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真的不差!繼口罩國家隊後「特效藥國家隊」再展實力——沒一個出國念書或花大錢受訓過,讓陳時中部長與蔡英文總統稱讚

領軍的王文傑,則驕傲地說,他們四人有兩個共通點,第一個,全都是土博士與土碩士,沒有人出國念書或花大錢受訓過,證明台灣教育環境與人才真的不差。 以是集合這四位成員,從求學階段到業界開發經驗中的三點寶貴建議。

台灣的防疫成就這一陣受到全世界諸多肯定,除了政府快速的指揮佈署外,還有一群優秀的開發人員,在短短時間下,完成特效藥合成等艱鉅任務。這其中,像是有機會救治武漢肺炎(COVID-19, 或稱新冠肺炎病毒)的特效藥瑞德西韋,在二月靠著台灣國衛院四人組成的菁英團隊,只花了11天就完成毫克級的合成開發;然後再花5天,完成原來需要兩週才能完成的公克級的合成開發,深獲衛福部部長陳時中與蔡英文總統肯定。雖是台灣小團隊,速度與能力絕對是國際級。 

這個團隊有甚麼特別的能耐?其實,他們只是四個熱愛實驗的化學宅,是由國衛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助研究員王文傑,帶著3位七、八年級生年輕成員,包括:輔大化學博士李欣怡;中正大學化學碩士徐子軒,以及中興大學化學碩士呂紹億所組成的團隊。 

「很多人以為我們很苦,36小時沒睡這些。其實我們只是在作自己真心喜愛的事情,過程是很歡樂的,即便熬夜時,常常是邊吃消夜邊討論,只要有一點小進度就彼此打氣,」李欣怡說, 她與其他成員都認為,可以發揮自己最熱愛的專業來幫助台灣,那感覺實在好得無法形容。 

至於領軍的王文傑,則驕傲地說,他們四人有兩個共通點,第一個,全都是土博士與土碩士,沒有人出國念書或花大錢受訓過,證明台灣教育環境與人才真的不差。 

第二個共通點更值得探討,四個人都自認勇於創新、應付失敗的能力算得上不錯,也認為走科學創新的路,這是必備的特質。這剛好是PISA近期調查發現,台灣學生相較其他國家學生,最缺乏的能力。 

王文傑認為,教育一個學生從小開始學著應付失敗,並不是喊喊口號,確實有一套方法可依循。他平日在國衛院藥物化學加值創新研發中心內帶領團隊,也是善用這樣的方法來引導。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一個學生,有系統地培養挑戰創新;以及面對失敗的能力? 以下就是集合這四位成員,從求學階段到業界開發經驗中的三點寶貴建議。 

 

創新很煩,所以要常常擁抱失敗 

團隊成員中的呂紹億,原本碩士畢業後去半導體任職,雖然有不少加班費、獎金,還是不能滿足他,最後在好友徐子軒介紹下到國衛院。主要原因是,比起被規定得好好的在半導體業工作,他更喜歡這種有時要花三到四個月才作出藥物設計的挑戰,因為創新空間大。但他觀察,很多人談創新這兩個字會有錯誤觀念,以為在演科幻片,隨時都很驚險。像是他作雜貨生意的爸媽,雖然支持兒子作化學研究,一直到現在最擔心的是,兒子工作的地方會爆炸。 

「作藥物合成沒那麼危險刺激啦;而且,創新其實是很煩的事情,」呂紹億說,包括這次瑞德西韋的合成過程,外人看好神奇,他們看就是平常來來回回在作的事。像是實驗的流程,每一個環節都要不厭其煩地來回檢視,因為一個小錯或未知變數出來,就會讓實驗失敗,只好重來。 

