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頂帽子?還是蛇吞象呢?

我把自己完成的傑作給大人看,問他們覺不覺得可怕,他們卻回答:「可怕?誰會怕一頂帽子啊?」

文/安東尼‧聖修伯里

 

六歲時,我在與原始森林相關的書《真實的故事》裡看到一幅非常驚人的圖畫,那是一張蟒蛇正要吞噬獵物的圖,上面那張圖就是那幅畫的摹本。

 

書上說:「蟒蛇嚼都不嚼就將獵物吞下,接著,牠動也不動地睡上六個月,並在睡眠時消化獵物。」

 

叢林的冒險讓我陷入沉思,之後,我也用色鉛筆畫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張圖畫。

 

這就是我的一號作品:

 

 

我把自己完成的傑作給大人看,問他們覺不覺得可怕,他們卻回答:「可怕?誰會怕一頂帽子啊?」

 

我畫的並不是帽子,而是正在消化大象的蟒蛇。為了讓大人們明白我所畫的圖,我又畫出了蟒蛇的透視圖。大人總是需要別人為他們做解釋。

 

我的二號作品就像這樣:

 

 

這一次,大人們則是勸我,不管看不看得到蟒蛇的內部,與其畫這些東西,不如把心思放在地理、歷史、算術或是文法上。就這樣,我在六歲時放棄了畫家這個美好的職業。因為一號作品和二號作品的失敗,我變得非常灰心。大人們靠自己永遠搞不懂任何事,總是需要別人替他們說明,這對小孩子來說,實在不是普通的累。

 

因此,我決定選擇其他職業,學會了駕駛飛機,幾乎飛遍世界各地。過去學的地理確實讓我獲益匪淺,一眼就能辨別中國或亞利桑那州,晚上迷路時,這是非常有用的知識。

 

在我的一生中,接觸過許多嚴肅的人,我也曾跟大人一起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並且就近觀察過他們,但對於他們的想法始終沒有太大的改變。

 

每次遇到看起來比較聰明的大人,我就會把總是帶在身上的一號作品拿給他們看,因為我想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懂些什麼。不過,不管對象是誰,他們的回答都是:「這是帽子。」於是,我再也不會跟那個人聊起蟒蛇、原始森林或星星的事。我會配合他們,聊聊紙牌遊戲、高爾夫、政治,或者是領帶。當我這麼做時,他們會非常滿意,覺得自己遇見了一個不錯的年輕人...

 

【獻給每一位小王子們✨】通通有獎的送書活動進行中!!
只要兩步驟,抽童話繪本、送當期雜誌>> https://goo.gl/9IKNrC

 

摘自  安東尼‧聖修伯里《小王子的奇幻之旅》/出色文化出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