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勿過度

如果生活失衡是成功的代價,那麼成功就不是那麼可取了。
  • 書摘
  • 2015-11-25
  • 瀏覽數1,574

文/萊納.齊特曼

 

成功者在工作上投入的速度、強度與時間,往往令人感到驚訝。雷辛斯基(Jeanne M. Lesinski)在比爾.蓋茲的傳記中寫道:「在微軟,沒有人的拚勁比得上蓋茲。他完全投入在工作上,完全忘記整理自己的儀容或吃東西。有時候,他的祕書一早來上班,會發現蓋茲居然躺在辦公室的地板上呼呼大睡。」

 

瓦利德親王也是,他每天處理的工作量大得嚇人。他的私人醫生說道:「跟親王在一起總是閒不下來,我們沒有一刻停止,總是不斷走動。你無法像在度假一樣坐下來放鬆,連續兩、三個鐘頭腦袋放空。只要在親王身邊,我們就要做這個,做那個,到那裡……我們要跟隨他一起行動。」

 

凡事勿過度:清楚自己的局限才能超越局限

 

瓦利德親王的醫師提到,親王每天睡眠時間不超過四到五小時。他總是馬不停蹄—有一回,他在五天之內跑遍非洲十個國家開商業會議,從早到晚的行程都排滿了。「有時候他的確過於操勞,例如出國訪問時,他早上六點動身,晚上十一點回到飯店,然後在大廳裡待到早上四點。他想讀點報紙,看點雜誌,吃點東西,他希望旁邊有人陪著。」每天午夜過後,瓦利德親王會仔細閱讀最新出刊的《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與《國際先驅論壇報》,此外還有一些雜誌,如《新聞週刊》、《時代》雜誌、《商業週刊》與《經濟學人》,以及其他財經的出版品與書籍。

 

洛克斐勒也是個工作狂。他的傳記作家說道,「洛克斐勒總是不斷操心公司的事,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心裡頭十分苦惱。」洛克斐勒不是一個輕易承認自己弱點的人,但他曾經坦承說,「多年來我一直無法睡個好覺,我擔心事情的發展……我每晚輾轉反側,擔心著結果……我擁有的財富無法撫慰我長年的焦慮。」

 

洛克斐勒的生活方式讓他付出代價。他50 歲的時候,開始飽受持續疲倦與憂鬱之苦。他的傳記作家寫道,「數十年來,他以超人的精力創建了標準石油,以一人之力掌控大大小小的瑣事;在此同時,壓力卻在他體內悄悄累積。人們現在可以從他的臉上看到,一個強忍憂鬱的人的神情,那是為了工作而過度犧牲健康的結果。」最後,他罹患的病症一直找不出真正的病灶—他的症狀在現在多半可以歸類為「倦怠症候群」—而他的病情越來越糟,因此有數個月的時間他完全無法辦公。他於是決定星期六不上班,並且放個長假,但他的病情依然不見好轉。

 

最後,他遵照醫生的指示,讓自己放八個月的大假。他的部屬被下了嚴格指示,只有遭遇緊急狀況時才能連絡他。洛克斐勒開始經常性地騎自行車,並且下田工作。1891 年7 月,他在信中寫著:「我很高興我的健康持續好轉。我無法形容我現在看世界的角度跟過去有多大的不同。昨天是過去這幾個月以來最棒的一天。」

 

往後幾年,洛克斐勒很少進辦公室,56 歲時,他完全從事業退休,開始專注從事慈善事業。他開始留意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設計了一套飲食,協助自己活到一百歲。「他對飲食、休息與運動極為講究,把所有的事都簡化成例行公事,並且每天重複一樣的日程,要求其他人必須配合他的時程。在給兒子的信中,洛克斐勒把自己的長壽歸功於他能拒絕社交的需求。」洛克斐勒只差兩年多就能達成他的目標,他在98 歲生日前的七個星期去世。

 

