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放學哭訴被欺負,爸媽的反應卻讓她有心事再也不敢回家說!穩定的親子關係是霸凌的最後防線

孩子在外難免會遇到不公平,甚至受委屈的狀況,我們的角色從不是在幫他排除萬難,讓他一路順暢無比,而是當他的教練、諮詢師。當他需要有人聽他講話時,讓孩子知道你永遠都會在,安心感才是幫助被霸凌者走出陰霾的力量。

作者:何翩翩

霸凌兩個字,在單純溫和的校園(尤其是幼兒園)看起來似乎遙不可及,事實上卻有可能是你的孩子每天要面臨的問題。當剛開始情緒化的負面行為未被妥善處理時,就有可能演變成長期的霸凌事件。
 

什麼是霸凌?

挪威學者丹.奧維斯對霸凌的定義為:「一個學生長時間、並重複地暴露於一個或多個學生主導的負面行為之下。」

霸凌分為關係霸凌、語言霸凌、肢體霸凌、性霸凌甚至是網路霸凌等,在單純的幼兒環境中,比較可能出現的大概是關係上的問題。例如領導型的孩子搧動大家:「我們大家都不要跟某某某玩。」若只是偶一發生,只要大人敏感度夠高、及早介入引導,就不會演變成所謂的霸凌事件。

而幼兒前額葉控制力較弱,因而肢體霸凌也比較常出現。但肢體霸凌顯而易見,所以大部分也都可以得到妥善的處理、慢慢減少。

到了小學,孩子各方面能力增加,會變得容易因為被霸凌者的心理因素而選擇隱忍,導致問題擴大。因此能和孩子建立良好、穩定的親子互動就成了最後防線。

當然,學校老師是最重要的第一道關卡,衝突發生時的處理固然重要,能夠營造出尊重的班級氛圍更是關鍵。我們必須教導孩子學習尊重每個人,接著就來總結一下能有效降低霸凌在學校發生的方式:
 

1. 尊重彼此的差異性

不因為身高、胖瘦、口音等不同而生嘲弄之心,可利用電影欣賞、戲劇扮演學習生命教育的議題。


2. 營造互助正向的氛圍

設計班級活動如優點轟炸,讓孩子學習看到不同的優點,更會因聽到別人的讚美而肯定自己。增加自信心的同時,就不容易因為自卑感作祟而衝動處事。
 

3. 師生、親子之間溝通順暢

霸凌者或被霸凌者一定都是有跡可循的,若師長和孩子的溝通管順暢、彼此信任,就可以即時求助並得到正向的引導協助。例如可用日記的形式觀察孩子的狀況,並在第一時間介入處理,有時對霸凌者與被霸凌者來說,雙方都會得到良好的機會教育。
 

在這之中,父母的反應更是關鍵。

記得我小六的女兒曾經跟我分享好友小雲的故事。小雲在學校被另一位班上的風雲人物欺負,聯合幾個同學一起排擠她。然而當小雲回家和媽媽分享沮喪的心情時,媽媽不但沒有同理她的困境,反而告訴她:「你們班的那個萱萱,原本就是很優秀的,長得漂亮、功課又好,妳應該要多學學她才對!」小雲聽到媽媽這樣的反應更是傷心難受,跑來告訴女兒她再也不想和媽媽說任何心裡話了。

被霸凌的孩子通常都會有一些自卑情結,很可能是天生的氣質,也可能是來自家庭對他的不認同,甚至總覺得自己就是不夠努力、不夠好,也因此這些被霸凌的孩子,在一開始時都不太敢回家討救兵。

而一再隱忍的結果,就會使得霸凌者氣勢越來越高漲,最後可能就會發生難以處理的結果。因此當孩子受了委屈,放下心防的回家訴說時,是否能得到應有的同理,將是孩子能不能好好面對的關鍵。

如果父母回的是:「妳自己要好好反省,為什麼她每次都找妳不找別人!」或是「妳就告訴老師啊,怎麼那麼沒用啊,不會反擊喔?」這些話都會讓孩子對自己更失去信心,甚至失去自我認同感。

