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自己想要的大學?實驗大學想像無極限

台灣的實驗大學要怎麼做?未來該朝什麼方向發展?目前雖然還沒有太具體的樣貌,不過楊逸帆認為,實驗高教的核心理念,除了是為需要的人提供更多元的教育選擇,更重要的是達到社會永續。

創造自己想要的大學?實驗大學想像無極限

念大學的目的是什麼?「大學」一定要是目前大眾所知道的樣子嗎?全球開始出現零星的實驗大學,想重新想像大學的可能性。實驗中小學已發展出一定規模,而實驗大學難度極高,能否被接受有待檢驗。

台灣於2017年12月領先國際,將實驗教育三法延伸至大專階段,讓學生有選擇更適性學習方式的機會,不過實施兩年多來,還沒有實驗大學出現。

反觀日本和韓國,雖然沒有相關法律保障,近年來已經有一些將理念化為行動,透過「大學」場域,實驗人生,回饋社會的案例。

長期關注國內外實驗教育,也是台灣首位錄取總部位於美國的密涅瓦實驗大學(Minerva)、現就讀日本Shure實驗大學的楊逸帆,2020年年初號召九位青年夥伴組成「台灣青年國際實驗高等教育知行聯盟」,並舉辦「重新想像・實驗高教」論壇,特別邀請教育部、台灣實驗高教研究者和日、韓實驗大學教師、學生現場交流並經驗分享,期盼推動以「學習者為中心」,強調「生命、生態都生生不息」的實驗大學在台灣成立。

 

從實驗高教 看見人的無限潛能

台灣的實驗大學要怎麼做?未來該朝什麼方向發展?目前雖然還沒有太具體的樣貌,不過楊逸帆認為,實驗高教的核心理念,除了是為需要的人提供更多元的教育選擇,更重要的是達到社會永續。

楊逸帆表示,傳統高等教育的結構和模式,無形之中形成很多社會問題,例如,「當來自各方的菁英聚集在大學研究室裡,試圖解決城鄉差距的問題,其實無形之中已經造成社會城鄉差距了。」這樣的循環無形之中造成很多社會「不永續」的情況。

簡短定義實驗高教,楊逸帆認為,「實驗」是動態的,可以有各種方向,在不違背政策的前提下,依照學習者的需求,創造因應對策,就是藉由實驗高教的各種嘗試,實現一個「社會生生不息和永續發展的高教」的可能性。

透過論壇上日韓案例的分享,可以更具象的了解實驗高教的可能樣貌。

1.日本Shure實驗大學 「我的人生我做主」

日本Shure大學位在東京新宿區,學生從北海道到九州都有,還有一些學生來自台灣、美國、尼泊爾。學校成立20年來,以「我的教育我開創」、「走適合自己的人生路」為目標,讓學生設計並主導自己的學習內容,每個月共同參與學校的營運會議。

學生在學年開始的時候就擬好自己的學習計畫,透過來自各領域專家顧問的個別指導,進行調整,然後在年度報告會上發表一年來的學習成果,透過不斷思考的過程,釐清下個年度自己想做什麼、怎麼做比較好。以「大學」為場域,學習者思索「我是誰」、「想過什麼樣的人生」,擬定人生藍圖,然後實踐夢想。

已經從Shure大學畢業,目前和同學共同經營影視公司的長井岳表示,國中時期因為不認同男生就要理小平頭的校規,堅持做自己,沒想到竟因此遭同學霸凌,最後無法去上學,變成「不登校」,一度覺得「自己比別人弱」。雖然後來還是上了大學,但是依然無法接受老師主導的學習方式,轉校Shure大學之後才漸漸找回自信,發現「或許我可以做到我想做的事」。

長井岳也分享,不論是日本或台灣,多數人對求學的認知是在「一定的學齡之間」,讀完別人幫你設計好的「該讀的科目」,但是教育應該要讓學生可以「在自己想求學的時機點,學習自己想學的事物」,最後「活出自己盼望的樣子」。

2.韓國全學大學 師生共創「綠生活村」實踐永續社會

韓國「全學大學」以實踐「生生不息、永續社會」的教育理念為目標,以「村」的概念出發,打造一個包含小學、國中、高中、大學、合作社、咖啡廳,農場等場域的微型社會,擁有自己的生態系,學校就位在釜山市和釜山市郊,因此並不是與世隔絕。

從如何創造永續社會的概念出發,學校沒有「系所」或「學系」的框架,學科定義從食、衣、住、健康養生和教育為發想,學生一邊上大學,一邊「造村」,享受自給自足,親近土地,創造「非消費主義式」的地方創生和生活型態。

這學期,學生更透過「青年代案活動家」(Youth Alternative Activist)這門課,聚焦韓國就業和薪水問題,集結青年力量募款,建立可自給自足的「無條件基本收入(UBI)」體系,從綠生活村開始實驗,身體力行,實踐更永續的社會型態。

 

回到問題本質 反思台灣實驗高教的方向

「全學大學很像社區大學的進階版,」楊逸帆表示,全學大學的概念並不是為了創立一所大學,再產生相應的設計,而是「回到人類最根本的問題,思考該設計什麼樣的教育體系,才能解決這些問題。」這是實驗高教充滿可能性,也最珍貴的地方。

楊逸帆表示,韓國全學大學的理念和做法,滿值得台灣許多位於偏鄉、即將面臨廢校的大學借鏡;至於Shure大學,比較沒有環境的限制,在任何地方都能實踐,學校強調的「我的人生我設計」的理念,在台灣比較能被接受。以「大學」為基地,跳脫單點教育思維,延伸成如何建構一個生態系的脈絡,這其中有很多值得台灣參考。

楊逸帆說,實驗高教就是一個可以幫自己創造舞台的機會,也是一個對更美好社會的想像,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和力量,實現心中想要的生活。

 

Photo:sasint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