頂尖運動員對於自身競技的投入,強度也不遑多讓。世界知名的守門員卡恩描述自己身為職業足球員的生活:「我成了一部機器,一部持續運轉的引擎,指針總是飆到上限。」成功對他就像毒品一樣。「就像『真正的』毒癮,你完全與外在環境隔絕了。一切都變得越來越快,你就像在滾輪裡不斷奔跑的老鼠一樣。」

 

這種投入方式當然要付出代價。卡恩記得1999 年他獲選為世界最佳守門員後不久,他覺得自己已經達成目標了,但接下來他卻發生了一連串可怕的事。「我感到空虛、疲憊、全身無力、從內心感到疲乏。突然間,我對一切失去了感覺。就連上樓回自己的臥房,我都感到心力交瘁。」早上,他幾乎沒有力氣下床更衣,而且完全無法從生活中找到任何樂趣。

 

卡恩發現自己無法放鬆下來。他提到自己在比賽前會在床上躺好幾個小時,全身都被汗水浸濕,而且無法控制自己的思緒。「我的腦子裡有無數的念頭四處亂竄。就像大雷雨一樣。整個腦袋打雷閃電,讓我不得安寧。」他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東西,唯一有的只有不斷折磨他的緊張與恐懼。但卡恩還是努力克服:「如果那是追逐成功的代價,那麼我願意付出這個代價。我只希望在我加入球隊時沒有人發現我出了什麼事。」

 

卡恩經歷的是典型的倦怠症候群:「無力與疲憊成了我平日的常態,頭痛、恐懼、緊張、易怒與罪惡感時常伴隨著我。未能成功時,則是產生挫折感。在『最後階段』,腦子裡滿是絕望,覺得人生毫無意義,連最簡單的事都會讓自己精疲力盡。」

 

卡恩克服了倦怠的經驗而且持續取得巨大的成功。他曾當選德國最佳守門員與歐洲最佳守門員,而且兩種獎項都榮獲超過三次,另外他也曾兩度當選世界最佳守門員。如果他未能成功維持緊張與放鬆之間的平衡,他不可能達成這樣的成就。卡恩也必須重新學習紀律的概念:「重要的是,要從經驗中學習紀律到了什麼程度會變成一種強制性的東西,到了那個階段,紀律將會反過來傷害你的表現,甚至帶來毀滅性的結果。」紀律是必要之物。但卡恩現在更了解紀律是什麼樣的東西。「『凡事勿過度』,這個紀律一定要嚴守。

 

對於頂尖的運動員、管理人員、企業主與其他的成功者來說,要理解卡恩說的「凡事勿過度」的紀律往往需要親身經歷一段痛苦的過程。前網球明星貝克在自傳裡描述身為世界級的運動員每天要接受什麼樣的嚴格訓練:「無止盡的訓練,為了大滿貫連續數星期的準備,就像坐牢一樣。殺時間,忍受無聊,一千次正手拍,一千次反手拍,直到自己像機器一樣不用思考就能做出反應。」從10 月19 日到11 月2日,在短短兩星期內,年僅19 歲的貝克在三個不同的國家贏得了三場錦標賽。

 

醫生說,貝克的身體已經累壞了。「我的免疫系統的防衛機制大幅下降,結果,我罹患了支氣管炎,全身無力,還有些微發燒……稍微吹點冷風就會讓我著涼。」嚴格的訓練、錦標賽、為了履行與贊助商的契約而連續數小時數天工作—要不是遭受極大的壓力,這些負擔其實貝克都挺得住。一名頂尖的運動員必須「清楚自己的局限,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這樣才能超越局限。這是為什麼任何合法的協助手段都是可行的,它們或多或少能幫得上忙。」

 

貝克談到他對安眠藥上癮,因為他找不到其他方式讓自己放鬆。「我吃安眠藥已有數年時間。我經常在半夜醒來,因為過了三、四個小時之後,藥效就退了,於是我把劑量增加了一倍。」沒有安眠藥,他甚至連眼睛都無法閉上。「在比賽前,我顯然一定要減少劑量—至少我必須試著這麼做。但結果是我完全無法入睡。」有時候,貝克一覺醒來,渾然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與世界級的運動員一樣,頂層的管理人員也是處方藥、酒精、抗憂鬱劑或非法物質的成癮高危險群。與運動員一樣,他們也承受巨大的壓力,而這些壓力遲早會提升到他們無法承受的地步。倦怠症候群通常出現在那些非常具有野心而且一心一意實現目標的人身上。失眠、容易感冒與罹患其他小病,極為易怒乃至於憂鬱與身心失調,這些症候群顯示緊張與放鬆之間的均衡關係已受到破壞。

