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A學生國際能力排名:台灣學生閱讀素養落後僅第17,「只看得懂課本裡有的題目」為主因

不同於傳統的學科考試,PISA不只評量學生學到多少知識、技能,更重要的是在面對真實的生活情境,檢視、解釋和解決問題的時候,是否能夠活用所學到的知識與技能,進行有效的分析、推理及溝通。為什麼台灣學生參加PISA的閱讀表現不盡理想?從PISA總部釋出的閱讀樣本試題及答題狀況來看,可歸納出下列三大原因...

PISA最新評估出爐:台灣學生的閱讀素養排名第17,表現不佳有三大原因

台灣這麼強調閱讀,水準也在OECD國家之上,但為什麼台灣學生在國際評比中,明顯落後其他亞洲國家?這是個值得追蹤的問題。

全球最近同步公布2018年「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2018,簡稱PISA)結果,在刷新參與紀錄的79個國家/地區中,台灣學生的閱讀表現排名第17名,較上一次2015年的第23名進步6名;數學、科學表現仍保持優異,分占第5名、第10名,但各退步了1名和6名。

 

台灣PISA閱讀表現排名第17,落後其他亞洲國家

其中,最值得關切的是閱讀表現。台灣於2006年開始參與PISA評量,2018年已是第五次,共有192所學校、7243位學生參加。台灣學生歷年來參加PISA的成績表現,以數學最為亮眼,其次是科學,但閱讀相對是較弱的領域。

相較於同樣以閱讀為主測的2009年,2018年台灣PISA閱讀表現從497分提高為503分,進步8分,從「與OECD平均相當的國家群」上升至「顯著高於OECD平均的國家群」;但在全球位居第17名,落後於中國、新加坡、澳門、香港、韓國及日本等亞洲國家,仍有明顯的進步空間。

澳門三項評測都拿到第3名;香港的閱讀、數學表現都是第4名,科學第9名;日本、韓國在閱讀、科學表現超過台灣,數學方面略遜一籌。

從2009年到2018年,台灣高閱讀表現的學生由5%翻倍成長至11%,不過低閱讀表現的學生比例也略增為18%,呈現M型化發展。此外,女生的閱讀表現通常顯著領先男生,但到2018年性別差距縮小許多,從37分拉近到22分。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台灣PISA閱讀試題未作答比率偏高。在總數245題的閱讀試題中,台灣學生有30題、高於10%的未作答比率,包括8題選擇題、22題建構反應題,其中有一題建構反應題的未作答比率更高達43%。

閱讀素養怎麼考?從PISA試題分析表現不佳原因

不同於傳統的學科考試,PISA不只評量學生學到多少知識、技能,更重要的是在面對真實的生活情境,檢視、解釋和解決問題的時候,是否能夠活用所學到的知識與技能,進行有效的分析、推理及溝通。

舉例來說,2018年PISA採電腦適性評量、主測閱讀素養,考驗的是如何理解、運用、評估、反思與處理文本,做出正確的思考判斷,達到解決問題的目的。為什麼台灣學生參加PISA的閱讀表現不盡理想?從PISA總部釋出的閱讀樣本試題及答題狀況來看,可歸納出下列三大原因:

 

原因1:閱讀文本有落差,缺乏多觀點的判斷

學生會被詢問到與現實生活相關的問題,評量情境變得更廣泛且貼近生活,譬如該不該喝牛奶、可不可以餵受傷的母雞吃阿斯匹靈、復活節島上的摩艾石像是怎麼來的;在內容上也會大量使用數位化、網際網路的素材和元素,包括公司產品文宣、對話訊息、部落格文章、書評、科學新聞等不同形式的文本。

「看了PISA的試題,可以發現這與目前國中或高中提供的文本有落差,我們還是以課本為主、補充資訊,但PISA的範例是閱讀大量觀點再做判斷,」清華大學教育與學習科技學系教授柯華葳說。

臺灣讀寫教學研究學會創會理事長陳欣希也指出,台灣的閱讀教學仍偏重教知識、考知識,其實是比較容易的,但PISA試題的題目長、生活化,涵蓋一大串訊息,學生不見得有閱讀的能力。

 

原因2:不懂如何搜尋資料、判斷內容的真偽

數位時代的閱讀,不再侷限於單一文本、線性發展,網路上的資訊相當分散、多元,其中不乏錯誤、誤導或有潛在危險的訊息。因此,在評鑑與省思的歷程中,更注重評估資訊內容的品質及可信度、偵測與處理衝突。

以2018年PISA閱讀樣本試題為例,就探討了「喝牛奶」這件平常事。有乳品公司強調乳製品含有重要營養素,但也有報導指出,研究發現喝牛奶的女性出現較多骨折問題,無論男性或女性都有較大機會罹患心臟疾病和癌症……,究竟,喝牛奶是有益健康或有潛在風險?在不同的論點中,哪些敘述是事實或意見,有沒有足夠的證據?

陳欣希表示,數位閱讀有助於培養學生的思辨能力,但台灣的發展才剛起步而已。「我們需要多教孩子有策略的閱讀,包括搜尋、擷取需要的資訊,以及如何判斷資訊內容的真偽,而非只是習於精熟既有的知識內容,」她說。

 

原因3:作答意願不夠積極,缺乏自主行動力

去年台灣PISA閱讀試題的未作答比率超過10%,大部分是需要花較多時間思考與作答的建構反應題,顯示台灣學生精於計算考試作答時間的「投資報酬率」,對「無法有效率的拿到分數」的題目的作答意願不夠積極,投入程度有待提升。

面對結合生活情境的數位化評量,學生除了需要基本的ICT能力(譬如有效搜尋資料)外,還要具備主動嘗試與動態調整的能力。「這也符合108課綱所強調的精神,學習者應能選擇適當的學習方式,進行系統思考以解決問題,」台灣PISA國家研究中心計畫主持人洪碧霞說。

陳欣希建議,教學現場的改變可以從小地方做起。例如,國文老師帶讀選文時,可以微調一下教學順序,先讓學生讀完課文內容,再回過頭來比對賞析重點;或派給學生任務,負責教別人、出題考別人或對彼此的學習單進行評鑑等等,就能讓學生的學習態度及思考力變得不一樣。

PISA是由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自1997年開始籌劃,並於2000年正式推出,主要針對不同國家的15歲在學學生進行能力評估,檢視他們是否具備參與未來社會所必需的閱讀、數學及科學的基礎知識與能力,包括訊息的解讀與利用、如何做出符合需求的決定等等。

PISA的調查,每三年進行一次,每一次會詳細測試一個學科領域,約占全部施測時間的三分之二,例如去年的評量即是以閱讀為主測領域,數學、科學為輔測領域,同時於2015年起全面實施電腦化評量。

不同於傳統的學科考試,PISA評量的不只是學生學到多少知識、技能,更重要的是能不能在生活中將學到的知識及技能用出來。

舉例來說,2018年PISA主要評測學生的數位閱讀素養,但整體的評量架構仍能涵蓋過去20年來的閱讀素養發展。所謂的閱讀素養,指的是如何理解、運用、評估、反思與處理文本,有助於個人達成目標、發展知識與潛能,以及對於社會的參與。


如果想更清楚了解2018年PISA閱讀樣本試題,可點選進入台灣PISA國家研究中心網頁>> https://pse.is/MMH4G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