那失敗了怎麼辦? 另一位成員徐子軒說,藥物設計通常十次裡有五次失敗已經很強,沒甚麼好傷心的。常常失敗沒關係,認真檢討後就會習慣,還會從裡面找到進步的新動力。重點是,每個人一定要把失敗經驗有深度地分享給大家,從裡面學習。他們任職的藥物化學加值中心,每周一都固定開會,大家並不是簡單報告進度,會中花最多時間在檢討這一週的失敗。不管再小的問題,細節都要描述清楚,同時開放與會所有人一起提建議,找答案。 

王文傑也強調,別小看這些失敗經驗的分享,其實這就是累積應變的能力,在需要和時間賽跑的時候,格外有用。平常累積夠多、夠深入,在此時就可以在腦袋裡的資料庫搜一搜,隨時就有一個招數出來試試。但是討論的時候一定要平等交流,太威權的主管或老師,絕對很難帶出年輕人的創新潛能。像他自己即便是主管經驗多,在開會時很少亂出嘴,教訓大家只有一個標準的解答。即便當下感覺這樣作可能會有問題,也要等成員試一次知道錯了再檢討。 

 

課本要讀,但是別光相信課本 

王文傑的另一半是現職高中化學老師,因此也讓他對新課綱科學教育的改變頗熟悉。他很讚賞新課綱更重視實作的思維;同時間也認為,基本功還是很重要,現在回頭看,高中化學課本教的都有用上。 

不過,他建議學生想學好化學,千萬別只是看課本,相信課本裡的都是對的,最好要把課本的原理用實驗再做出來。這樣除了可以加深記憶,還可以幫助了解理論與現實的差異。畢竟,以後入社會,你做的每一次創新、都是要解決未知的問題,要在翻閱文獻參考的同時,還要懂怎麼超越這些前人知識的限制。這種能力的培養,其實就靠做課本中原理的實驗,就是最好起步,參加一些天馬行空的科學營或課程,都不一定有它好用。 

事實上,這次合成瑞德西韋的過程中,正有大膽拋棄前人做法的成功經驗。李欣怡回憶說,在毫克級開發剩下最後三個步驟時,他們一邊翻文獻一邊想著把實驗作得更快一點的好方法,看到有篇文獻上指出,三個步驟變成一個步驟,有可能成功,但是成品產出會變少。他們自己重新計算後,覺得並不一定像文獻所講,由於所有人平日也就對這些文獻習慣保持健康懷疑態度,最後就決定索性改用一個步驟來完成,果然就此快速縮短時間,在2月20日完成毫克級開發。

 

興趣固然重要,愛上實驗的手感更重要 

談起求學階段的志願,其實並不是所有人一開始都喜歡化學。只有徐子軒在念振聲高中時遇到一個很棒的化學老師,因此很早就鎖定化學系為主要志願。王文傑與李欣怡都曾比較偏愛數學;至於呂紹億,則坦承是從小化學成績比其他科好,一開始是用成績來選志願。所以興趣在早期並不是他們選志願的重點,是之後對化學愈來愈喜愛,慢慢產生興趣。 

那麼這股學習熱情怎麼點燃?老實說,是動手後帶來的成就感。呂紹億表示,做實驗其實跟做手作一樣,每個人會慢慢開創出自己的風格,可以類比為手感。例如說他自己比較偏好大喇喇作法,多年好友兼同事的徐子軒則比較細心,但實驗一樣可以作的出來。最後,你會愛上自己獨創出來的作法,整個過程就都是你的作品,不只是成品而已。這樣的經驗,會讓人以後即使實驗失敗、或熬夜怎麼作都卡關,還是興致勃勃地作下去。因為結果不是唯一讓人開心的部分。 

「很多人說 AI會取代各行各業,但是我看藥物設計開發,目前還很遙遠,」王文傑說,因為這個領域有太多的未知,一個藥物只要結構稍微改變,裡面一兩個變數就會顛覆掉原來的作法。這絕對需要有人勇敢地打破舊有知識框架,去嘗試創新,人工智慧只會在現有資料庫裡找解答而已。也因此,懂得面對失敗,確實是未來一代的學生,用來超越機器的必備能力。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