 

如果那真的是成功的代價,那麼成功就不是那麼可取了。生活如果不靠抗憂鬱劑或藥物就過不下去,那麼這樣的人生跟成功實在差得太遠。然而,你不需要付出這樣的代價。事實上,如果你不懂得如何排遣壓力,那麼長期而言,你不可能獲得成功。健壯的身體也許短期內承受得住這類藥物濫用,但絕非長久之計。如果你想數十年維持成功,那麼你必須找到放鬆的方法。

 

許多高成就者未能察覺自己已經藥物濫用,等到他們發覺時往往為時已晚。藥物成癮之所以危險,在於成癮者無法或不願坦承自己上癮—或者,他們往往在導致或經歷極大的痛苦與悲劇之後,才願意面對真相。許多成功者都有成癮的問題,因為他們無法處理龐大的壓力—貓王、小甜甜布蘭妮與惠妮.休斯頓都是著名的例子。

 

 

找到屬於自己的放鬆方式

 

在緊張與放鬆之間找出對的平衡,是成功的關鍵。我所說的可不是「生活─工作的平衡」這類時髦的觀念。這種說法其實是有問題的,因為它隱含著這樣的前提:「生活」與職場是可以一分為二的。成功者熱愛工作。工作是他們的嗜好,他們的嗜好是工作。對這種人來說,連續數小時拚命工作根本不是問題。這些人之所以感受到壓力,不是因為工作太多,而是他們不滿意自己的工作表現。

 

你也許也有這樣的感受:所有的事都進展得非常順利,你喜歡你的工作,而且也交出很棒的成果,你接二連三地獲得成功。你跟自己以及週遭的人處於極為和諧的狀態。在這樣的日子裡,你可以輕易工作14 乃至於16 個小時不覺得累。等到有一天,一切都不盡人意。你對著下屬發火,也對自己很不高興,霎時間所有的事情都不對盤。接下來的三到四個鐘頭,你感到全身疲憊。顯然,造成壓力與疲倦的主因不是工作的量,而是工作的質。

 

廣告狂人奧格威是工作狂,而他也用相同標準要求下屬,他寫道:「有一句蘇格蘭諺語是這麼說的:辛勤工作不會要你的命。要命的是厭倦、內心衝突與疾病。人不會死於辛勤工作。越努力工作,你會越快樂。」

 

然而,不是每件事都能如你所願平順而和諧地進行。頂尖的管理人往往是最能解決問題的人。其他人沒辦法解決的問題,最後都會送到他們的辦公桌上。而這也是他們能領取高薪的原因。雖然壓力不全然是工作量的問題,但現實來看,一個人能做的工作量確實是有限的。工作的強度與工作持續的時間兩者呈反比。就像跑步一樣:有些人擅長長跑,有些人擅長短跑。短跑選手的運動強度較大,但他們只能維持數秒,他們不可能像長跑選手那樣跑幾個小時的馬拉松。

 

你工作的時間越久,越需要頻繁休息。而在休息時,你也應該像認真工作那樣的認真休息。如果你不在你的每日、每週與每年的時程裡安排固定的「休息時間」,長期而言你不可能獲得成功,因為你不可能一直維持必需的工作強度。

 

每個人都必須找到屬於自己的放鬆方式。你也許跟我一樣,選擇自主訓練的方式。或者,你可以把自己鎖在某個安靜的房間裡半個鐘頭,在裡面做瑜珈或類似的放鬆運動。你「找不到時間」做這種事?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必須確認日後要撥出時間去看醫生或住院。

 

