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之間相敬如賓的關係,較為健康,寧可當彼此是客人,互相禮遇、尊重,合得來靠近一點,合不來各退一步

婚姻本來就應該劃清界限,但在傳統亞洲「大家都是一家人」的文化下,甚至可能從子女交往的那一刻開始,就是兩家人的事。於是「你的」就是「我的」,「我應該」的,就要「你也應該」比照辦理。 其實,相敬如賓的關係一直以來都比較健康。

文/陳彥琪(諮商心理師;前臺北市親子館副館長)

不要去攪和不屬於你的事情。大至先生家的貸款,小至婆婆的廚房用具往哪裡擺。你只要負責和先生溝通,他可以怎麼做,會讓你安心,又或者你能幫忙些什麼,讓他能夠好好回應那個他已經花了三四十年抗衡的原生家庭。 

「我媽就是講話難聽,你幹嘛這樣?」阿哲試著告訴太太。 

「我媽有這樣對待你嗎?為什麼就要我忍耐?好像回嘴就是我的問題?」太太開始不滿。 

「我吃你家、住你家,沒錯,但我也是委屈自己,配合你們、配合大家。難道你不能為我多想一點?」太太越說越覺得不公平。 

「沒有人要你委屈呀。如果換成我住你家,我也願意幫忙做家事、打掃呀。不然,換你出門工作賺錢?」說到後來,阿哲自己也有點惱火。 

我腦海中環繞著那些在諮商室中大吵、互相指控、淚流不停的夫妻們爭執的言語。他們亂紛紛的互相丟擲,顯然已經不希望對方能夠承接、理解,但希望至少可以打中對方,好讓對方感受到自己所受的苦,正如這把利劍深深刺進我身上那般難受。 

 

他與原生家庭的衝突,巧妙而隱晦的轉嫁到伴侶身上 

過去的三十幾年,阿哲都這樣熬過來了。從反抗、無力到學會忽視,來換得在家中的安身立命,但沒想到結了婚,太太與媽媽一碰在一起,就炸出火花。 

「我覺得問題沒有這麼嚴重。我媽也不是沒有接受她,但她就是激不得,無法忍受讓老人家唸個兩句。」 

這話,若讓太太聽到還得了,阿哲自己也很清楚,但他的感受很真實、沮喪。他很困擾為何「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卻讓兩個女人一觸即發。他連滅火的機會都沒有。 

其實回顧阿哲一路的成長,才發現他早已習慣用沉默回應,來敷衍母親的激烈索討。

正當阿哲母親覺得心灰意冷、死馬無法當活馬醫時,「媳婦」這個新角色出現了。阿哲母親想,兒子都不理我,媳婦總該聽我的吧?

於是阿哲母親又開始把所有的期待、要求,一股腦地開始往媳婦身上丟,希望自己能對兒女有所影響與改變。

豈料媳婦的反抗與不聽話,比自己的兒子更難以令人接受與原諒。畢竟不是自己養了三十幾年的孩子呀,外人般的情感基礎,卻又要被當自家人的標準看待,婆媳關係自然崩解、破裂。 

但婆媳彼此之間,卻還期待要和諧共處,這讓大家都苦不堪言,也無法好好釐清,到底誰該為這件事負責。 

 

別把對方原生家庭的責任與問題,都往自己身上攬 

「老二的太太都很節省,冷氣都沒有開,吹電扇就夠了,很貼心欸。 

「你又買新衣服啦?這件多少錢?我看老二的太太都穿那幾件而已,可是都還會記得母親節也給我紅包。 

「我不是真的要跟你要紅包啦,我有需要跟你拿嗎?我又不是沒有錢~」 

月麗的婆婆很習慣索討,她在諮商了幾次後,比較能夠跳出那個被勒索的受害者角色,不過,月麗發現婆婆對其他人,也是這樣。 

婆婆向女兒抱怨兒子員工旅遊不帶她去、向兒子抱怨丈夫去跳土風舞就穿得漂漂亮亮,卻從不帶自己出門吃頓好的、向丈夫抱怨大媳婦給她帶孫子,給的孝親費卻沒有二媳婦多。 

月麗把婆婆的故事拼湊起來,開始慢慢理解,那是婆婆從出生以來,在物質與關愛的匱乏下所帶來的不安全感。好像不這麼伸手要,大家就不會看見婆婆的需求,但婆婆又希望她的孩子們可以把她這麼辛苦的母親放在心上,不是她喊聲要了,才一副勉勉強強應付的模樣。 

「但是,憑什麼婆婆就可以這樣勒索我?我又不是她的孩子。」月麗有點沮喪地說。 

「是呀,所以你要做的,是劃下跟婆婆的心理界限。『她不滿,不代表我這媳婦不好』,才能讓婆婆的索討,回到她跟你先生的親子關係上,才對呀!」我這麼回應。 

 

