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一點學習,我們後來也沒有落後太多

華德福學齡前親子共學:大人用身體示範引導,有意識地行動,少說話。創造溫暖的氛圍:信任,放手,專注卻放鬆。讓孩子用身體加入大人一起工作,發展身體不開發頭腦,給孩子一個有大自然與四季韻律品質的生命基調。

冬日的雲嘉平原,空氣中充滿了灰白的粒子,在光下,景物顯得有如在磨砂玻璃後面似的,傍晚的金光燁燁,金黃色的稻海蕩起綿柔的稻浪,安靜的鄉間單調的白頭翁獨唱,偶爾一陣老了的摩托車引擎聲啪啪閃過,給我帶來無限的安慰。我恍如書上說的,回到安穩的子宮裡,一切沒有擔憂。

 

我清楚地知道,這是生命基調,在我離鄉遠赴台北讀高中的那時起,就知道不論我在都市遇到了什麼障礙,被什麼迷幻迷失,平原的生命基調永存我身體裡,給我養分安慰與指引。

 

所以當我懷孕時,我很確定,也要給孩子一個有大地與自然韻律品質的生命基調。

 

東線火車南下進入大濁水溪,山與海大片大片地湧來,我的呼吸鬆弛而深了,心跳的聲音卻顯得更清晰:我的孩子要在花蓮長大。

 

但這麼抒情浪漫,只是坐上火車之後才有的面容,在上火車前,我是飛也似地逃離台北,逃離信義區的明星小學學區。我是個意志力不堅耳根輕軟的人,不敢保證不會跟著流俗汲汲於唯恐慢人一步的智識才藝競賽。臨盆,挺著肚子去找在花蓮工作多年一直想回台北團圓的老公,我打的卻是連老公都不知道的算盤:留職停薪住下來,接著就賴著不走直到孩子高中。

 

我們夫妻七歲前都是文盲,在鄉野長大,都是自己找樂子自己做玩具。口袋裡一把超級小刀,便萬事俱備。天天玩到傍晚媽媽呼叫鄰居幫忙傳聲:「OO,恁媽叫恁轉去甲飯啊」長大後發現,那一圈好大的野地秘密基地加森林小道,其實離家好近。

 

慢一點學習,我們後來也沒有落後太多,至今仍混得一口飯吃。

 

於是我們想要給孩子類似的童年生活經驗,縱使她可能沒有辦法像我們一樣自己出門探險,但她仍然可以不用讀書認字上才藝班,自己動手做想玩的玩具,自己去發現大自然裡的好玩伴。我沒有想過要自學,在現有的教育體系中,我選擇深入了解華德福。孩子一歲時,心願突然被聽見。花蓮華德福網路社群出現一位媽媽提議共組華德福親子共學,陌生的幾個家庭,就這樣從無到有,邊學邊做,慢慢步上軌道,實踐了一年多的華德福親子共學。

 

孩子在共學裡和大人一起工作,大人在穩定溫暖的氛圍中建立清楚的界限,小孩則在界限中經歷而累積出有安全感的自由。我完全沒有想像到的是,在華德福裡,孩子必須學會這麼多的工作,大人用身體示範引導,隨時都必須有意識地少說話,信任,放手,專注卻放鬆。我們時常因為做不到而倍感壓力挫折,但孩子卻日日茁壯出自信與讓自己快樂的能力,讓我們刮目相看並驚喜萬分。遇到孩子亂流時,我們總是不得不反身看到自己,難以接受地發現,問題源頭總是在作為父母的我們身上。

 

華德福,只是湊巧它的幼兒教育符合了我們的願望,並展示了美好的圖像讓我們跟隨。而在進入了之後,才發現,當初的為孩子,現在多的是給自己。美好的氛圍中,療癒了自己,並發現更多待療癒的自己。在這裡面,得以安心地看見自己有多不足,多匱乏,多需要被自己愛著。因為遇到了華德福,開始認識人智學,我得以深刻體會,身為全職母親,不該為服務其他家庭成員而活。放棄職場工作是選擇而不是犧牲;和孩子一起工作生活,而不是盯著孩子學會能量化展示的技能,並以此認定犧牲是否有代價。

 

在共學裡,我們經驗到,愛若是有期許,論代價,會愛得多麼困難。而在輕鬆美好的時刻也總是發現,孩子圍繞著的是用心生活與工作。

 

一直學習不斷成長的媽媽。

 

攝影:大樹影像林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