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常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毫無準備

保險就是「晴天備傘」,在大雨來襲時保有擋雨喘息的能力,雨過天晴還能仰望雲上太陽。

文│吳心恬

名模林志玲曾經在節目中談擇偶條件時這樣說:「等我老了病了,願意陪我去看病。」事後有媒體寫她開出的條件太平凡,也有人猜測是家人生病讓她有感而發。我覺得她想得很透徹,聽起來平凡卻是真實人生裡可能上演的橋段。

 
幾個月前朋友介紹我認識一位30歲不到的年輕人,他滔滔不絕地談著理想說著工作,是個壯志成城的職場青年。他說上大學後就沒再跟父母伸手要錢,利用課餘時間接案子兼家教賺取零用錢,找我協助他做財務規劃,希望向父母證明他已長大而且經濟獨立。在我們探究需求的過程中,他目標堅定、想法明確,討論也進展順利。就在我們談到醫療保險時,他大筆一揮把住院醫療險種全部畫掉,告訴我:「住院就叫我媽來顧我。」噫?說好的自立自強獨立自主呢?

 


我有一位在醫院工作的客戶,我們見面談天或討論保單的地點就是醫院,有時是護理站外廊、有時是他單位的會議室。拜訪客戶是件快樂的事,但他的工作時常調動單位,每當他說新單位在「某大樓某棟某側某室」我就頭皮發麻,因為進了建築物之後,我就像定位失靈的地鼠,鑽來鑽去總得花一番工夫才找得到會面點。起初我一直以為是自己方向感太弱,直到有一次看到朋友陪母親就醫在FB上打卡「○○旗艦館」,見面聊起才發現,醫院內的指示龐雜混亂不完全是我一個人的困擾,很多人一進醫院就會迷路。
 
作家侯文詠為他的醫院暗黑小說取名「白色巨塔」,真是形容得太好了!對一般民眾來說,醫院不一定是巨塔但肯定是個迷宮。我實在不懂醫院為什麼要設計得這麼複雜?在裡頭上班的人得花一番唇舌向親友說明自己的所在位置;親友住院想去探病,憑房號還需左彎右拐避開這部電梯等候另處電梯才到得了;然後每棟大樓都有著象徵意義或紀念前人的命名典故,這些典故寫在官網[關於我們]真是誠感動天,但對於就醫民眾來說,「使用者介面(UI)」有看沒懂實在極不友善。儘管每間醫院都佈署了志工群,我們還是能看見抬頭一片茫然的病人及家屬。朋友說,就是因為常在院內轉來繞去,索性迷路當逛街、把醫院改成旗鑑館。
 
有沒有想過:一個人不舒服,究竟是幾個人一起去醫院呢?答案是通常兩個、常見三個。根據我的觀察,一位是病人,一位陪伴或攙扶,另一位去停車。我曾經開車帶家人(長輩/幼兒)就醫,心想有我陪著肯定安心,結果到醫院門口問題來了,到底是先讓家人在大廳等我停好車回來,還是讓家人跟我去停車再拖著病體去診間呢?最後變成,兩人同行搭計程車,寸步不離全程陪伴,三人同行才考慮自己開車,方便調度人力。這些都是確切存在於生活中的現象,只是當我們平安的時候不曾留意也不會去想這些問題,甚至不覺得是個問題。
 
名模把「願意陪我去看病」當成擇偶條件,年輕人「生病就叫媽媽來照顧」,透露出的共同訊息是:平時病時不一樣!其實我們很難在健康的時候,想像體弱氣虛時會有哪些需要,只是「多休息、早日康復」這麼簡單嗎?在順遂時把傷病期間可能遇見的問題想透徹是很重要的,比如說:
 
第一,是開銷問題。一般認為高薪等於經濟獨立,然而,能顧全傷病期間仍有替代收入才真的是經濟不求人。沒有人期待生病,買保險也不是為了發傷病財,適額的醫療保險其實是「住院期間無法工作」的現金流入,藉它補償住院期間的花費,把自費額度降到最低,甚至顧及休養期間的生活開銷,這才是經濟真獨立。
 
其次,是生活問題。平常不覺得怎麼樣的事,到了病時全變了樣!原本身手矯捷的人,傷病期間行動緩慢,除了拐棍身邊有誰能壯膽?年輕時耳聰目明能飛簷走壁,老了耳背眼花誰來陪玩醫院闖關?平時獨來獨往行動自若,病時只能坐看人來人往,一人生病多人受到影響,陪伴者的時間體力也是一種隱形承擔。當日常計劃強迫被按下暫停鍵時,傷肢病體力不從心,身心都需要被醫治。
 
有些朋友以「生吃都不夠,擱有通曝乾」表達不想談論保險,意思是平時都不夠用了,哪來餘錢買保險?眼前都顧不了,還管得到以後?現在買的額度將來不知夠不夠用,乾脆「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的事由支出決定,未來的事由天決定。
 
每個人生活環境不同,遇到的挑戰也不一樣。在我的理賠經驗裡,當風險來臨時沒有人會拒絕理賠金額的照顧,即便金額無法全額買單,至少也有減免自費的效果。沒有人能預知下一秒的風景,身在逆境除了困難的事實要面對,還有主觀的情緒要處理。保險就是「晴天備傘」,在大雨來襲時保有擋雨喘息的能力,雨過天晴還能仰望雲上太陽。你同意嗎?

 


作者:吳心恬,主修資訊管理,畢業後投身金融業電子商務工作,當了媽媽轉換到壽險業務。不能忘情資訊網路,持續關注雲端產業與新創電商服務。喜好觀察生命百態,記錄並分享理財、保險、親子、生活大小事,陪伴讀者走看人生風景。

Photo:Nana B Agyei,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