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孩子好像永遠教不聽?李崇建:你的期待是改變孩子。我的不是,我的期待是跟孩子的內在貼近

面對國中導師的日常,我可以一如以往用指責怒罵的方式應對犯錯的學生,但我也可以選擇對學生多一點正向好奇,對學生的情緒多一點照顧,看見彼此的期待,連結內在冰山深層的渴望。

李崇建:你的期待是改變孩子。我的期待不是,我的期待是跟孩子的內在貼近

薩提爾對話工具被廣泛用於解決親子對話的衝突上,近年來,則進一步被用於解決師生對話的衝突上。頗具規模的創新教育社群「學思達後援會」,向薩提爾對話模式台灣推手李崇建學習薩提爾對話,並運用於師生之間,取得不錯的成效。

實踐大學應用中文學系助理教授、學思達核心講師馬琇芬,形容老師與學生之間的世代差異、溝通對不上頻道,形成「講台的第四面牆」,影響師生關係也影響教學。運用薩提爾對話工具後,馬琇芬試圖打破講台的第四面牆,與台下的學生互動交流。

同為學思達核心講師的郭進成,是高雄市英明國中公民教師,舉辦帶領多場「學思達與師生對話工作坊」。至2019年,已帶領超過50場工作坊,參與教師逾2千人次。

學思達教學模式提供良好的教學與學習架構,薩提爾對話模式讓教師能自我安頓,並以正向好奇的態度引導學生學習。兩者的結合,讓教學現場產生正向循環。

郭進成與馬琇芬將多年來結合學思達與薩提爾對話的實務經驗,寫成《學思達與師生對話》一書,由天下文化出版。書中詳述師生日常遇見的種種小事端,這些小事端如果一不小心就擦槍走火;有了薩提爾對話工具的協助,老師學著了解學生心智冰山下真正的想法及情緒,找到解決衝突的方法。以下是郭進成書寫其中的一個小事端:

 

溝通不良後的悲劇一再發生

導師對學生大聲咆哮,將備課用書重重摔地,發洩他對學生的憤怒。怒不可遏之下,導師立刻打電話給學生家長,家長在電話另一端頻頻道歉,再三保證等孩子回家後,一定會嚴加管教。

隔天,這名學生滿身傷痕,眼睛哭腫來到學校。但是對導師的指令仍然置若罔聞或拖拖拉拉,導師再次發火怒罵,學生轉身離開,爬上欄杆……

多希望這一切都沒發生。

在新聞報導上看到這些斷斷續續發生各級校園的事件,或實際聽聞這些持續上演的師生衝突時,我常忍不住對號入座,揣想這些故事中的導師很可能就是我。 

這些事件常讓我心驚與心疼。發生什麼事了?教師們忙於課務與輔導,心力交瘁之際忍不住對違紀的學生採取斥責的姿態;青春正盛卻困於學業與人際關係的學子們,迫不得已選擇激烈的方式。 

 

有沒有其他的發展可能呢?

有一次,我發現保健室的消毒水放在教室好幾週了,所以請衛生股長小碩協助歸還保健室,小碩大力拍了拍胸脯向我保證他會處理好。我向小碩表達我的感謝,謝謝他願意為班上服務。

沒想到,過了幾天消毒水依然還在教室,看到這情景我立刻有了一些情緒,幸好養成自我覺察習慣後,很快地看見湧起的情緒。在處理問題前,我先回到內在,透過深呼吸保持平穩,然後才請小碩來找我。

「小碩啊,消毒水還沒送還保健室,怎麼了?」小碩有些緊張,但仍然誠實回答,他忘了。「喔,好!那麼今天要記得還。」小碩又信心滿滿的向我保證絕對沒問題。

過了二天,消毒水依然在教室的同樣地方。再次看到這瓶消毒水,一瞬間我的情緒滿溢,忍不住連名帶姓的叫小碩過來找我。此刻,我也很快察覺到自己的情緒正在內心集聚,宛如千軍萬馬。我帶著怒氣瞪著小碩,準備開口說話時,立即察覺到如果此時開口說話,肯定盡是責罵與怒斥。

於是我暫時不看小碩,而是靜下心陪著自己。停頓並靜心了一會兒,覺得內在比較安頓了,才重新看向小碩。正準備開口,又覺察到千軍萬馬集聚於心,於是停頓下來,如此反覆了二、三次。

我不斷的靜心和深呼吸,很緩很深的呼吸,試著安頓自己。許久,才輕輕吐了口氣,一如以往平和詢問小碩。「小碩,這段時間你擔任衛生股長,自己覺得做得還不錯的地方有哪些?能不能舉出三件事?」我刻意問這個問題,是希望能幫助我看到並關注學生的亮點,而不會只侷限在學生沒做好的地方。小碩想了一下,開始說了三件事。

沒想到當小碩一開口講話,我的內在情緒瞬間波動起來,內心小劇場大吼:「你還真的敢講!」但是,我咬住自己的舌頭,沉住氣靜靜的聆聽。

 

孩子其實有改變的,只是他沒說,我們往往就看不到

當他說完後,我有些驚訝,也變得更平靜了。是啊!學生說的這三件事,都是我提醒他的,他也慢慢進步成長了。原來,小碩認真地聽進我的提醒,雖然進步的速度慢了些,但的確改進不少。

我想起電影《小偷家族》裡,雜貨店老伯伯對偷竊小孩的寛厚。我對小碩有著期待,那麼小碩對我的期待又是什麼呢?有沒有可能,我可以和小碩交換一下彼此的期待?或者回到十四歲的我,如果做錯事了,期待導師如何對待我? 

一個轉念,我的口氣更放鬆了,溫和的回饋:「小碩,你真的進步很多,這些我曾經叮嚀你要注意的事,你真的都做到了。謝謝你這麼尊重我、配合我。小碩,這瓶消毒水,下課後記得要拿去還。」

原本充滿警戒神情的小碩,一聽完我的話放鬆許多,略帶緊張的點點頭。 看著小碩轉身離去的身影,我的內心感慨不已。我終於做到了!十多年了,我總算像一個成熟的大人,好好的處理這樣的事。很不容易啊!原來,是有其他的發展可能。我終於看到了,也做到了。雖然還是會常常回到慣性裡,但我已經有了其他的選擇。

面對國中導師的日常,我可以一如以往用指責怒罵的方式應對犯錯的學生,但我也可以選擇對學生多一點正向好奇,對學生的情緒多一點照顧,看見彼此的期待,連結內在冰山深層的渴望。

 

摘自 郭進成, 馬琇芬 《學思達與師生對話:以學思達為外功、薩提爾為內力,讓教室成為沒有邊界的舞台》/天下文化 

Photo:photo AC,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