加需要有意識培養。(※可參考《曲老師的情緒素養課》一書。)

我時常看著身邊這些大孩子,想著:如果可以重來,我們應該在他們小時候做些什麼?該堅持哪些事?什麼時候又應該保持彈性?我知道,做法與結果常常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但這些年來我見證的孩子真實生命經驗,提醒我應該正視這一點:更有意識地訓練孩子的生存能力。同時,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遇到困難時,答案常常就在孩子身上,向外求之前,不妨先靜下心來好好看看自己的孩子,好好地跟孩子說說話。別人的經驗可以借鑑,但絕非照單全收。

自閉症特質的孩子需要穩定的成長環境,需要大人引導他們學習調控自身的壓力。培養好基礎的自理能力,照顧好自己的衛生與健康,這當中包含了均衡的飲食、充足的睡眠、規律的作息、適當的運動,適度的發展自己的人際關係,建立自己與他人的連結,清楚自己的角色與在環境中的位置。有能力做選擇,並且能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找到人生中的喜好和方向。大部分人都知道這些事情的重要性,但最重要的是,要能堅持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他們的故事★
家長需要學習,改變需要時間

家長需要學習有效地陪伴自閉症特質的孩子,如果這不用學,那麼特殊教育就不會是一門專業。協助自閉症特質孩子面對問題時,家長應該先練習穩定自己,因為我經常看到跟以下情境相似的案例反覆上演。

孩子和爸媽一進入工作室,媽媽很直接地告訴我孩子在校的狀況,大意是孩子和同學時常發生衝突,而且不管他們怎麼罰他,問題仍然沒有改善。

看過精神科醫師,也吃了利他能、專思達、安立復,但狀況仍持續發生。老師告訴家長:「要讓他知道問題的嚴重性!要讓他知道怕,問題才會獲得改善。」

媽媽接著說:「我每個學期都要去學校向其他家長道歉,買禮物賠罪,還差點被要求轉學……」

討論的當下,孩子的確不太坐得住,我對孩子說:「如果媽媽說錯了,或是你不認同的,你都可以提出來,可以討論。」

接下來,我和媽媽說:「我的看法不太一樣。我認為要清楚讓孩子理解行為的後果,他需要承擔的責任是什麼,而不是採取壓迫、恐嚇的手段。用權威施壓,問題並不會解決,孩子反而會學到用一樣的方式壓迫他人。現在他年紀還小,壓迫可能會有些效果,但是等他長大之後,這招不僅不管用,可能還會出現反效果,而且可能會破壞你們的關係。」

媽媽問:「那我們應該怎麼做?」

我答道:「我並非完全否定處罰,但覺得事情發生後,應該要引導孩子說出問題,這個過程中,你們是引導,而非說教。說教會讓他直接屏蔽掉所有訊息,是無效的溝通。孩子如果在學校『出了事』,我會更好奇事情是如何發生的。」

媽媽說:「我們一開始就是用你說的方法做的,但似乎沒辦法完全改善他的問題,過一段時間又會再發生……所以我們想用更有效的方式!」

我指出:「孩子在不同成長階段、不同情境中,都有可能遭遇不同的刺激和挑戰。我們要看的是趨勢──他整體是否有進步?而不是把重點放在完全消除他的本質。特質可以透過訓練和練習得到控制,但本質仍然是本質。」

接著我問媽媽:「請說說看,最近他在學校發生了怎樣的衝突?」

媽媽略帶點情緒地對孩子說:「你說吧!你為什麼要弄同學?」

我坐到孩子身邊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有人讓你不高興?」

孩子點點頭。

我問他:「他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呢?」

孩子向我描述事情經過,媽媽隨即在一旁說:「你不要避重就輕!」

眼看著雙方關係非常緊繃,我靠過去和孩子說了悄悄話,說完之後,可以感覺到孩子放鬆許多。

孩子對媽媽說:「老師說他小時候比我還嚴重,闖的禍比我還多。」

後續的討論圍繞在孩子情緒行為問題的介入。我告訴媽媽:「我覺得正確的事情需要堅持,要真正理解孩子內在的心理狀態,跟孩子討論而不是像質問犯人似的。媽媽也請思考,孩子為什麼不敢跟你們說實話?讓孩子承擔行為背後的結果,發生事情不該只有你們忙著去學校善後。請把握重要的原則,堅持正確的方向,等待時間的積累與沉澱。」

家長的改變會帶動孩子的改變,但家長要讓孩子相信自己已經不同,一樣也需要時間。孩子很敏感,爸爸媽媽是真的變了,還是裝的,他們心裡比誰都清楚。改變需要時間,爸爸媽媽和孩子都要願意給彼此時間。


摘自 曲智鑛《星星的孩子其實可以更好──曲智鑛老師的27種自閉症特質實證本位訓練法》/ 商周出版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