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遇到事情又說不出口, 讓心愛的布偶代替孩子把故事說出來,幫助孩子理解事情停止哭鬧

身為成人,我們常會用言語描述我們的故事;而對孩子來說,即使是聽得懂話的孩子,我們也可以透過輔助物品,例如洋娃娃、布偶或者畫畫,讓他們能理解自己的經驗。


生命故事是一種媒介,除了理解自己,也能和別人溝通

故事是幫助我們理解生活事件的途徑。我們會個別地與集體地敘述生命故事,以便理解生活經驗,並從中發掘意義。

說故事對所有人類文化都至關重要,分享共同的故事讓我們與他人得以相互連結,對特定群體產生歸屬感;具有獨特文化的故事形塑了我們如何覺知這個世界。

如此看來,我們創造了故事,而故事形塑了我們。基於這些理由,故事在人類的個人及集體經驗中,占有重要地位。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故事,透過個人生活經驗描述,我們能深化自我認知,更了解自己,以及和他人的關係。

自傳式敘事試圖為我們的生活賦予意義,不論是經歷,還是豐富我們獨特、主觀的生命意義感的內在經驗。透過探索生活事件和內在歷程,可以深化自我認知,我們的人生故事也會不斷成長、演進。
 

孩子會試圖理解他們的生命經驗並賦予意義。

為孩子敘說某次經驗,有助於孩子整合經歷過的事情及情緒經驗。這種與大人的互動,可以幫助孩子理解發生過的事,給予他們一套體驗工具,成為經常反思、具覺察力的人。

相反地,如果孩子從照顧者那裡得不到情緒上的理解,可能會情緒低落,甚至產生羞愧感。


複述故事,可以減輕孩子的不安與負面情緒!

安妮卡全家移居洛杉磯兩年了,父親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擔任客座講師。安妮卡三歲進瑪麗的托兒所就讀時,只會說芬蘭語。剛入學時,媽媽一直陪著安妮卡適應學校的老師和環境。安妮卡很可愛也很外向,喜歡和其他小朋友玩,當她和小朋友一起參加各種活動時,語言隔閡並不會造成困擾。

剛開始幾週,媽媽放心地把她留在學校,直到發生了一件事。這件事也說明了幫助孩子處理負面情緒時,跟孩子「述說事件故事」有多重要。

一天早上,安妮卡開心玩耍時卻摔倒了,膝蓋破皮。像大多數孩子一樣,她哭著找媽媽,老師的安慰顯然不足以應付安妮卡的情緒低落。老師請辦公室助理聯絡安妮卡的媽媽,並繼續努力安慰安妮卡。

通常,複述故事(內容包括事件本身和引發的情緒等)可以幫助孩子理解剛才發生的事,並且感受到成人的同理和安慰。

由於老師不會說芬蘭語,而安妮卡懂的英語有限,因此老師說故事的效果不大。後來老師找來了幾個洋娃娃和玩具電話做為輔助,重新敘述這件事:

老師用小洋娃娃代表安妮卡來模擬她的遭遇。敘述故事需要說明一連串的事件,也需要說明事件中的人物經歷。

首先,「安妮卡娃娃」在玩,然後摔倒了。這時,老師拿著「安妮卡娃娃」模仿安妮卡哭了起來。安妮卡看到這裡,停止哭泣,注視著老師。「老師娃娃」繼續對著「安妮卡娃娃」輕聲說話,這時真的安妮卡又哭了。當「老師娃娃」拿起玩具電話打給「媽媽娃娃」時,安妮卡才又停止哭泣,開始觀察和傾聽。

老師用洋娃娃多次模擬安妮卡膝蓋破皮以及打電話請媽媽來學校看她。安妮卡本來就聽得懂「媽媽」和自己的名字,再經由老師透過輔助道具複述這件事的經過,她開始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以及正在發生的事。

