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知道,就是想不起來...」教育專家:善用這4個方法得到的最佳的學習與記憶效果

增強記憶的方法好多種,原來最常見和最古老的方法,往往才是最有效的。這些簡單的方法,不但可以強化記憶,增強理解內容,還可以針對剛學到的新觀念建立聯想網絡。

編按:我們都希望學習過的事物能記得長長久久,但卻常常在考試作答、口頭報告時,明明背得滾瓜爛熟的內容,忽然像在腦海消失般的撈也撈不到。當我們懊惱自己記不住的時候,原來教育神經科學領域的專家已經找到了改善的辦法......
 

舌尖效應

「有時候我寫東西或說話時明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但就是想不起來,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現象叫做「舌尖效應」(Tip-of-the-Tongue Effect)。雖然還沒有人知道它的確切原因,大部分的理論都繞著「回想」打轉。

我們回想某個詞語時,指揮會提示一組聯想,希望它們能引導它找到正確的交響曲。舌尖現象發生時,人們通常想得到那個詞的第一個字......那個詞大致上的發音......他們最近在哪本書讀到過之類的。這些都是指揮用來尋找那個正確詞語的聯想,可惜都沒用。

為了對治這個問題,很多人會改用「再認」,也就是玩字謎遊戲,希望有個人能猜出那個詞語,大聲說出來,從外界啟動交響曲。

如果你發生舌尖現象時身旁沒有別人,有幾個步驟可以試試。

首先,快速寫出一串你能啟動的聯想(那個詞跟什麼詞押韻?總共幾個字?)
第二,繼續做別的事。一旦你的注意力不再鎖定那個詞,也許五到十分鐘後它就會浮現你腦海。
第三,你想到那個詞以後,把它連同一串聯想詞語寫下來。這麼做可以明確地將那個詞跟相關聯想重新連結,日後比較容易提取。


善用包含回想與反饋的閃示卡

閃示卡(flashcard),最古老的學習方法仍然是最好的......只要正確使用。竅門在於製作包含回想與反饋的閃示卡。

每一張卡片上面寫一個問答題,背面寫相關答案。學員讀問題時會觸發特定旋律、喚出相關聯想並強化記憶交響曲。之後,他們翻到背面讀到正確答案,可以避免形成錯誤記憶。

 

剔除

「我使用閃示卡的時候,該不該剔除答對的那些,只留下我答錯的?」

很多人認為閃示卡是「答對就好」的工具:某個問題我已經答對一次,又何必多花時間再學習它?很可惜,剔除卡片不是好點子,原因有兩個。

首先,我們愈常回想某個記憶,未來它就愈容易存取。因此,剔除某張答對的卡片,將會減少回想那筆資訊的次數,可能殃及我們未來存取它的能力。

其次,我們同時學習一組觀念的時候,那些觀念就會連結成聯想網絡:回想的骨幹。如果我們抽掉答對的卡片(繼續學習我們答錯的那些),等於拔掉那個網絡的一個節點,減少我們未來回想其中任何一個觀念時可以召喚出的聯想物。

所以學習的時候別放棄任何卡片,保留整套閃示卡,以便建立龐大可靠的聯想網絡。


善用會議後回想

回想的時機永遠不嫌早。

課程、會議或訓練結束後立刻進行,要求聽講者收起筆記,花幾分鐘時間自由回想課程裡的關鍵資訊與觀點。這麼做不但有助於強化記憶,也方便查看吸收了哪些概念,哪些還需要進一步說明。

另外,要求兩人一組討論或對照他們回想到的內容,以及他們如何理解那些內容。這可以針對剛學到的新觀念建立聯想網絡。

比起課程結束後起身離去,花點時間回想討論,有助於形成更深刻的記憶、更深入的理解和更廣大的連結。


畫重點

「我讀書的時候畫重點有好處嗎?」

在課本上畫重點是很棒的技巧,可以引導你的視線和注意力鎖定關鍵主題、找出重要概念。
很遺憾,畫重點並不能加深你的記憶。

人們畫重點通常是為了日後回過頭來複習那些地方。這個句子的關鍵詞是「複習」。你現在已經學到,如果你只是回去重讀某些段落,對記住那些內容沒有一點幫助。

更好的做法是回到畫重點的地方,用自己的話敘述那些資訊,再以那些內容製作一系列問答題(閃示卡)。你想必猜得到,像這樣將複習改為回想,可以帶來人們希望透過畫重點得到的學習與記憶效果。

 


作者簡介:

傑里德.庫尼.霍維斯 (Jared Cooney Horvath)

教育神經科學領域的專家,著重於人類學習、記憶和腦部刺激的相關研究。

他曾於哈佛大學、哈佛醫學院、墨爾本大學等全球超過150多間學校任教和進行研究,著作也見於眾多暢銷刊物,包括雜誌《紐約客》《科學人》《經濟學人》。他也是LME Global的共同創辦人,致力為教師、學生和家長介紹最新的大腦和行為研究。

摘自 傑里德.庫尼.霍維斯《最高學習法:12個改變你如何思考、學習與記憶的核心關鍵》/ 大田出版

圖片提供 : PHOTO AC
數位編輯 : 董亦涵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