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一個月幾乎沒和家人碰面、還被孩子質疑是否不愛他了?來自每天直接面對病毒的醫檢師請求

我們檢驗師每天在各個實驗室像陀螺一樣的打轉,精準的分析化驗每個病人的檢體,並將最準確的結果呈現給醫師做診斷。而我們的壓力也隨著確診案例的「與日俱增」不斷的攀升,常常手邊檢體還沒消化完就又有新的一批檢體進來...

文│吳佩儒、張智凱

我是一位醫事檢驗師,我從事分子診斷分析。我從來沒有想到,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家人,會有超過一個月的時間,幾乎沒有碰面。早上7點前出門,晚上到家時已超過10點。為了家人的安全,回家第一件事是洗澡,之後才是在家裡休憩。

我佇立在兒子房門口,遠遠看著熟睡的小孩。我減少和家人的親密接觸,和太太聯繫也儘量用留言。

有次太太留言:「兒子問我,為何爸爸最近都不常在家,他是不是不愛我了,也不太理會我,都保持一定的距離。媽媽,爸爸會不會離開我們?」

當看到這時,我不禁想起,國內醫事人員全心全意付出,似乎國人都不太了解。

不過想想,這是目前唯一我們能為國家做的。

感謝同仁跟我一起付出,感謝家人的體恤。這也是支持我一直做下去的動力。

 

醫檢師─扮演著醫師背後的雙眼

我們檢驗師每天在各個實驗室像陀螺一樣的打轉,精準的分析化驗每個病人的檢體,並將最準確的結果呈現給醫師做診斷。

隨著新冠案例不斷的攀升,每日確診數量不斷的創新高,我們的忙碌更甚以往,為了堅守國家的防疫,我們被要求在「收到」病毒檢體後短短數小時內要發報告,在直接面對病毒前,我們得要全副武裝,實驗衣,防水隔離衣、N95口罩、面罩、兩層手套,護目鏡,一穿就是4~5個小時,短暫休息後,得再重複動作再換上一套新的裝備。

在接收大量疑似「嚴重特殊性傳染性肺炎」檢體──咽喉棉棒/痰液後,我們要先做處理,將檢體簽收─編檢─檢前處理─做RNA萃取─Real-timePCR(定量即時聚合酶鏈鎖反應)─報告判讀─核發報告,流程看似簡單,其實整個過程非常耗時,層層關卡,每一關必須要非常注意,不容許有汙染的情況產生。

在實驗室裡,所有經過的地方,摸過的地方,都必須用漂白水或酒精擦拭過,為的是讓檢驗過程更加謹慎。

我們的壓力也隨著確診案例的「與日俱增」不斷的攀升,常常手邊檢體還沒消化完就又有新的一批檢體進來。

每天跟時間賽跑,搶時間,但是再多的時間,也追不上像潮水般湧入的數量。

所以~
為了你,我堅守檢驗
為了我,請你堅守在家
I STAYED for the TEST
YOU STAY at HOME for US

希望大家能夠體會「醫檢師」的辛苦,我們努力追求精準數據,也請大家努力配合國家政策減少感染!

讓我們大家一起挺過去,台灣!加油!

*共同編輯 吳佩儒/張智凱 醫檢師
*特别感謝三軍總醫院所有醫檢師的力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