老師每敘述這個故事一次,安妮卡的難過程度就減輕一些,過了一會兒,她從老師的腿上下來,開心地去玩了,似乎很確定媽媽很快就會來看她。

當媽媽趕到時,安妮卡把洋娃娃和電話拿給老師,她想聽老師再次複述這件事,讓媽媽知道她膝蓋受傷以及她的苦惱。

敘述故事適時地安慰了安妮卡,她不但明白發生什麼事,也對媽媽來了之後的情況有所預期。

身為成人,我們常會用言語描述我們的故事;而對孩子來說,即使是聽得懂話的孩子,我們也可以透過輔助物品,例如洋娃娃、布偶或者畫畫,讓他們能理解自己的經驗。

當孩子了解發生什麼事,以及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就能明顯減輕他們的苦惱。

也許有些童年的經歷,你在當時無法理解,因為沒有成年人幫助你去分析。在生命最初,人們就試著去理解世界,並藉由和父母的關係去調節內在的情緒狀態。隨著不斷成長,孩子逐漸具備運用自己的人生經驗創造自傳式敘事的能力。

換句話說,敘事能力是孩子理解世界的重要方法,也是他(她)調適情緒的主要方式。


怎麼說故事?說了什麼?這就是我們理解生活的方式

我們敘述生活經驗的方式,體現了我們如何理解生活中所發生的事。

當你在談論自己的生命故事時,有什麼感受或想法?

你是否覺得好像在陳述別人的故事,還是在情感上再次經歷了這件事?

是否有特殊事件,即使早已事過境遷,至今仍讓你覺得情緒激動,如鯁在喉?

你能否回憶起早年生活的很多細節?

敘述早年經驗時,你有什麼內在感受?


自己的生命故事會帶給我們一些提示,從中看出過去如何形塑我們現在的生活。我們敘述自己生命故事的方式以及敘述過程中的側重點,會顯露出我們對世界和對自己的理解方式。

總之,說故事是我們的心智試圖理解自己和他人豐富內心世界的方法。


說故事幫助你更認識自己也更幸福!

親子關係建立在很多共同經驗上,其中會引發各種內在歷程的經驗,有助於我們提升良好、健康的人際關係。

如果相互獨立且彼此區隔的處理模式能整體運作,我們可以說它們是「整合」的。我們來思考一下,大腦整合方式有哪些。

當較複雜、具反思性和概念性、來自較高解剖位置的大腦皮層活動,跟來自大腦深層區域較基本、跟情緒和動機有關的驅力相互結合,我們就能以「縱向整合」的狀態,對外界做出反應。如果大腦皮層的反思機能受阻,我們會無法整合思維而僵化、不知變通。

左右腦也可能以「橫向整合」的方式共同運作。這種左右腦協調、整合的模式或許是我們得以理解自己的生活、做出連貫描述的關鍵。連貫的描述是預測孩子是否跟我們建立安全依附關係的最佳指標,所以這種大腦雙側整合處理模式格外重要,也決定了父母是否有能力為孩子提供一個安全可靠的成長環境。

建構我們的生命故事除了縱向和橫向整合模式,還有一種整合模式是:時間整合,即在時間向度上將不同階段的經驗透過思考連接起來。這是建構生命故事的基礎:連接自我的過去、現在以及可預期的將來。這種心理上的時間之旅是「故事」中的重要特徵。

良好的人際關係和內在連貫的幸福感,取決於我們的內心是否具有流暢、活躍的整合歷程。心理上的幸福感可能取決於思考的整合程度,整合度愈強,愈能加強我們與自我和他人進行溝通的意識,幸福感也隨之增長。因此,透過不同層面的整合,提升自我認知和人際關係,會讓親子生活更豐富多變。

經由故事與他人交心和分享,是我們進行人際溝通的普遍方式。故事能讓我們把人際關係整合起來,當我們想起人生中的重要人物,進入腦海裡的片段往往是個人生命故事中最珍視的交流過程。在婚禮、畢業典禮、團圓聚會和喪禮上,當人們回憶共同經歷所帶來的影響,見證時光的飛逝,他們敘述的生命故事也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反思自己的人生故事,可以深化自我認識,幫助我們把情感融入日常生活中,並且尊重這種有價值的理解方式。當思維隨著自我反思產生變化時,也許會發現我們和孩子的相處狀態也跟著改變了。

經驗會形塑心智,心智也會形塑經驗。透過不斷反思我們的生命故事,個人會慢慢成長並加深自我認知,進而豐富我們的心智直觀能力,並提升感知孩子內心世界的敏銳度。

摘自 丹尼爾‧席格, 瑪麗‧哈柴爾《不是孩子不乖,是父母不懂!:腦神經權威×兒童心理專家教你早該知道的教養大真相!》/野人出版

圖片提供 : PHOTO AC
數位編輯 : 董亦涵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