婆媳之間相敬如賓的關係,較為健康 

心慈決定自己買個小冰箱,以免一天到晚被婆婆說,冰箱裡都是她的東西。其實,心慈才不喜歡自己冰的面膜,也都沾染著冰箱的魚腥味。

而且,當時還被婆家酸:「對啦,我們家的冰箱就是又舊又醜啦,你看不上眼。」結果樓下冰箱壞了,小姑想借自己的冰箱,冰公司團購的東西,被心慈以空間太小拒絕,心慈居然被說:「借一下也不行,我們家也都讓你住這麼久了!」讓心慈當晚立刻跟先生大吵一架。 

心慈一邊哭,一邊滑著手機。她搜尋591租屋網,心裡還不時想著:「我都這樣了,是你們逼我要劃清界限的!」 

「我並沒有要我的公婆把我當自己人,因為他們本來就不是我的爸媽,但我覺得現在這樣的關係,快讓我抓狂了!」心慈聲淚俱下。 

婚姻本來就應該劃清界限,但在傳統亞洲「大家都是一家人」的文化下,甚至可能從子女交往的那一刻開始,就是兩家人的事。於是「你的」就是「我的」,「我應該」的,就要「你也應該」比照辦理。 

其實,相敬如賓的關係一直以來都比較健康。

但為什麼一旦被要求稱呼對方的母親為「媽」,自己就得對待婆婆如自己的父母一般,要像神主牌似的供著?回到我的原生家庭,我即使對著自己的媽媽大吼大叫,也會被原諒,對著自己的媽媽耍賴、哭泣,也能獲得擁抱呀!

我寧可我們當彼此是客人,是互相禮遇、尊重的關係。如果發現彼此興趣相投,就靠近一點。如果意見不合,那麼,就各退一步,沒有必要為難彼此。 

 

婆媳姑嫂的問題,應該要回到伴侶的關係處理,比較單純 

「我先生一天到晚喊窮,孩子的奶粉、尿布錢都我出,也沒關係,可是他一邊抱怨婆婆的需索無度,卻又一邊拿錢出來。我叫他不要再匯錢過去,反而被他說我就是自私,不懂得父母的養育之恩,以及跟他維繫關係的辛苦! 

「我當然也覺得公婆的房子給我們住,是一件感恩的事,但是貸款也都我先生出了,現在老人家退休,想到處旅遊,手上缺現金,就又把房子要回去賣掉,那我們到底算什麼?」 

很多太太來到諮商室中,不悅地講述在丈夫身上看到的不平等待遇,氣憤地有如自己受欺負與委屈一般。偏偏作為伴侶,想幫忙先生解決,但真的站出來,抱不平了,卻反而被伴侶將了一軍,指控自己不懂事與不體貼,讓先生難做人,自己在婆家也「黑掉了」。 

太太落得兩邊都不討好,賠了夫人又折兵。太太處在尷尬的關係中,也更顯得孤立無援。 

兩個人相愛、結婚,固然是帶著彼此的原生家庭,以及各自生命中未解決的議題結合,但不代表你得要這樣不分你、我的,涉入彼此的議題。 

很多太太會害怕,擔憂如果自己不處理,這灘渾水會蔓延到自己身上,到時候錢還不是要從自己這邊討。可是討錢這件事,應該也是先生要回到「伴侶關係」中,和太太討論,能否支持自己,幫助自己面對和原生家庭的困難,而非太太直接去與公婆對抗或爭取。 

不要去攪和不屬於你的事情。大至先生家的貸款,小至婆婆的廚房用具往哪裡擺。即便看不順眼,那也是先生和他原生家庭要處理的事情。而你所感受到的不舒服,應該要回到你與伴侶的關係中去表達。

你只要負責和先生溝通,他可以怎麼做,會讓你安心,又或者你能幫忙些什麼,讓他能夠好好回應那個他已經花了三四十年抗衡的原生家庭。 

不要急急忙忙的好心幫忙,卻搞不清楚人家累積數十年的複雜原因,就想自以為聰明的插手解決。 

親密關係的經營已經這麼不容易,我們卻讓踩踏各自的原生家庭的界限來消耗彼此,這其實是很可惜的。 

如果對方還沒意識到這件事,那麼就由你先開始為自己劃下那條心理的界限,例如你可以對另一半說:「我在你家庭中所感受到的不舒服與困難,能不能先回到我們的親密關係中來處理?這部分,你能理解我,就足夠了。」因為當你能感受到被陪伴與支持,你也無須透過攻擊他們,來突顯你對另一半的需要。 

我們並非要讓伴侶的家人有所改變,但很多時候,讓先生最深愛的兩個女人,維持美好的距離,總比綁在一起,卻互相厭惡,來得舒服與長久。 

 

摘自 陳彥琪《你實在太累了,不是不會當媽媽》我對你的愛,在婆媳姑嫂問題中消失殆盡/ 寶瓶文化

 

Photo-by-Andrea-Piacquadio-from-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