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要培養孩子的同理能力,首先自己得要能「真心」同理孩子的感受

不善表達心情感受的幼兒,跌倒了也只會哭叫喊疼,爸媽大可以代為說出孩子的感受,像是:「好痛喔,嚇到了吧!你還好嗎?」這麼說,除了與孩子的感受共鳴,也可表達自己的心疼不捨。由衷地對孩子的感受產生同理心,是父母親可貴的力量。

用體貼良善的話語,培養孩子的同理能力   文 / 高橋孝雄

期待孩子以強韌的心性勇度人生,除了足夠的自我肯定感與自主能力以外,還需要第三種能力,那就是「同理能力」。究竟什麼是「同理能力」呢?

簡單說,就是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對他人的歡喜悲傷可以感同身受的能力。

大人要培養孩子的同理能力,自己首先得真心同理孩子的感受。

孩子在路上跌倒,擦破膝蓋滲出血絲,哭喊「好痛好痛∼」,有的媽媽會像念咒語似地唱道:「不痛不痛,你可以忍受的!」這雖然是出於媽媽鼓舞孩子的善意,卻直接否定了孩子的真實感受,並無助於培養他們的同理能力。不善表達心情感受的幼兒,跌倒了也只會哭叫喊疼,爸媽大可以代為說出孩子的感受,像是:「好痛喔,嚇到了吧!你還好嗎?」這麼說,除了與孩子的感受共鳴,也可表達自己的心疼不捨。由衷地對孩子的感受產生同理心,是父母親可貴的力量。

大人的壞習慣,就是喜歡用成人的標準去批判孩子的言行。孩子需要的不是批評或社會常識,而是知心體己的同理,這才是培養他們同理能力的起點。

即便是一般認為缺乏同理能力的發展遲緩兒,身邊的大人如果懂得為他們發聲,代為道出心情感受,常對他們說體貼的話語,這些孩子也會逐漸養成同理能力。

一說到同理能力,首先浮現腦海的,就是女孩們的對話。看到朋友的打扮,她們會雙眼發亮,讚嘆說:「這衣服好可愛!」從小女生到成年女性,「可愛」成了共通語言。有人對自己說「好可愛」,就要向對方說「謝謝」,這便成為女性同理能力的範本。

對方有開心的事,她也跟著一起高興說:「真是太好了!」看到對方有好東西或漂亮衣服,也會讚美說:「好別緻,看起來真可愛!」察覺對方的神情和平日有異,便關心問道:「妳還好嗎?」女性的對話裡滿是激發同理能力的語彙,有如天女散花一般漫天飛舞。

相較於女性日常以同理能力做為溝通的基本手段,男性不僅同理能力薄弱,自我肯定感也容易受傷、受挫。這同樣是由遺傳基因一手主導的性別差異。

然而,即便是不善於感知他人情緒的男性,在自己追隨的體育競賽隊伍,或是運動員出賽時,同理能力也會全面啟動。體育競賽是奠基在「共同遵守遊戲規則」的前提下,互相競技、優勝劣敗的活動,這樣明瞭易懂的運作邏輯,正好符合男性「只要遵守社會遊戲規則,加緊努力,就可以在競爭中勝出」的直線型思考風格。

觀看冬季奧運,目睹遭遇逆風襲擊而失速的跳雪選手飲恨落敗,觀眾跟著一起懊惱,甚至一掬同情淚。為了某人的失誤而痛心,還是為了某人奪得金牌而歡欣鼓舞,或悲或喜的每一瞬間,都是同理能力的展現。觀戰的啦啦隊緊盯賽程的勝敗,那自然是一定要的,但筆者認為,許多喊加油的人其實是為了感受同理能力而來。

世界盃足球賽、橄欖球賽等全球運動盛會,何以能激起球迷發狂似的熱血沸騰,在決定性的得分瞬間,無論男女球迷都忘情地和身邊素不相識的陌生人興奮擁抱、激動歡呼,因為那就是同理能力的展現。

常有不知該如何教養兒子的媽媽,感嘆「男孩簡直就是外星人」。其實,大多數時候大人不必對孩子有太多意見,也無須說教,只要默默陪伴孩子,用平常心看待他們的日常,了解到「喔∼原來有人是這個樣子的」,只要這樣做就可以了。必要時抓準時機,不著痕跡地應和孩子:「咦,然後呢?」「這個是怎麼弄的?」外星人兒子也會為了爸媽降落到地球上。想讚美孩子的時候,不必搞得太複雜,簡單一句「也對」、「真有你的」、「你說得沒錯」,就能充分表達你的同感,即可會意傳情。

如果要我選出一個可以強化同理心的魔法字眼,我會不假思索地說「大丈夫」9,語尾微微上揚,可表達你的關心和在意10;語尾下沉,表明你為對方加油打氣的堅定支持之意。

男孩的媽媽,大可發揮女性與生俱來的高度同理心,循循善誘並守護兒子的同理能力。這或許正是讓「不懂兒子都在想什麼」而煩惱的媽媽,促進親子關係的大好機會。

 

9譯按:日文漢字「大丈夫」,意思相當於中文的「沒事」、「不要緊」。

10譯按:語尾上揚是疑問句,意思相當於「沒事吧?」。

 

摘自 高橋孝雄《兒科權威傳授的最高教養法:放下焦慮,耐心陪伴,相信孩子的能力,就是最好的教養》/時報出版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