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狂問孩子:「你今晚功課做了沒?」三個原因,讓你知道為了作業跟孩子吵架有多麼不明智

家長只要聊到晚上叫孩子寫功課的情況,常用戰爭來比喻,頻率之高令人訝異。「寫作業大戰」在親子之間上演的規模有多麼龐大呢?下面先來看三個原因,讓你知道為了作業跟孩子吵架有多麼不明智...

文│威廉.史帝羅, 奈德.強森

寫作業大戰

有個家長曾說:「我好怕吃過晚餐後到睡覺這段時間,因為我跟孩子都在吵架。」
也有家長描述:「每天晚上簡直跟戰場一樣。」
還有家長形容:「我們家每晚都在上演第三次世界大戰。」

家長只要聊到晚上叫孩子寫功課的情況,常用戰爭來比喻,頻率之高令人訝異。「寫作業大戰」在親子之間上演的規模有多麼龐大呢?有時在短短同一週內就聽到三位家長這樣形容。因此,要探討家長對於「爸媽顧問模式」的種種疑慮和問號,我們認為最適合的切入點正是讓家長頭疼的功課大戰。也因此,雖然這個段落主要在討論寫功課,其實關係到的範圍要比功課大上許多。

下面先來看三個原因,讓你知道為了作業跟孩子吵架有多麼不明智。

首先,你要求孩子遵守的那些規則跟應有的態度,可能連你自己都不能接受。有個爸爸告訴十歲女兒,記住美國五十州的全部首府非常重要,但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心裡也不相信。他真正的心聲是:「我大學順利畢業,後來還進了法學院,可是就算拿槍指在我頭上,我也不曉得懷俄明州的首府在哪裡啊!」家長常覺得自己有責任監督孩子寫作業,卻忽略了作業背後的目標,是希望教出擁有好奇心、能夠自主學習的孩子。

其次,如果你比孩子更努力去解決他們的問題,只會讓孩子成為弱者,無法茁壯。如果你投入百分之九十五的心力想拉孩子一把,他們自己就只付出百分之五的心力;如果你感到挫折或焦慮,加碼投入到百分之九十八,管教得更緊,孩子就會變成只用百分之二。以喬納為例,私人輔導老師、諮商師、學校輔導員定期跟他父母討論他為何不寫功課,而他自己卻完全沒有付出行動來改善。除非雙方投入的心力對換,否則孩子不會成長,而這通常是發生在父母已經氣到完全放棄,乾脆說:「我受夠了。從現在起你只能靠自己。」

如果父母把「孩子有沒有做功課、練鋼琴或參加體育活動」當成是自己的責任,那就等於在強化孩子的錯誤信念,以為是由別人來負責讓他們做完這些事,他們自己不用負責。而且孩子也知道,反正總會有別人來督促自己去完成該做的事。

第三,家長不能強迫孩子去做他們強烈抗拒的事,這也可以說是最重要的一點。如果你相信自己應該拿出強硬態度,結果效果不彰時,此時只會讓你變成洩了氣的皮球。

你聽過《寧靜禱文》(the Serenity Prayer)嗎?「主啊,請賜予我平靜,去接受我無法改變的事;請賜予我勇氣,去改變我能力可及的事;也請賜予我智慧,去識清這兩者的差別。」這段禱詞很適合身為爸媽的你銘記在心。我們可以幫這段禱詞加上一段結尾,讓你更加清楚:

一、你無法強迫孩子違背意願做事。
二、你無法強迫孩子去喜歡他們不愛的事。
三、你無法強迫孩子不喜歡他們感興趣的事物。
四、孩子喜歡他們感興趣的事物,或者不喜歡他們沒興趣的事物,其實都無傷大雅,至少目前是如此。


每當我們在演講時談到「我們無法強迫孩子違背他的意願行動」,許多認同的聽眾會頻頻點頭,彷彿這件事不言自明。不過,也有其他人強烈反對,有位心理學家甚至抗議說:「不准跟我的孩子講這件事!」這個議題會引起強烈的情緒反彈,有次比爾博士對一群學校老師跟私人輔導老師說不能強迫孩子,有個氣憤的老師當場爭論:「當然可以,我每次都叫我的孩子照我說的做啊!」問題在於,事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現象。假設你的孩子不想吃桌上的食物,你打算「硬要」 他吃,當下會怎麼做?是叫孩子張開嘴巴,把食物塞進去,然後逼他們咀嚼嗎?果真如此,那到底是誰在吃?孩子這樣不算真的進食,而是被你強行餵食。回到寫作業的主題,如果孩子百般抗拒,你會怎麼辦?硬把作業拿到他們面前嗎?就算你這麼做,而且他們也乖乖照寫,但這樣對他們真的有好處嗎?有任何學習效果可言嗎?