唯有我們願意同心協力的面對問題,家庭才會長出正向能量,孩子也才能充滿安全感的長大。關係中最害怕的就是用「掩蓋問題」來逃避,因為最後它終有崩潰的一天。

因此當孩子鼓足勇氣告訴你他在學校不公平的被對待時,你可以告訴他:「謝謝你願意告訴我讓你那麼難受的事。」然後你當然可以提出一些問題或建議,但切記不要讓孩子覺得你在斥責、或是懷疑他的能力,務必要保持親子溝通管道的暢通。

孩子在外難免會遇到不公平,甚至受委屈的狀況,我們的角色從不是在幫他排除萬難,讓他一路順暢無比,而是當他的教練、諮詢師。當他需要有人聽他講話時,讓孩子知道你永遠都會在,安心感才是幫助被霸凌者走出陰霾的力量。

不過也要留意,孩子是否習慣扮演受害者的角色來引起注意呢?我們當然應該相信我們的孩子,但也別被親情遮蔽了判斷力。

如果真的發現孩子有這樣的傾向時,記得要在孩子有正向表現時多關心、注意他,而非每次都只有在孩子扮演弱者時才擔心他、關注他,如此才能讓孩子的心理有良好的發展,更真實地做自己。

至於霸凌者當然也是需要同步被輔導的對象,但記得事出必有因,霸凌者欺負別人固然可惡,但本身一定也有需要被幫助的地方,包含家庭給予的壓力、本身是否有衝動性過高的問題、或是也曾經被不公平的對待等。除了矯正霸凌者的行為,也務必同步輔導心理及家庭問題,才能真正對症下藥,讓每個孩子都能正向發展。

我在上青少年課程時,曾聽黃心怡講師說過一句話:「霸凌是一個很難自我療癒的傷口,它耗損的不只是表象的關係和生活,而是最基礎對人的信任。」

經歷霸凌事件肯定是痛苦而不安的歷程,但唯有我們陪伴孩子勇敢的面對,才能幫助孩子長出新的力量,甚至日後看到別人也在經歷時,孩子如果能因著同理而幫助他人度過,將會是最好的療癒方式,相信也會是身為父母的我們放心又驕傲的時刻。

當孩子回家告訴你他在學校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時:

1.請先扮演好傾聽者的角色

對孩子說的話不帶批評,請只帶著好奇與關心,試著了解故事的全貌。

2.當你其實聽出孩子的問題時

盡可能不要以批判的方式對待他,據實以告你的觀察和想法,讓他先感受到犯錯其實並不可怕,永遠都有補救的機會,並幫助孩子釐清事實的真相。

3.做出改變的契機

唯有孩子真的認同與看到自己的問題,才有可能真的做出改變。你再冠冕堂皇的道理,對孩子而言都可能只是耳邊風,甚至讓他下回不想再和你分享了。

當你聽出是班上同學或老師的問題時,因為孩子是每天在班上生活的當事人,因此請先委婉的告訴孩子你想要幫助他,也許是和老師通個電話,或是寫聯絡簿問看看老師的看法。

4.跨入孩子的領域前,請事前告知他

孩子尚在學習與發展中,當然有他不足的地方,但當我們要進入他的領域時,事先的告知是一種尊重和肯定他的表現。如果他拒絕了,請你耐心等待,只要保持和孩子的溝通管道暢通,就不容易發生太嚴重的問題。
 

摘自 何翩翩  《同理心解鎖孩子的情緒:帶你看見孩子的內在需求,讓教養不再卡關》如何出版社


【作者簡介】何翩翩

曾在紐約生活與工作三年,取得紐約大學的幼教碩士與三到六歲國際蒙氏教師證,也曾在一間蒙特梭利幼兒園擔任園長長達十三年。

然而翩翩老師認為當父母與教師是很不同的,沒有人會發證書給你,證明你「可以了,你有資格成為一位夠格的父母」。

我們好像就這麼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父母,然後經常陷入「不知道自己真的準備好了嗎?這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我孩子的問題?為什麼再用心也會有這麼多的教養卡關?」的疑惑漩渦中。

翩翩老師期待透過工作及她的文字,發揮同村共養的精神,幫助爸媽覺察孩子的情緒問題,讓孩子的養成不再只靠父母的單打獨鬥,進而成就每個孩子。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