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就是忍不住要說出來!特教老師:自閉症的孩子看似無禮,卻很容易在他們身上看到真誠

許多有自閉症特質的大孩子融入群體的問題在於表達自我的方式。不能說他們輕忽了一句話的威力,但就是這樣不考慮情境地說出口,有時一句話就讓氣氛凍結,讓對方尷尬得無以自處,以致他們容易得罪人而不自知。


文│曲智鑛
有話直說:「我說的都是對的,他到底在氣什麼?」

許多有自閉症特質的大孩子融入群體的問題在於表達自我的方式。不能說他們輕忽了一句話的威力,但就是這樣不考慮情境地說出口,有時一句話就讓氣氛凍結,讓對方尷尬得無以自處,以致他們容易得罪人而不自知。沒錯,很多時候,他們說的「內容」並沒有錯,甚至相當精確。他們甚至不明白為什麼別人無法接受這樣的表達方式。

舉例來說,他們可能會直接把「檯面下」的資訊說出來,像是媽媽在家抱怨老師,他很可能在學校時會直接說出這個訊息。一般人並不想看到這樣的行為模式,因為說話不僅僅是傳遞資訊,也需要考量情境、心情與人情。

「我就是忍不住要說出來!」

自閉症特質孩子的表達方式可能很直接,例如看到一位老爺爺走在路上,他可能會問老爺爺:「你幾歲了?看起來好老!怎麼可以活那麼久?」這個孩子第一次坐上我的車時說:「老師,你的車子好小!我以後一定要買大一點的車。」他對我最常被調侃的問題,問的是:「老師,你的頭髮怎麼還沒長出來?頭髮什麼時候才會長出來?你是光頭,還是禿頭?為什麼你沒有頭髮?」

也曾經有一個大孩子告訴我,他在上社會技巧課程時,治療師教他:「看到別人的特徵,請不要直接問他!例如,你看到一個人臉上有刀疤,請不要直接問他這個刀疤是怎麼來的。」但他告訴我,他就是怎樣都忍不住要問!

自閉症特質的孩子也有可能將一方不願意讓另一方知道的訊息直接說出來。跟家人去別人家作客時,他可能會直接把爸媽在家裡告訴他的事情告訴對方,比如,「爸爸說今天不得不來,所以在這裡不會待太久……。」

時候,他們其實分不清楚哪些是真實的訊息,哪些是客氣的場面話!和自閉症特質的人溝通時,需要練習直接一點。一旦理解真實的他們之後,心裡的不舒服就會少一點:他們看似無禮,其實是簡單的。跟自閉症特質的人互動的過程中不需要猜忌,在自閉症特質的孩子身上很容易看見真誠,雖然很多時候他們赤裸裸的表達方式讓人不適,但我們應該珍惜如此珍貴的特質,因為現在願意直接溝通與說真話的人已經不多了。

每個自閉特質孩子都有專屬的溝通風格,他們的共通性是「真」。這樣說並不代表他們無法「社會化」,他們一樣能透過經驗積累,學習到裡外有別,練習看場合說話。但這樣的過程是辛苦的,他可能會破壞許多關係,招來眾人的白眼,但只要有人能將這些情境拆解、分析給他聽,他一樣能學會世俗的規則與習慣。

★他們的故事★
檢舉達人

大孩子阿中就業一直不順利,並不是他的能力無法達到單位的要求。問題出在他很容易看見別人沒做好的地方,舉凡廁所沒掃乾淨、地上有垃圾,或是公司不符合國家的環保規範,只要是跟他的認知相左的事物,就會對他產生很大的影響,這對他來說,就像是某種規則被打破、東西被弄亂一樣。

阿中不僅會因為這些環境中的「錯誤」而情緒不佳,最麻煩的是他會去投訴:認為廁所不乾淨時,他會向主管報告,這樣的行為讓負責打掃廁所的阿姨難堪;公司違反相關規定時,他甚至會打電話向主管機關投訴自己的公司。

這樣的行為有錯嗎?我們從小到大不都被教育要求真?實際上,大人多半有些虛偽,有人指出自己的錯誤會不舒服,違規的人甚至因為違反規定遭受到一定程度的處罰。

阿中從小就是「檢舉達人」。幾次討論後得知,這樣的「習慣」在他小時候就養成了:家附近的地磚壞掉,他會打電話給負責維護道路的單位協助處理;附近有人違規停車,他也一定會打電話檢舉。久而久之,鄰居也都知道是誰打了檢舉電話,讓一家人的社區生活充滿壓力。

坦白講,阿中並沒有做錯。那可以怎麼引導他呢?

阿中之所以會在生活中發現「錯誤」與「混亂」時特別在意,最主要是因為他關注細節而非整體,對一般人是小缺損的問題,在他就像腦袋被一根針扎著似的,非常不舒服。

至於阿中選擇直接表達(檢舉)而不考慮後果或是其他人的感受,是因為缺乏同理心所致,他不會考慮到這樣說可能對其他人產生的負面影響。

了解他為何而做時,最重要的是如何有效引導他不這樣做。面對這種棘手的狀況,我們通常會運用正向行為支持(PBS)的策略,聚焦於預防問題行為發生,以及幫助孩子建立一種新的行為模式。

舉例來說,要怎樣避免孩子一看到問題就立即反應。預防的部分,可以在單位內建立一套申訴制度(也許是專屬於阿中的舉報專線),幫助他在發現問題時能有一個投訴管道,適度滿足他的需求。這樣做有一個大前提:這個舉報制度是明確的階層體制,孩子需要理解,萬一他遇到或發現問題時,第一個可以找誰。在這個過程中,必須明確地讓孩子了解公司結構,以及遇到事情時的通報機制。再來,要教導孩子以適當的方法傳遞訊息,在何種情境下,什麼事情可以說、可以做。

不要一昧地斥責孩子,或是純粹地避免讓孩子有機會投訴。面對孩子的問題行為時,要先了解行為背後可能的功能性意義:到底孩子為什麼要這麼做?他這樣做,有機會得到或是遠離什麼?在了解問題結構後,便能幫助孩子找到可能的預防機制。

摘自 曲智鑛《星星的孩子其實可以更好》/ 商周

 



作者簡介

曲智鑛
現任陶璽特殊教育工作室創辦人、臺北市無界塾實驗教育機構副塾長、廣州星友同伴工作室聯合創辦人、上海彼岸之星融合職教中心聯合創辦人、宇寧身心科診所兼任輔導老師,曾協助建立均一教育平台。

一位從小過動、愛打棒球,長大後一天工作12小時,被孩子暱稱「光頭」的特教老師。

畢業於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特殊教育學系,輔修心理輔導與諮商;研究所畢業於臺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所學生事務組,專注於高等教育的特殊教育學生輔導。目前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博士班修業中。

大學時期,陸續陪伴許多特殊需求孩子,發現特殊教育在學校體制與家庭的諸多鴻溝,因而創立工作室,秉持啟發潛能、不放棄每一個孩子的理念,打破傳統理論框架,透過專業支持與陪伴,成為孩子與父母親成長路途上的夥伴。

2017GHF教育創新學人獎得主、關鍵評論網「未來大人物」2016年教育領域得主。曾任職於均一教育平台,3年時間錄製了上千支數學教學影片;近年經常往返兩岸舉辦特教營隊、進行親職與融合教育等分享。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