奈德老師有個學生的媽媽說,如果她女兒沒有錄取第一志願,那就必須去申請芝加哥大學。「可是,媽,」女學生說:「我根本不喜歡芝加哥那個地方。」

「有什麼關係?」媽媽回:「重要的是,芝加哥大學也不錯。」
「我才不要。」

「我會把申請表給妳,然後叫妳姐幫妳寫自傳。」
幸好女學生後來如願錄取了第一志願,不需要和她媽媽比賽誰的意志力比較強。不過,她們家的這種情況令人擔憂。

有時候,大人會透過限制行動或嚴重警告,來阻止孩子做一些事;要不然就是使出蠻力,例如直接把哭鬧的孩子抱去看牙醫;也可能不斷說服,好讓孩子配合或相信;再不來就是威脅利誘,希望讓孩子產生動機。不管用哪種手段,現實是,你沒辦法真的強迫他們行動。我們不是住在反烏托邦小說《發條橘子》的極權世界,不能把人類連上機器來操控行為,你能做的,頂多就是把整件事搞得很不愉快,硬要孩子遵守,這種方法就算暫時見效,也不會永遠有效。這就跟恐懼一樣,恐懼是短期的激勵因子,會促使一個人跑得飛快,但長期來看會有負面影響,畢竟,誰有辦法活在恐懼之下好好過生活? 

請接納一個事實:爸媽不能逼孩子做事。這樣對你會是一種解放,讓你卸下壓力的重擔。
下次你發現自己又試著強迫孩子做某件事時,不妨停下來自我提醒:「這樣不對。表面上我有辦法逼孩子做這件事,但事實上是行不通的。」

這正是比爾對喬納的父母所傳達的訊息。他們一直想要控制喬納,卻激起了喬納的決心,想要奪回掌控權,哪怕是要犧牲自身最佳利益也在所不惜。若能跟喬納好好溝通,讓他知道「最終要對作業負責的是自己」,這樣就能幫助他擺脫那些為了不被控制所出現的行為。比爾也希望喬納的爸媽能夠明白,就算他們擔心心兒子所做的選擇,這也不等於他們必須經常表現出不認同的態度,他們反而可以單純享受天倫之樂,放輕鬆就好,不必覺得親子共度的每一刻都需要指出兒子的問題所在。

喬納的父母聽了這番話,反問:「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應該放他自生自滅?」

這個疑問反映出常見的錯誤認知。家長經常以為育兒方式只有「專制獨裁型」和「放縱溺愛型」這兩種選項。專制獨裁型極度重視孩子的服從性,放縱溺愛型的家長則強調孩子開心的重要性,只要孩子快樂,爸媽願意滿足他們的所有希望。

其實,許多重量級的兒童心理學家,包含第一章提到的雷雯(Madeline Levin)和史坦伯(Laurence Steinberg)等,都提倡第三種選項「權威開明型」─用支持的方式對待孩子,不要試著控制他們。權威開明型的爸媽是跟孩子合作,懂得欣賞尊重孩子,期待他們以經驗為師。六十多年來,學界的研究已證實這是最有效的育兒方式。②這類教養風格看重孩子的「自我導向」 (self-direction)能力,重視他們的成熟度,而不是服從性;這類教養風格傳達給孩子的訊息是「我會盡力協助你成功,但不會強迫你聽命行事」。權威開明型的父母不會對孩子縱容溺愛,會設立限制,一旦察覺有問題也會告訴他們,但不至於企圖控制。處在這種環境,孩子正在發育的大腦就不至於把眾多能量虛耗在抵抗爸媽,排斥其實是符合他們自身最佳利益的事物。

喬納的父母最後還是採納了比爾博士的建議(雖然對他們來說很不容易)。他媽媽不再狂問喬納:「你今晚功課做了沒?」而是改成告訴他:「今晚你需要我幫你什麼嗎?我這樣問原因是我要安排我晚上的時間。」她明確表示,只要喬納願意,她很樂意協助,也會空出時間。她也幫喬納布置了安靜的房間可以念書,不會有分心的事物干擾。媽媽還提議可以請私人輔導老師或高中學長姐來家裡教他(許多孩子在寫功課的時間容易跟爸媽不愉快,但他們會很樂意聽私人輔導老師或學長姐的話。如果是伴讀,費用相對較低)。同時,喬納的爸媽也清楚告訴他:「我們不希望『叫你寫作業』變成是我們的工作,這樣只會讓你沒辦法成長。」

摘自威廉.史帝羅, 奈德.強森《讓天賦自由的內在動力:給老師、父母、孩子的實踐方案》/ 遠流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