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師的省思〉我曾憤怒的對學生說: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後來才發現,真正需要改變的人竟然是我!

當時我已開始在教學方法上尋求改變,也稍有成效,卻沒想到原來我的內在也需要改變。雖然我還不知道怎麼做。但我始終有個信念:上天不會給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凡事一定會有答案,只是暫時我還不知道如何處理。

最重要也最困難的事──真正需要改變的人

好幾年前,我遇到了教學生涯的低谷。

當時我已經開始改變教學,投入翻轉教學一段時間,更為導師班付出許多心力。然而這個班升上國二時,有幾個學生的改變完全不如我的預期。尤其讓我失望不已的是,一個學生竟然基於「好玩」的理由,心血來潮找了班上好多人一起作弊。


傾聽內在的聲音

一得知這個消息,我失去理智衝進教室,把學生找出來大罵一頓。最後我鐵青著臉對學生說:「我想你還是轉學吧! 或許換個學習環境對你比較好。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說完後,我打了電話給學生的家長。但家長的回應,令我非常訝異。

家長或許理解,我這兩年來對他的孩子所付出的心血及陪伴,因此當他聽完我的說明後,只溫和地詢問我是否還有轉圜的可能。我堅定表達:我已經盡力,沒辦法再教導他的孩子了。

彷彿感受到我語氣裡的無奈,家長客氣的表示感謝,並同意明天就來幫孩子辦轉學。結束和家長的談話,我仍然怒氣未消,回教室轉告全班,我對這名學生的處置方式。

第二天上午,犯錯的學生沒有進教室。幾堂課後,同事轉告我看到這個學生整個上午都在校園裡到處遊走。我有些驚訝但心想,反正他要轉學了,我已經不在乎他的言行,他不再是我的問題了。

直到中午回導師班陪學生午餐,進教室的剎那,意外發現整間教室「沒有任何人」!原來全班都去找犯錯的學生了,他們捨不得他轉學;也或許他們用這個方式,集體表達對我的不滿吧。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什麼叫五雷轟頂。好像有一股電流頃刻之間從頭頂灌進身驅,內在湧起好多複雜且難以言喻的感受。

我好想大喊,內心有很大的憤怒,也有無奈、沮喪和羞愧,當時我好想從這個世上消失,因為我居然已經變成了自己最不想成為的那種老師。

我不是最厭惡這樣的老師嗎? 我厭惡總是用打罵或恐嚇的方式對待學生的老師。曾幾何時,我怎麼也變成了這樣的老師呢?

我怎麼了?

奇妙的是,在這麼難堪的時刻,內在同時出現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提醒我不能再逃避問題,不能再將問題怪罪給學生、怪罪給家長,甚至怪罪給同事。

我自己必須負起最大的責任。真正需要改變的不是別人,而是我自己啊!

也許每個老師一生中都會遇到這樣一個重大時刻吧? 面對這樣重大的衝擊,有些老師從此轉過身與學生保持距離、冷漠互動,選擇將教育僅僅視為一份謀生工作,不求有功,只求無過,等待退休。

那天,內在的聲音,則讓我做了不同的選擇。

當時我已開始在教學方法上尋求改變,也稍有成效,卻沒想到原來我的內在也需要改變。雖然我還不知道怎麼做。但我始終有個信念:上天不會給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凡事一定會有答案,只是暫時我還不知道如何處理。

 

最重要也最困難的事

就這樣,我利用寒暑假和週休二日,積極的到處參與各種研習和工作坊,尋找改變的可能。

終於遇到了張輝誠老師,接觸了學思達;終於認識了李崇建老師,學習了薩提爾。漸漸能夠理解當年的我怎麼了,也慢慢走出困境。

2018年學思達年會短講,我向來自全國的學思達教師分享我的領悟。我稱這個領悟是一件「最重要也最困難的事」。

某堂課,我引導學生練習表達,並要求每位學生必須拿著麥克風講話。輪到某個學生時,他拿起麥克風講不了幾句話,眼淚立刻滑了下來。

我有一點驚訝,也有一點困惑。

這時班上學生對我說:「老師,他(小越)很容易緊張。」喔,原來是這樣啊,我鬆了一口氣。

我轉頭溫和的對掉眼淚的男孩說:「小越,沒關係,如果你還需要一點時間準備,那麼先把麥克風傳給其他人吧!」為了讓課程流暢,我讓小越把麥克風傳給其他人,繼續進行課程。

下課後我請小越過來和我談話,小越一聽到我要找他談話,眼淚掉得更多了,完全止不住。我請小越坐下來,自己也坐下來:「小越啊,老師很好奇,你剛剛明明這麼緊張,怎麼還願意拿著麥克風啊?」

