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告別:喝一碗媽媽煮的花生糊

很多時候,不願放手離開的人並非病人本身,而是深愛病人的家屬。

文/馮以量

四十五歲的女病人,五年前,腦裡長了一粒肉瘤。

她原本是打理一切的家庭主婦,最後變成躺在床上的病人,所有大大小小的生活,她都無法自理。

病況並沒有好轉,腦瘤持續困擾她,最後她被送進慈懷病院。

我站在床邊看她,那是一身乾淨、柔軟的身軀,紅潤的臉蛋配上染上棕褐色的短髮。躺在床上多年的背部,連一個傷口都沒有,皮膚也沒有因為乾燥而皸裂。

顯然的,她被照顧得非常好。

除了她的丈夫,她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哥哥,他們沒有聘請傭人,四人在這幾年裡輪流照顧她。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人感動。

 

愛與私心,都糊了線

某天早上,疲弱的女病人嘴巴一張一開,彷彿想要說話。

當天照顧她的二姐把耳朵貼近她的嘴唇,好不容易才知道她要表達什麼。

她說:「我要喝一碗媽媽弄的花生糊。」

因為腦瘤,這位女病人已經無法自行吞食,這一年來都是藉鼻胃管把牛奶輸進胃部來維持生命的。

她從不要求吃些什麼、喝些什麼。

但就在這一天早上,她提出了這個讓她有生命危險的要求。

當天晚上,我們請了她的丈夫、哥哥和兩位姐姐開了一個家庭會議。

醫生清楚地表態:如果我們尊重她的意願,喝下的花生糊可能會從喉嚨流進肺部,導致肺積水而受細菌感染,這會加速死亡的來臨。

醫生的立場是:他會尊重所有家屬的決定,因為這也很有可能是病人死前最後的遺願。而且,死亡無可避免。

 

女病人的丈夫和兩位姐姐在毫無考慮之下做出了「不讓女病人喝花生糊」的決定。

但哥哥忍不住說:「難道她要喝一碗花生糊都這麼難嗎?」

我做出邀請,希望哥哥多說一些內心的話。

他強忍眼淚:「你們每個人都說要繼續透過鼻胃管輸入牛奶,你知道我每一次這樣輸入牛奶的時候,心裡一直在想:這是她要的嗎?我們有給她選擇嗎?我們有尊重她的要求嗎?」

我很欣賞這位哥哥能夠將心比心,把自己的真心話說出來。因為愛,家屬有了奉獻;也因為愛,家屬有了私心。

很多時候,不願放手離開的人並非病人本身,而是深愛病人的家屬。

 

大姐立即用攻擊性的語氣說:「你瘋了!」

大哥也不甘示弱:「我不忍心看到妹妹這樣沒有意義地活下去。難得她要求喝一碗媽媽煮的花生糊,我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她唯一的要求!她從來沒有要求我們什麼,這是她唯一的要求。」

哥哥重複:「難道喝一碗花生糊這麼難嗎?我們為什麼不願意放她走……」說到這裡,哥哥哭了,像一個小男孩看著自己的小妹離去那般心痛。

兩位姐姐和病人的丈夫都沉默不語,各自懷抱不捨的心情。會談的最後,大家一致通過讓病人隔天早上喝下媽媽煮的花生糊。

喝下回憶,有了活著的意義

隔天早上,所有家人在護士的協助下,讓女病人喝了三小湯匙的花生糊。

最後一小湯匙由媽媽親自餵女兒喝下。

她看著媽媽,微笑了。哥哥則在旁用大拇指搓一搓她的右手臂。

看到妹妹臉上久違的微笑,哥哥哭了。圍在床邊的姐姐與丈夫也紅了眼睛。

能夠喝下三小湯匙的花生糊,讓病人活著有了意義,因為那花生糊裡頭包含著過去許多甜酸苦辣的回憶。

她想要在人生最後這一段路,再品嘗一次。

 

道謝後,離開病房的我,走向醫院的食堂,要了一碗白果薏米。喝了一碗,再要一碗。我用心地在喝,感覺每一湯匙喝下的白果薏米都如此甜美。

珍惜人生、感恩人生不需要太華麗的事物,也無須太奢侈的計劃,就從一碗甜湯開始,就像這位女病人要求喝一碗花生糊一樣。

 

 

 

摘自 馮以量《最好的告別:善終,讓彼此只有愛,沒有遺憾》/寶瓶文化
Photo:Nana B Agye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