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國際科展得獎,陳懷璞保送台大電機:父母「心臟大顆」,放手讓他找路

當年會考僅27.6分的陳懷璞,卻獲得大獎、保送台大,陳爸爸相信,比死讀書更重要的是讓孩子多探索、多體驗,找到自己想走的路。

基隆安樂高中高三生陳懷璞,當年會考成績僅27.6分,近日因在國際科展中獲獎,保送台灣大學電機系。一路支持他的父母,教養心得是:別讓成績、功課緊壓著孩子,當爸爸媽媽的,心臟要大顆一點,放手讓孩子去探索,找到學習方向了、有想法了,自然會被帶著走。

「帶孩子,有一種方法是你高壓,押著他走;另一種則是你讓他自己跌跌撞撞,但幫助他找到方向,」陳懷璞的父親陳俊宇說。他觀察,台灣父母大多是前者,這樣教出來的孩子,很容易考上大學後就失去目標,頭腦也僵化,老師沒教過、沒說過的,就說自己不會;至於後者,當孩子找到方向後生出來的熱忱、衝力,會陪著他一輩子。

陳懷璞就讀基隆深美國小、信義國中體育班,從小聰穎,老師都覺得他能考上建國中學。但他忙著做專題、練游泳,不大為考試而強記知識或反覆寫題目,後來選讀鼓勵學生做科展的安樂高中。去年他以「魚能發電」專案,代表台灣赴美參加英特爾國際科技展覽會(Intel ISEF),獲得大會二等獎。

 

童年泡在大自然,不看電視只看書

「我從小就喜歡海,喜歡去玩水、聽浪聲。小三時第一次在海邊釣魚,我還記得釣到的是迦納魚,」陳懷璞回想,當時他的興趣就很明確了。後來即便爸爸常帶他聽演講,接觸過心理學、腦科學或財經等領域,相較之下,他還是最喜歡海跟魚。

其中根源,或許是因為童年時大量接觸自然。「我太太不怕晒,總帶著懷璞跟妹妹上山下海,把孩子養成『小土雞』,很少在市區晃,」陳俊宇相信,親近自然有益於呵護孩子的好奇心與創造力。有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住在瑞芳,後山小溪就是兄妹倆的天堂,天天抓蝦釣魚。

陳家也不大看電視,只偶爾看Discovery頻道。「我在家時,就專心陪孩子,沒看電視,閒得很,我們就抓泥鰍、買麵包蟲來玩,比誰的麵包蟲爬得快。他們也一直看書,看課外讀物,有時連吃飯都在看!」陳俊宇笑說,不看電視,時間省很多,孩子自然廣泛閱讀;至於電動則偶爾玩,主因是學校老師建議還是得玩一下、跟同學才有話題。

 

玩樂高,讓他相信自己能把腦中想法實踐出來

值得一提的是,陳家唯一的玩具是樂高積木。陳懷璞與妹妹的玩法,從不侷限於說明書,「我們都打散玩,想組什麼就組什麼!」陳懷璞認為,玩樂高的經驗對他影響深遠,讓他相信自己能把腦中想法實踐出來。

深美國小強調自主學習,每年都讓孩子做年度專題。陳懷璞回憶,他曾因喜愛《三國演義》,做過諸葛亮的專題,研究其生平、行事風格、外在形象等。畢業專題則是研究基隆的船釣跟魚類,每週跑魚市場觀察當令魚獲,還田野調查採訪船長。「回想起來,國小好像都在玩樂,因為是做喜歡的事情吧!」陳懷璞說。

小四時就曾泳渡日月潭的他,喜歡游泳,國中時選讀體育班。陳俊宇坦言,支持孩子的這個決定,父母要「心臟很大顆」,畢竟別人在拚會考時,陳懷璞在游泳、聽演講、看課外書。不過,他總是相信,比死讀書更重要的是讓孩子多探索、多體驗,找到自己想走的路。

 

讓孩子在起伏中保有正面想法

會考時,陳懷璞考了27.6分,父母一貫的支持他,帶著他認識基隆各個高中的特色,最後決定讀安樂高中。「孩子跟大人一樣,會有起起伏伏,怎麼在起伏中讓他一直保持正面的想法,最後衝上去,才是關鍵,」陳俊宇說。

今年夏天即將進入台大電機就讀,陳懷璞已經訂好下一階段的目標。他打算結合工程與海洋兩大領域,到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讀碩士。他參加過環境教育計畫的甄選、獲得公費去該校參訪,「我跟教授聊過,那裡是世界海洋生物工程領域做最好的!」

這一路走來,當然有辛苦的時候。陳懷璞說,他總是一直在追知識,「但只要敢做夢、有目標,就不會累。」

敢做夢、有目標,獨創「魚能發電」獲獎

陳懷璞高一就訂出目標:第一,要考上台大;第二,要站上國際科展的舞台。為此,他校內成績一直在前1%,以確保能靠繁星管道考上台大。也從高一開始就準備科展,花了三、四個月時間想出「魚能發電」的題目。又花了一年,在海洋大學、海科館等進行研究,模擬實驗。

他先以3D列印製作「文氏管」,模擬水流速度,測試所能發出的電能。再發展出微型發電設備,裝在魚身上,將魚游動的動能轉換成電能,最高發電量達80μW,設備還能維持20年以上的使用期限。去Intel ISEF參賽前,他還得練英語口語表達、國際禮儀等。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