好奇妙,才這麼一個問題,小越的淚水立刻止住了。我繼續對他說:「老師真的很欣賞這麼勇敢的你,明明這麼害怕,還願意拿著麥克風講話。雖然這次沒有完成,下次再試試吧!」

剛剛還在掉眼淚的小越,紅通通的臉逐漸恢復正常,情緒慢慢平靜。

真的很奇妙!幾年前的我應該很難想像自己可以這麼和學生對話吧?這麼平靜的、溫和的看見學生的認真與努力、欣賞學生的認真與努力。

當我看見了學生、欣賞了學生,就能連結到他的內在渴望,就能給學生力量啊! 原來被看見、被欣賞是這麼重要的事。

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看見自己,欣賞自己,感謝自己

2018年暑假,我和琇芬到一所南部的科技大學分享教學心得,下課十分鐘,把握時間在大樓日行萬步。

我刻意繞遠路,走到某個樓梯間的時候,聽到「咚、咚、咚」的奇怪聲響,我忍不住好奇的靠近樓梯間一看,原來有一隻麻雀被困在教學大樓裡面了。

樓梯間的窗戶是外推式,雖然窗戶推開了,但只有一道小小的縫隙。麻雀很努力地往窗戶飛去,卻一再失敗,因為縫隙實在太小了,麻雀盲目亂飛,很難飛出去。

我開始替麻雀擔心,好不容易等到牠不再亂飛,便把樓梯間的所有推窗都打開,然後立刻退到角落等待,看牠是不是能夠順利飛出去。

沒想到麻雀也安靜地躲在角落,不敢靠近。哇!原來牠怕我!雖然我覺得自己好心協助牠,可是牠應該很難明白我的心意吧?

我換了一個角落站立,這時麻雀才驚慌失措的重新朝推窗飛去。沒想到飛行的角度不太對,又撞到玻璃窗摔到地上了,幸好牠再次從地面起飛,終於順利脫困。

瞬間,這個空間只剩我一人。我站在原地,靜靜看著窗戶,心裡面有一些奇妙的感覺,一時之間難以言喻,回到家將思緒沉澱成文字之後,才了解自己的內在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這隻受困的麻雀就是幾年前的我啊!幾年前陷入教學低潮的我,和麻雀一樣受困,那時或許身旁也有很多貴人試著伸出援手,而我卻一一將他們推開了吧!

我花了一段時間慢慢走出困境,聽了張輝誠老師的演講,參加了李崇建老師的工作坊後,我終於明白自己想做的改變。

當天晚上,我以文字回想受困的麻雀這件事所帶來的啟發,開始感謝這些帶領我學習與成長的家人、朋友和老師,感謝一路上的貴人。

過了幾天,突然驚覺還漏掉一個人,還有更重要的一個人。

我忘了感謝自己。感謝自己雖然受困了,陷入教學生涯最深的低谷,仍然為自己做了一個很重要的選擇和決定。

我不再責怪學生、家長或其他身旁的人,我只想好好改變自己。沒想到我居然花了這麼長的時間,才看見自己和欣賞自己。

原來,看見自己、欣賞自己,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啊!

我發現最重要也最困難的是,看見自己與欣賞自己。

最後,我想給願意進行教學改變的每位老師一些鼓勵。未來無論遇到任何困難,請記得:只有當我們懂得看見自己與欣賞自己的時候,或許才有可能真正踏上改變的道路。
 

摘自 郭進成, 馬琇芬 《學思達與師生對話:以學思達為外功、薩提爾為內力,讓教室成為沒有邊界的舞台》/天下文化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