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知道,即使他不完美也有人愛著他,他便不會憂鬱至走向絕路

看到完全接納她的我,她想起自己其實沒有那麼糟、生活沒有那麼壞。即使不完美也有人愛著,不管她是什麼樣子,也不需要再多做什麼,無論如何她都是值得活在世界上的個體。所以,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一個能完全接受自己原本樣子的旁人。

社交媒體上跳出了美國知名作家、電視節目主持人安東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自殺的文章,雖然距離他過世已經有段時間了。

我所學的正念派別向來強調對憂鬱症的預防。雖然當初我並沒有特別要選哪個派別,但機會來了我就去,學了以後我才知道為什麼我前夫的爸爸、前夫的阿公都有憂鬱症,為何我女兒未步入他們的後塵,來個憂鬱症大爆發。

完全接納你的孩子

透過專業訓練,我知道我的孩子可能會遺傳前夫家的憂鬱基因。所以從孩子懂事開始,我就讓他們知道,自殺念頭是腦部化學物質分泌產生問題所致,也常對他們說:「如果有一天你想自殺,沒問題,回來跟媽媽說一聲再去。」因此孩子們接收到的訊息是,他們不需要對自己的念頭有罪惡感,念頭就只是個念頭而已。

女兒讀高三的時候考試壓力很大,加上有段時間,整個社會因為捷運隨機殺人事件充滿了恐懼的氣氛。有一天,她在壓力爆表的情況下,進入充滿負能量的捷運站,突然興起人生好苦、都在考試、都在被評斷的想法,萌生「死了就不會有這些苦」的念頭。

看著捷運軌道,女兒一度想著:「跳下去吧!」但與此同時,又有一個從小聽到大的聲音出現,告訴她:「如果有一天妳想自殺,沒問題,回來跟媽媽說一聲再去。」於是她立刻轉念:「不行!我一定要回家跟媽媽說一下!」

當天女兒回到家,打開門,我正在客廳摺衣服。女兒說:「媽媽,好可怕!剛剛我差點就在捷運站跳軌了。」接著她唧唧呱呱敘述了整個過程。我一邊聽著一邊點頭,說:「好驚險啊!好在妳記得媽媽的話,謝謝妳。」她說完後,我只問她餓不餓,然後招呼她一起吃晚餐又聊了聊天。

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女兒也繼續過著她的生活。

然而,如果當時我跟她說:

「妳怎麼可以想死?妳到底有沒有想到我?」

「妳怎麼這麼玻璃心?」

那女兒又會怎樣?我想,她可能會對自己有想死的念頭感到愧疚,然後更加肯定自己不值得活在這個世界上,甚至引發更多過去認為自己不夠好的回憶,於是原本只是一個想死的「念頭」,卻在心理向下螺旋的慣性中不斷沈淪,於是就可能真的跳下去了。

我對於人一直抱持著「沒有一定要怎樣」的信念。就讓孩子去做她想做的事,即使暫時走偏了、有些極端,也都是「擦玻璃」的過程。只要再過一陣子,玻璃被擦到多露出了點光,她自然就會去調整。在她身邊的我能做的事,就是陪伴、接納、探詢而已。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女兒想要用行動結束痛苦時,會想到完全接納她的媽媽,而想死的念頭也就止息了。

看到完全接納她的我,她想起自己其實沒有那麼糟、生活沒有那麼壞。即使不完美也有人愛著,不管她是什麼樣子,也不需要再多做什麼,無論如何她都是值得活在世界上的個體。所以,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一個能完全接受自己原本樣子的旁人。

當然,如果你能夠成為一個完全接受自己的人,那就更好了。

太棒了,我以我為榮。

行有餘力,你可以成為聖經所說的「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集在倉庫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們;難道你們不比飛鳥更重要嗎?」的人,完全接納他人有自己的樣子,支持你身邊的人能自在地活在世界上。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樣子,就像兒子選擇退學轉跑道,勇敢走上自己的路。沒有依照社會期待做事的他,其實也承受著很多壓力,不斷夢到有人指責他沒念完大學,使得他就算從軍中放假回來也不敢休息,拚命練吉他,彈到手指都破了,還很焦慮自己努力不夠。

那時我跟兒子說:「有沒有大學畢業根本不重要。像我就從來不知道,那位服務好到爆、一流的房屋仲介,是哪間學校畢業的。要不是他主動跟我說他不愛讀書,我也無法分辨他是大學畢業?沒有畢業?還是高中畢業?」

我還跟他說:「你和妹妹兩個人的EQ都很好,語言能力也不錯,進退應對也很得體。媽媽已經幫你們打好基本功,只要願意,想在社會上混口飯吃絕對不會有問題,所以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然而即使這麼說,孩子的臉上還是刻著「擔心」兩個字,我了解到,他們的擔心不是來自生存,而是來自於和別人的比較。於是我告訴他:「和別人比是永無止境的大洞,再怎麼比也比不完。」
 

你只要做好一件事

我舉了個例子:「有一次我和一位上市公司的老闆聊天,他談到每次和其他財團的老闆談話時,就覺得自己好渺小。就算他在社會上已經有相當好的評價,還是會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想讓每個人都看得起你,是不可能的,因為永遠都會有人覺得你不夠好,因為你沒有照他的意思去活。如果你一直都和別人在比,想讓所有的人都看得起你、愛你,那注定是不安的。」

我繼續說:「這個道理大家都懂,只是不知道怎麼做。現在我只要你做好一件事,就是『和自己比』。每天早上起床,設下今天合理的目標。只要做到了,你就有義務對自己說:『我覺得我很棒。』否則你和永遠都覺得別人不夠好的人有什麼兩樣?你像個酷吏一樣鞭打自己的心,不管怎麼做都會覺得不夠滿意、不夠好、做得不夠,但你的心和你的身體究竟是為誰而活呢?」

然而,要擺脫想像中的責難和期待是不容易的。因為不快樂,會讓自己覺得無處可逃而陷入憂鬱,身體也會想辦法讓你得到各種疾病,以期早日離開人世來逃避不快樂。而要跳脫憂鬱這個世紀黑死病,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每天早上設下合理的目標,只要做到了,就對自己說:「嘿!我好棒!我以我自己為榮!」

摘自 郭葉珍我們,相伴不相絆:國民媽媽郭葉珍無為而治的後青春教養》/三采文化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