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生遭老師當眾罵「腳殘」?學生媽媽:我當下很憤怒,想說他憑什麼講這種話?但後來發現...

我當下有許多憤怒的想法:「這老師憑什麼講這種話。」、「這老師講話太傷人」……「打一九九九」。當我心裡浮現一九九九的時候,突然冷靜了下來,覺得自己滿可笑的。學校裡每天層出不窮的一九九九,實際上很少能真正解決問題,反而讓願意做事的老師投鼠忌器,綁手綁腳...

文│余懷瑾

前情提要:仙女老師余懷瑾,原本並不是老師。五專畢業之後,她當過廣告AE、程式設計,終於認清自己的志向,上了大學念國文系,當了代課老師,後來終於成為正式教師。其間的職涯艱辛,讓她更加珍惜教師這份工作。

教師甄試期間,她懷孕了,後來順利考上了正式教師,通勤生涯和教學工作導致她早產。雙胞胎女兒因為早產兒住保溫箱、加護病房,當媽媽的日子就是接踵而來的各種挫折與打擊。她當然曾經問過為何是我?為何是我的女兒?

仙女老師當上了老師之後,也曾經有過丟粉筆管秩序的行為,但是,在真心面對自己的弱點和認真學習與進修之後,她最後成為一個讓學生不想下課、上課猶如演唱會的老師...

 

言者無心的傷害

國二時,有一天晚上,平平(仙女老師女兒)講著學校表演藝術課發生的事。

老師說:「我不管你們是腳殘,還是腦殘,以後每次上課都要準備校慶表演……。」

平平感覺受傷了。「老師一提到腳殘,全班都知道她在說我,班上只有我一個人行動不方便。」

我當下有許多憤怒的想法:「這老師憑什麼講這種話。」、「怎麼這樣傷害學生幼小的心靈,這是什麼老師啊!」、「這老師講話太傷人」……「打一九九九」。

當我心裡浮現一九九九的時候,突然冷靜了下來,覺得自己滿可笑的。學校裡每天層出不窮的一九九九,實際上很少能真正解決問題,反而讓願意做事的老師投鼠忌器,綁手綁腳。

我想起,這幾週只要有表演藝術課,平平就會提到秩序很吵,尤其男生配合度很低,老師管秩序管得很辛苦。

我手寫了封信給導師,請導師代為轉達給表演藝術老師。內容大致是:「身為家長的我們向來接受孩子的肢體障礙,但孩子需要花多一些的時間建立自信,老師的話讓平平受傷了…… 希望老師同理對待。」

在寫這封信之前,我問了平平:「你會希望導師和表演藝術老師知道你的想法嗎?」她點頭。我寫好信後,把信給平平看,她微笑著夾進聯絡簿裡。

 

老師的道歉

隔天恰好有表演藝術課,科任老師找了平平聊天。

她對平平說:「我前幾天不是故意要攻擊妳或是想要怎樣,我猜到你們班一定有男生會說自己肢體不協調、不想參加,班上男生的狀況妳也知道,就是想鬼混。特別提到妳,只是想讓男生們知道,連妳都參加了,他們不能不參加;妳都能跟著全班一起練舞了,他們沒有理由不練習。但我那天沒想那麼多,沒注意到我的措詞會傷到妳。我真的沒有要針對妳的意思,我向妳道歉。 」

老師並強調,她一直很肯定平平,從國一開始的每堂課都沒有因為身體不方便而不參加,服裝走秀也很努力準備,常常跟組員一起練習。她希望平平可以接受她的道歉。

平平回家後,如釋重負,她明白老師並非針對她肢體障礙而有所批評。

「腳殘事件」是很好的機會教育時機。希望有一天,當平平走在路上,聽到有人說「腳殘」,她也能不以為意的大步向前,不須對號入座。說不定只是旁邊有一群小朋友在踢球,有人踢得不好,是同儕間的戲言,並不是在嘲笑或攻訐她。

經過這次事件,平平學習到的是,即使行動受限,心態可以開放,並練習三件事:

一、遇到問題,不閃躲,嘗試解決。

二、解鈴還須繫鈴人,直接與當事人溝通。

三、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有些話不必停在心裡太久。

 

摘自  余懷瑾 《不怕輸,就怕放棄:仙女老師教你說自己的故事,走出你要的結局》/商周出版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