維珍集團的創立者布蘭遜說:「我醒著的時候,腦子不斷轉著,持續產生各種新點子。由於維珍是個全球性的公司,我發現自己絕大多數時間必須維持清醒,幸好我很擅長小睡,我隨時可以躺下來小睡一、兩個鐘頭。」布蘭遜甚至強調,在他多年來學會的技巧中,小睡的技巧是「最重要的」。「邱吉爾與柴契爾夫人也是擅長小睡的高手,我一輩子都以他們為典範。」

 

邱吉爾說:「你必須在午飯與晚飯之間小睡一番,這點絕不能打折。脫下衣服,上床睡覺。我一直是這麼做的。不要以為自己白天睡覺會讓自己做的工作變少。這種蠢話大概只有缺乏想像力的人才說得出口。」他說,固定小睡可以增加他的效率,讓他一天能做兩天的工作。「戰爭開始後,我必須白天睡覺,這是我唯一能負起重任的方法。」西洋棋冠軍卡斯帕羅夫也推崇固定小睡的好處。

 

比爾.蓋茲以能夠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睡覺聞名於世。在大學時代,「蓋茲從不在床單上睡覺,他會直接倒上未整理的床上,頭上蒙著電毯,就能立刻沉睡,即使寢室裡還有人從事其他活動也吵不醒他。」往後,他依然維持著「倒下即睡」的能力。他的傳記作家寫道,「搭飛機時,他會把毯子蓋在頭上,整個飛行期間他都能呼呼大睡。」蓋茲可以每天只睡一、兩個鐘頭地連續工作數天。「當他累到無法寫程式時,他會躺在辦公桌後頭小睡片刻。」

 

根據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的研究,即使是40 分鐘小睡也能增加百分之三十四的表現與百分之百的專注力。哈佛大學的科學家也發現,一整天工作之後,工作績效會減少百分之五十,但是只要小睡一小時就可以百分之百恢復。

 

即使在平時工作期間,你也必須找時間放鬆並且忘了工作。許多人認為要做到這點相當困難。於是他們把問題帶回家裡。當然,有時候我們不得不這麼做,但我們這裡的重點在於避免過度疲勞。如果你一直工作到半夜,你很可能躺在床上不斷想著白天遇到的問題。這是為什麼在工作與上床睡覺之間要設一個「緩衝區」,以我來說,我通常會選擇做運動。

 

高成就者經常會因為「關機」與「什麼也不做」而產生罪惡感。他們總是隨時想著工作,連度假時也無法放鬆。我有個朋友是某公司的董事長,他曾告訴我他的妻子在假期到了第三天時開始打包行李。她說,她再待下去完全沒有意義,因為她在這裡一天有好幾個鐘頭看著他跟辦公室講電話。他們於是達成協議,他每天回電子郵件與電話的時間絕不超過一個鐘頭。

 

我認為,即使是一小時也嫌太多。度假時,你應該把所有的工作拋諸腦後。如果你的公司因為你度假兩星期沒有隔幾分鐘就回電而停擺,那就表示你選擇的員工有問題。此外,如果你度假兩個星期,依然不放心把公司交給員工,那就表示你對他們的信任度不夠。在這種狀況下,他們如何能產生信心獨立行動與思考?在努力工作一整年後,你需要撥出時間思考別的事,閱讀書籍,運動,從事一些與工作無關的活動。

 

手機電池如果不定期充電,手機就無法運作。人的心靈與身體也是如此—你必須每天、每週與每年為你的心靈與身體充電。一名頂尖的運動心理學家曾向我解釋,為什麼許多一流運動員要另外找一項他們喜歡的活動來做替換,例如釣魚、射箭、高爾夫球等等。他談到運動員必須沉浸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裡才能重新獲得精力。

 

一流的管理人員與企業主最好能採取世界級運動員的飲食與生活方式,因為這兩種人都必須禁受生理與心理的壓力。如果你苛待自己的身體,吃得不健康、抽菸而且不讓身體放鬆與休息,你無法期待自己在未來數十年能夠維持頂尖的表現。

 

這也表示你必須允許自己每隔一段時間生病。許多一流的管理人員認為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因此他們就算生病也不肯在床上躺一個星期。我曾經認識一個傑出的管理者,他因為忽視小感染而心肌梗塞死亡。

