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愛孩子?不,孩子更愛媽媽!

孩子愛媽媽。愛到願意睡覺前再要求喝苦苦的檸檬水⋯⋯「那是藥喔,喝了我就不會流鼻水。」

女兒流鼻涕夜咳,煮偏方食療,先是蔥白胡椒水,辣辣的,喝了。

「媽媽我長大是姊姊了不怕辣!」

 

再來是檸檬蜂蜜水。別看名字以為好喝,連皮煮,三碗水剩一碗真是苦。加了好多蜂蜜啊......還有和孩子一起搓的芋圓,孩子也喝了。

 

「苦苦的~」喝了一口便只敢嘴唇沾著水,不敢入喉。哄她先喝完湯,芋圓直接淋楓糖漿吃。媽媽照著女兒吃的備了一份自己吃,吃了一口,還是苦的。便把女兒的取來吃,給她一碗沒沾過檸檬苦水的芋圓,純加楓糖漿,慰勞她喝掉了苦水。

 

孩子愛媽媽。愛到願意睡覺前再要求喝苦苦的檸檬水「那是藥喔,喝了我就不會流鼻水。」

 

這次我煮得淡些,加了小糖球,多了蜂蜜,量也給得少些。已經晚睡的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唱歌說笑,就是不喝:「燒啊~」她說。或許是沒把手的杯子不好捧熱茶?給她換了有把的杯子,在餐廳的她撒嬌地跟廚房裡的我說「妳用原來的杯子我還是會喝的啊!」

 

她小手指在杯子周邊轉啊轉的,說笑依舊。太晚了超過睡眠時間了,我臉色一沉:「專心喝,該睡了!」

還是不喝。

「是妳要媽媽煮的耶」,女兒依然只捧著杯子不喝。

氣了,「你自己處理噢,不陪睡了!」烙下狠話的媽媽洗澡去。

 

出來,見女兒安靜的依舊捧著那小杯檸檬苦水。媽媽心是苦的,臉是笑的,她到底這樣捧了多久?爸爸說她真的很努力喝但實在太苦每次只能喝一點點。媽媽笑了說,要大口喝快快喝,在嘴裡含著會苦,快喝掉就不苦。女兒配合著兩口喝完了,開心地跳到我懷裡,「甲飽啊!」刷牙時還癡情地看著媽媽。上床,穿上睡衣,用小被子在她頭上築了個保暖小窩,蓋好棉被而已,秒睡。連我親她都沒反應。

 

孩子真的很愛媽媽,完全地相信媽媽,因為很愛而完全相信,把自己交給媽媽。

 

爸爸度量很大,修養很好,也完全配合「在家裡媽媽是老大」。卸下醫師袍(噢!還是專看感冒那一科),任憑妻子對他前世加今生情人亂搞還發火,也只敢默默地坐在女兒身邊,陪她喝著媽媽給的苦水。

 

 

Photo:林咕啦,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