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只是一頓飯的時間,請放下手機與工作將孩子「看在眼裡」,讓孩子真切了解到父母對他的重視

一個人,如果能做到把對方「看在眼裡、放在心裡」,就算這個狀態,只維持一頓飯的時間,也能讓對方覺得「被重視」,如沐春風。

編按:

父母常會覺得孩子沒有在聽我們說話,那或許是因為我們也沒有「好好」聽孩子說話,回想一下,當孩子跟你說話時,你是否總是一邊忙家事或一邊在滑手機?在親子教養中,千萬要記得父母永遠是孩子的榜樣,孩子是看著我們的言行舉止學習的。也許不必多,但請每天花一些時間專心的跟孩子對話,並請記得用溫暖的眼神看著孩子,觀察他說話時的表情和情緒,讓孩子真切了解到父母對他的重視。

文 / 蔡康永

阿昆參照了很多「教說話的書」指示,和安珮約會的時候,阿昆很努力的,一直保持兩眼望著安珮的眼睛。

可能這樣做真的很累,過了五分鐘,阿昆就覺得自己都快變成鬥雞眼了。

不過,更累的是被看的安珮。安珮心裡其實在冒冷汗,擔心自己是不是被看出什麼破綻?是鼻頭的粉撲得不夠、被看出來毛孔有點粗大嗎?假睫毛沒黏好?魚尾紋?眼屎?

安珮會這麼緊張,是因為阿昆看她的方法,太像「驗屍」了。

看有很多種,「端詳」「檢驗」「審視」,跟「注意」「注視」「望著」,有分寸上的不同。

約會的時候,當然最好是三不五時的、帶著感情、望著對方,讓對方感覺到兩人之間有曖昧的電流在傳遞,而不是「兩個餓壞了的人聚在一起填飽肚子」。

有的人約會時,雖然精心挑選了適合談話的法國餐廳,精心挑選了老少咸宜的法國紅酒白酒,但進了餐廳一坐下來就「認真」的研究菜單,研究完菜單就「認真」的跟侍者討論菜色。然後呢,酒來了就「認真」品酒,菜來了就「認真」吃菜。是怎樣?你以為自己是米其林餐廳指南派出來的美食密探?

約會就是約會,就是要含情脈脈,吃喝點菜都是「調情」的好機會。面對外文菜單,你可以嘲笑自己在外文上鬧過什麼笑話,讓對方覺得你好親切,也可以趁機講一個自己去旅行時見識到的小風俗,讓對方覺得你很見多識廣。在這麼做的時候,你當然要不時「望著」對方,帶著一點點「觀察」,讓對方充分感覺到,她在你眼中的「存在」。

侍者建議火鍋要多辣、牛排應該帶血吃的時候,看她有沒有皺眉?看她有要起身的樣子,雖然不用誇張到一個箭步移形換位去幫她拉椅子,但起碼該停下刀叉筷子,貼心的告訴她,餐廳的化妝室在哪個方向。這些,都需要你保持「眼角觀察」,但不必「端詳審視」的。

很多人以為懂美食美酒,就是有品味的人。我一點都不同意,懂美食美酒的無聊蛋,我見多了,跟這樣的人聚會,你絕不會有「如沐春風」的感覺,因為他們沒有「以你為尊」,而是「以吃喝為尊」。

一個人,如果能做到把對方「看在眼裡、放在心裡」,就算這個狀態,只維持一頓飯的時間,也能讓對方覺得「被重視」,如沐春風。

看到沒?「被重視」是關鍵字喔,要緊的,就是那個「視」字啊。

 

蔡康永

嬰兒時期和大家一樣學說話,上學後被逼著參加各種演講和辯論比賽,終於變得厭倦靠說話去換取名氣和特權,於是在大學就沉默寡言的埋頭看書談戀愛。研究所去了美國,開始隨時說英文的生活,漸漸體會不同語文其實蘊含不同的生活態度。

然後呢,奇妙的命運,讓我變成一個必須常常在節目中說話的人,也得以和無數很會說話的高手交鋒。到了現在,也該是我報答所有教過我說話的人啦,我用這本書,報告心得,向他們致謝。

康永生產地是台北,血統有時被認為是上海。

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念完影視製作的研究所,最廣為人知的節目,是主持《康熙來了》及參與《奇葩說》,最廣為人知的書是《蔡康永的說話之道》和《蔡康永的情商課》,導過一部電影《吃吃的愛》,也曾經和蔡國強及五月天的主唱阿信,分別一起做過行為藝術及裝置藝術。另外,開了《情商課》的語音課程,在喜馬拉雅FM播放。

康永想完成的,是召喚幸福的咒語,能把靈魂鞏固了,然後丟在飄蕩的人生裡,當成救生圈。

 

摘自  蔡康永《蔡康永的說話之道(500萬冊紀念版)》/ 如何

 

攝影:韋來 

照片提供:大都市METROPOLE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