 

我認為,不讓自己的身體有充足的時間克服疾病,這顯然是一個弱點,同時也是缺乏自律的表現。你真的以為自己會因為花幾天—或甚至兩個星期—待在家裡養病就會讓自己落後?給身體充足的時間從輕微的病痛中恢復,總比未來累積成更嚴重的長期健康問題好得多。

 

養成一種態度,能與工作上的問題保持距離,這點非常重要。我曾看過有人因為無法處理壓力問題而離職。我會對這些人說:「如果你找到一份新工作,你同樣還是擔任主管,一切的工作內容都跟前一份工作一樣。你的態度沒有變,那麼你的問題還是會再度出現。換個工作環境終究比不上換個態度有效。」

 

重點在於你是否跟問題保持距離。思考問題是好事,但擔心問題可就行不通了。說的比做的容易,這點我知道。野心越大的人,越不容易罷手與放棄。但是你必須注意,除非你能做到保持距離,否則你永遠不可能達成最好的表現。本書教導你訂定更高的目標,但為了實現目標,你必須在緊張與放鬆之間求得適當的平衡。否則的話,訂定更高的目標只會讓你一敗塗地。

 

 

建立價值,學會放手

 

生活上最成功的人,通常是那些懂得放手,不認為凡事非我不可的人。無論你的目標是晉升為主管,還是成為公司老闆:如果你讓自己陷入無止盡的忙碌或認為凡事非我不可,那麼你絕不可能成功。

 

奧托常說,在部門裡建立好的團隊是每個經理必須解決的最重要任務。他深信,公司要成長,一定要立下「一流的基礎」。這位世界最大郵購公司的創始人表示,「建立好的團隊。你只有站在幹練同事的肩膀上才有可能爬上頂端。」奧托說,公司老闆必須持續「工作,但也必須持續讓自己從工作解脫。」「唯有從工作解脫,你才有時間而且有創意地處理新的任務,特別是那些能推動公司成長的任務。」

 

奧托建立新管理團隊之後,而管理團隊「也運作得十分順暢」,他就立刻把自己的辦公室移出公司大樓,藉此切斷自己與各部門主管的連繫。在此之前,這些主管都需要直接向他報告。奧托雖然移出公司大樓,但原來的部門主管還是試圖繞過新管理團隊直接向奧托報告,希望由他做決定。奧托說,「我刻意與奧托郵購公司保持距離,這麼做可以讓我擺脫日常業務,讓我專心處理更大的問題,特別是那些可以推動公司前進的問題。」

 

一旦你成為自僱者並且成立你自己的公司,你或許可以自稱是企業主。但你是否真的在做企業主的工作?一個企業主應該制訂公司發展的策略,建立公司價值。稱職的企業主必須致力於讓自己毋需親自過問每一項工作。

 

然而,在許多中小型企業裡,情況卻不太一樣:公司創立者從事的工作跟經理及員工沒什麼兩樣。這些公司老闆與其說是為公司工作或為公司的發展工作—這是一名企業主應做的事—不如說他成了公司裡的一名職員。事實上,許多自稱企業主的人面對工作時彷彿自己是自由專業人士,例如醫生、律師等等,他們必須親自處理實際的工作。

 

如果你決定成立一家公司,一開始你確實要親手負擔絕大部分的工作。然而,你一定要意識到習慣這種作業模式的危險,你會因此忘了你的真正目標,到最後你會被這些工作纏身,完全沒有時間思考重要的問題。

 

如果你因為無法授權與無法建立能幹的管理團隊以及功能健全的系統與程序而必須凡事親力親為,那就表示你並未建立起公司的價值。如果公司少了你就無法運作,那麼就表示這家公司毫無價值可言。當你想賣掉公司時,精明的買家一定想知道你是否建立了功能健全的工作流程,以及你是否組織了優秀的管理團隊,或者,他們也會想知道這家公司是否沒有你就不行。

 

 

摘自 萊納.齊特曼《絕不讓對方說不: 不打安全牌的17條致勝法則》/沐風文化

Photo:Jordan McQueen,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